fhli50613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hli50613

博文

谁干过这样的重活?

已有 4374 次阅读 2014-2-20 20:29 |个人分类:生活全纪录|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看过胡先生博文,“我干过的重活”,还真有点接地气的意思。

我下过农村,多少年前我自认为是吃过大苦,受过大累的人,并曾引以为自豪。74年的一次遭际彻底改变了我的看法。

大约74年8月前后,我们心血管病研究组(当时的名字)忽然想到外出采药。理由很简单,市场上购得的药品质量参差不齐,来源追踪困难,有可能影响实验结果的重复性。

采药的过程故事很多,且一直萦绕在我的记忆中,或许能够聊作今后写回忆录的素材。此次仅讲“干重活”!

在罗田县接近1700米的天坛山附近的天坛上顶峰附近采药,住在空军雷达站的军营中,很苦很累很高兴并且吃的很好(与当时的生活比较)。下上的时候,连长指示事务长带我们走另一条路,理由是安全,风景也更好。四个小时下山的路我们边走边玩边采药,在半山腰的路边,我们采到唯一的一颗灵芝。作为灵芝临床药理研究的老专家,赵医生(四十三岁,后留德成为知名热带病专家)自然也顺便考察了灵芝的野外生长环境。而我则就此想要寻找一件像样的纪念品。在树林的较深处,我找到一颗大约5-6厘米粗的樟树,十分费力地用水果刀斩下来,将其做成一根像模像样的拐杖,换下了出发时炊事班给我们准备的棍棍。我的新拐杖大约不到90公分长,顶端留下一个自然形成的丫叉。杵着拐杖,我志得意满地落在了整个采药队的后面,边走边用拐杖敲打着路边的树木。

已经下到了半山腰下,羊肠小道旁偶尔可以遇到行人。这时我忽然听到身后很远的地方转来急促的脚步声。很粗,很重,并以意想不到的速度迅速向我接近。大约三十多米远的时候,我隐约地感觉到,发声者是一个青年女性,背着很重的东西,喘气的声音传的老远。我下意思地靠向路边,为她让出本来就狭窄的道路。那负重女子迅速前行,并有意识靠近本能地后退着的我,忽然一伸手,毫不客气地一把掳走了我的拐杖……!

负重者从新回到路中,又向前走了十余步,大约是选择她认为合适的地方。背对着路边一颗比较粗大,树根旁杂草不多并较为平坦樟树。斜对着下山的道路,她将背着的巨大柴捆靠向树干,抢过去的拐杖被她放到背后,稳稳地支撑着那小山似的,像是刚刚在树上砍下来树枝捆,大口大口喘着粗气,一种不易察觉的释然油然地跃上她的面庞。

从侧面看过去,她个子不算高,略显粗壮,但就村妇而言仍感苗条。下身的长裤偏旧但没有补过的痕迹,而上身蓝底白花的布褂,则满是皱褶,两肩处被刻上深深地凹痕……。怔怔地看了片刻后,我缓慢地向前走去。离她不到2米,站在她斜对面,我直愣愣地审视着她。圆脸,黝黑,两颊因过度用力而显出明显地绯红,五官谈不上秀气,但非常端庄齐整……。

可能是我离她太近,她对我强撑着挤出一个勉强的,并不十分明显的微笑。她尴尬地解释道:“对不起,我的棍儿丢了”。我说:“怎么不捡起来呢?”她说:“不能拣的!……”稍停片刻我问道:”需要我帮忙吗”?她说:“不需要”。我说:“我可以替你背一段路的!” 这回她笑了。说道:“不行的,两百多快三百斤,你能背得动?……”我一24-5岁的小伙子,真的被她难住,同时也被唬住了。在农村插队知青时,我能挑两百斤甚至更多,但最多只能来回在几十米的距离内走动。她这近三百斤的柴火,分成五分由我们5个人均担,困怕也运不下山去!

于是我退而问其次:“那一个人怎么办,你”?她说:“不怕的,有你这根棍子就没有问题了……”。看我似乎还不明白,她又解释道:“有这根棍子,我就可以靠在树上休息,一段一段地走,要不了几里路就到家了。"

我问:"就你一个人?" 她回答道:“爹和娘在后面。我是因为丢了棍棍不能歇下来休息,只好往前赶!” 又往前走了几步,我已经站在了她的正面。背后是下山的路,再向前就是我们采药队的老师们。不忍心离开,又不能与我的部队拉开太长的距离,我踌躇着站在她的对面……。大概看出了我的尴尬与犹豫,这回她主动发话了:“你走吧,我……,不要担心,娘他们很快就会赶上来的!……。” 知道留下来不可能,同时也帮助不了她,于是我开始转向下山的路。临了,我又回头问道:“为什么要背这么多呢?……”。这个不期望回答的问题得到了回答:“习惯了,路程太远,我只能多背一些……。” 此刻,已近乎气定神闲的她终于露出了由衷的微笑……。

也就是在这一事件发生的前后,我曾在参考消息上读到一则新闻,一个体重不足70斤的越南女孩,当敌机,-----自然,现在是我们亲爱的盟友和科学网上很多博主的老师的飞机-----突然轰炸车站的时候,她下意识地将一箱重达90公斤的重要物资背出了近四百公尺!而事后证明,小巧羸弱的她,根本就移动不了那箱东西!假如当时有科学网,面对这一新闻,我立马就会辟谣!可当时的我们,信了!同时也相信,类似的事情,我也办得到!

浏览了胡先生关于干重活的博文,我笑了……。

能不笑么?当然能!……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588287-769281.html

上一篇:幸福的源泉是什么?
下一篇:侧滑----我的第一次飞行经历
收藏 IP: 58.48.206.*| 热度|

10 尤明庆 蒋大和 王春艳 陈冬生 姚小鸥 王德华 徐传胜 侯成亚 zzjtcm chenhuansheng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3-1-28 18:2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