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hli50613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hli50613

博文

我的老师和做老师的我

已有 3726 次阅读 2011-10-26 20:28 |个人分类:生活全纪录|系统分类:教学心得| office, style, face, xml, 我的老师

 

由手文化革命的影响,我们那个时期,在学术单位的师生与上下级之间,相互之间的关系(即师道尊严)并非像现在这样木呐严谨。我和我的老师经常一道出差(下乡科研),经常住在一间房内无话不谈,对他的性格,治学方式,以及对人接物的诸般特征十分了解,自然在某种程度上也得到了他的一部分真传,尤其是他在专业上几个十分擅长的学术点上。那个时期正规的教课与讲学不多,但办学习班,推广一点什么相对先进的理论与技术却是家常便饭。我所在的实验室在肝病的理论与实验技术等方面在国内(至少在本地区)走在前面,办学习班与讲课的机会自然很多。

有一次,又是一个关于肝炎发病机理的学习班。又是我们刚刚晋升为教授的老师在主讲。讲课进行到大约二十余分钟,小教室的门推开,科研处的一位老师伸进头来招呼教授出去一趟,估计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出去几分钟后,教授回到讲台,刚讲三五分钟,科研处的老师又来了,教授又出去了。两三分钟后,教授伸进头来,指着我坐的方向大声说:“哎,你接着讲!”并未征得我得同意,他扬长而去!

望着满场的听众,我的脑子几近空白,一两分钟后,我颟跚地走上讲台,看了看教授准备的讲稿,还好,内容我都熟悉。我小心地讲了一段,没什么异常反应,接着模仿教授的方式又讲了一段,反应也还正常。此时的我的精神已经完放松,面前的听众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坐在床头的老师似笑非笑的面孔,以及我在回答他提问时那踌躇自满的神态。------我进入了一种忘我的状态。下课时间早过了,我终止课程,满足地刚要走下讲台,后排出现了我的老师,我快步上前指望得到他的褒奖。“语言节奏太快,没有考虑对时间的把握!---招呼他们吃饭去!”。他淡淡地敷衍过我后,接着便转身去忙于与学员的应酬。自此,那节课程的内容便成了我惯常的“保留节目”。(那个时候不怎么强调表扬与鼓励)

近二十年过去了,我成了中心实验室的主管,为了扩大新成立单位的学术影响,我决定重操旧业,办学习班!从几个较新的分子生物学与免疫学技术技术入手。为了显示自己实验室的实力,我将一部分内容分给我的同事,以及当时我唯一的学生。

临开班的前三天,这个学生坐不住了。他说,老师,我怎么准备呢?我说:“内容我平时给你们讲过,就是那些东西”。他说:“不行,我还是不知道怎么讲!”我估计需要指导一下了。于是就说,“明后两天,你晚上可以来找我。”

学习班的第二天上午,轮到这小伙子了。在我就当天的内容进行了简要的介绍后,接着将他请上讲台(第一个)。然后我悠然地朝报告厅后排的边座走去。大约4分钟,5分钟或更长的时间,大厅内静悄悄的,静到听不到我所期望的声音。我有点懵了,我忽然意识到,台上的那个小子才真的是懵了!

大约又过了1-2分钟,他开口了,所讲的第一句话竟然是“李老师,我讲什么呀!”

仍然静悄悄的大厅中泛起(常到我们实验中心的)几个丫头片子们忍炯不住的低低的抽噎。看了她们一眼,我缓缓站起来,走到前面二,三排之间站定,我简要地介绍了该实验方法的沿革,又开始讲该方法所依托的原理。讲到一半,我轻轻地打住,用手示意到,该你了。

一个多月后的一天,他悄悄告诉我,那次讲课以后认识他的人多多了。好多年过去了,他的发展应该还算顺利.至少在语言的表达上,他已经成为他们同类人中的佼佼者。

 

谨以此文答谢韩健先生,我在科技网博客中的第一位朋友。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588287-501339.html

上一篇:没有发表, 我的第一篇论文
下一篇:即便您是动物,也不能仅仅只是会感恩
收藏 IP: 219.140.131.*| 热度|

10 赵纪军 许培扬 吴国清 禹荣明 唐常杰 罗帆 吕洪波 谭平连 lingling101 zhangcz07

发表评论 评论 (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3-1-28 18:1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