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学人生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in

博文

岁月不饶人

已有 3815 次阅读 2020-9-8 14:31 |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最近这几年,我似乎老的特别快。

觉不着眼袋慢慢地出来了,寿眉也一个劲儿疯长,甚至左侧耳鬓底部,都出现了可怕的老人斑。每次洗澡洗脸,不管我怎么打肥皂,怎么揉搓,都洗不掉,不深不浅地趴在那儿。左侧额顶头发里,藏有个痦子,这几年它也在慢慢地长大。每次用手摸一下,都莫名惆怅,我深切地在感受到,我正在变老啊。

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是,这几年嘴巴也似乎在慢慢地长歪,左侧嘴角在朝耳朵方向跑。脖子一周,此起彼伏的长瘊子。每次洗澡的时候都要撮它们几把,这是年龄大了,抵抗力下降的表现啊。头发尚未变白,但是晚长得胡子,竟然急躁地斑白起来了。在右侧下巴处,有二三十根白胡子,每次留出长胡子,它们格外的扎眼。

这两年,体重也在不知不觉中一直往上蹿,难以抑制的长肉。从肚子开始,向两端发展。中年人的肚子,不知不觉慢慢地就出来了,而消除这将军肚,对我这个年龄的人来说,已经是非常困难的事情了。也努力过,但效果甚微,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最让我在意的还是头发。最近几年,头发掉的特别多。射灯是中年男人的死敌。每次早晚洗刷的时候,被射灯照到头顶,地中海日渐露出雏形。眼睁睁地看着森林变成了树林草原、甚至有发展到草原和荒漠的迹象,内心就莫名地惆怅。文人常被形容为吝啬小气,一毛不拔。其实,这并不是说吝啬小气,因为,头顶上的毛的确不多喽。自然脱落一根都难受,何况被别人血淋淋地拔一根呢。

我的睡眠还一如既往的好。不管睡的早晚,都能六点左右醒来,从来不赖床,也不睡懒觉。但这几年才知道,入眠容易,但随之鼾声四起,老态颓势难挡,显然是一番很老中年人的样子。睡眠好,但中午吃完饭后,整个人就蔫了。午饭后的我,昏昏沉沉,恍恍惚惚,尤如梦游,神志不清。一直要硬熬到下午五六点钟,才能略微清醒一些。

最怕的还是听报告,没坐下一会儿,就不知不觉打瞌睡了,难以控制的睡意啊。在外出差,不管是火车,还是汽车,只要车辆一晃晃悠悠的,我就感觉到舒服极了,很快就不知不觉睡过去了。不管自己怎么强打精神,都是徒劳的,没啥用处,很快就睡得香甜,一番无辜的样子。

我的饭量依然的好,但对吃什么已经厌倦了,有的吃就可以了。酒量还没有减少,似乎肠胃对酒精已经有了耐受性,或者已经迟钝麻木了吧。喝起酒来,依然能入行随市,水涨船高地喝下去,但仍旧采用青年时候的保守策略。我在慢慢的衰老,而记忆力衰减明显是最鲜明的特征,记住一件事已经很难喽,但忘掉一件事却是很容易的事。很多过去老朋友的名字,我都记忆模糊不清了,似是而非地想不起来了。以前可以记忆一些数字,现在似乎没有这个能力了,明显地啥也记不住了,一天到头丢三落四,浑浑噩噩。

我正在经历着,经历着这不可抵挡的衰老啊。人总是很欣喜地看到婴儿的成长,一直从少年长成大人。成长给人喜悦,可是,没人喜欢衰老,喜欢看一个人在走下坡路,在变得反应迟钝,变得老态龙钟的样子。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正在经历着无情的日渐衰老,年过不惑却一事无成,内心真是莫名的惆怅。可是,衰老是自然规律啊,也是每个人都要经历的一场自身变化的旅行啊。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58729-1249740.html

上一篇:求新是科研的精髓
下一篇:野外照片一组

16 武夷山 郑永军 范振英 文端智 李学宽 孙颉 姚伟 杜占池 黄仁勇 周忠浩 王安良 王汉森 杨金波 杜芳 史晓雷 韩玉芬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5-21 10:5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