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sbpviqtp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sbpviqtp

博文

德国专家薛默利 精选

已有 6840 次阅读 2014-6-24 23:07 |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德国专家的英文名是Schmeling,身高198厘米,身材匀称,带一付眼镜,态度真诚,说话审慎,办事认真,典型的德国好男人!

“薛默利”这个中文名是我为他取的——我自认为是一个杰作,不过还没有告知他本人得到确认——不仅译音比较贴切,而且名如其人:平时沉稳、随和、静默,而关键时刻不仅眼神,而且话语都很犀利。

2013年,薛默利到中国来了M次,到ZTCY公司来了N次,(M略多于N)。他如此频繁地来中国是因为他所在的B公司在中国制造了很多换热设备,需要进行各种无损检测。他如此频繁地来ZTCY公司是因为ZTCY是B公司的合作伙伴,承接了不少检测业务。B公司对检测工艺、检测过程和检测结果的监督检查是频繁且非常严格的,作为B公司的无损检测专家,到中国来检查ZTCY工作是薛默利先生职责。

B公司是跨国石化企业,以规模、产值、利润、管理、技术、质量等多方面著称于世,它对设备制造的要求也是很严格且独特的(严格而独特的要求带来的结果是:该公司设备的故障率非常低,装置运行周期长达4-6年)。ZTCY为B公司干活执行的不是中国标准,也不是美国标准,更不是国际标准,而是B公司的企业标准。

B公司标准非常严谨,难度也很高,高得似乎不近情理。举一个例子:B公司的钛管换热器在制造阶段要求进行一种特殊的涡流检测——叫着基准检测(base lineinspection)。从该公司要求制作试样管的结构就可以看出这种检测的难度和复杂程度:试样管的人工缺陷包括φ1通孔和φ2盲孔,盲孔又分内壁盲孔和外壁盲孔,深度分别为O.4mm、0.8mm、1.2mm和1.6mm;同时还有减薄结构,包括内壁减薄和外壁减薄,减薄量分别为25%、50%和75%

ZTCY的人拿着试样管图纸找单位加工,结果在国内找了一圈,没有人愿意干,理由是结构太复杂,精度要求太高!德国人说:“如果中国不行,就拿回德国加工,然后再寄回中国。”我想想不同意,找到国内加工试块水平最高的企业——J公司的W总,要求他一定要接下这个活。不仅是时间和金钱问题,最主要是不要让德国人感到中国水平太低!W总很帮忙也很有本事,在规定时间里保质保量造出了这批试样管。

薛默利很忙,一年到头绕着地球飞:有时从欧洲过来,工作结束后飞韩国,或是从印度来,然后飞向美国,最远的行程是从南美的巴西飞中国,要20多小时。

如果是白天下飞机,薛默利一般是不休息的,直接到现场干活。不象我们,如果去欧洲飞十几个小时,到达的第一天肯定要休息!好在他有一副德国好身板,看不到他有疲劳的样子。

在南京工作期间,薛默利早上8点半出门,晚上5点半往回返,到宾馆一般是6点半或7点。不要专门招待,也不要安排游玩,除了工作薛默利就没有提过任何要求。

工作中的薛默利非常认真,检测工艺、操作方法都要亲见亲为,所有检测数据文件都要逐个判读,发现问题绝不放过。事实上2013年期间ZTCY公司的检测出过两次差错:一次是一台设备上的管子管板角焊缝射线检测与管子涡流检测标识不一致,另一次是涡流检测探头没有越过管端,纠正方法非常简单干脆——返工。

对ZTCY员工询问技术问题,薛默利解答十分耐心,而且毫无保留。讨论问题时鼓励大家发表意见,即使发生争执,薛默利也不以为忤,“谁对就听谁的!”

在2013年检测任务将告结束之际,薛默利来到ZTCY公司呆了3天,对所有检测数据进行了仔细的审核,对一年的工作做了总结,还就若干技术问题对中特员工进行了辅导——大家都能感觉到,这次辅导薛默利做了非常认真的准备,所有内容都是有针对性的,对ZTCY员工水平提高帮助极大,一位员工感慨地说:“他把自己多年的经验都凝炼在一天的讲课中了。”

薛默利回国的前一晚,所有参与B公司项目的ZTCY员工一起请他吃了一次饭,餐桌上气氛很好,聊了很多话题。我们知道了他有7无损检测3级证,是德国国内某个高级无损检测俱乐部的成员;他儿子16岁,是一个小帅哥……。突然一个小伙子问他:欧洲哪个国家的女人最漂亮?尽管喝了不少葡萄酒和白酒,薛默利的回答还是很清醒的:不好说,因为每一个人的眼光,或者口味不同,对身材容貌各有所好,例如有人喜欢金发,有人喜欢黑发,至于他——喜欢的就是他夫人的那种样子。

饭后大家兴犹未尽,一起去了饭馆对面的LW酒吧,在酒吧里发现了一面“牛人墙”,晋升“牛人”的资格是把该酒吧所有200种酒全部喝遍,墙中央的最牛的人竟然是他的一个德国同事。就在大家讨论要去酒吧多少次,才能喝遍各种酒成为牛人时,薛默利带着醉意吐出牛言:对200种酒的酒精他并不畏惧,如果肚子的容积足够,他准备试一试,今天晚上就成为牛人!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564944-806296.html

上一篇:从南京发生的放射源丢失谈起
下一篇:一个旅游者的陕川美景评选意见
收藏 IP: 114.222.110.*| 热度|

18 曹聪 黄永义 陈楷翰 陈敬朴 高绪仁 周健 郭向云 陈玉红 武夷山 唐常杰 张鹏举 余海涛 张文增 王晓明 徐军 彭雷 eastHL2014 shenlu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0-1 14:0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