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潜叶昆虫Chinese Leafminers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entomology 潜叶昆虫研究组主页:http://group.acagrid.com/1014

博文

[旧文再发] [南非杂记] Steed妈飞越重洋

已有 2612 次阅读 2009-6-27 17:19 |个人分类:扯闲皮儿 Babble Chat|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留学, 海外, 南非, South, Africa, South, Africa

[南非杂记] Steed妈飞越重洋
 

南非的行程------7/17整理行装直到215我才从家里出发到车站,原来想买230的车票,但是听说最近去厦门的高速车票好紧张,不得已只好买320的票,在候车的时候我估计我自己又烧得更严重了,妈说我的脸很青,但是额头却很烫。大约坐了二个小时,路上除了有一小段路上有塞车,也还顺利,约530时下的车,有个湖北来的摩的司机挺好心的,他告诉我可以坐高速车与机场的联运车,该车可以免费送你到机场,但是等我拉着重重的行李走到车前时,却被告知只有坐厦门高速车才有这个待遇。不得已回来,坐上湖北那个摩的司机的车,花了7元钱到机场,然后自己拉着行李进去,我舅妈已经在机场上面等了十五分钟了,原来我以为她六点半才会到,但是她说她六点的时候已经在机场等着了,她怕找不到我,一趟一趟地在机场内来回地走,真难为她了。而且还给我带来扑感敏片,原来是妈担心我发烧没好,特意打电话让舅妈再带药来。

       大约等到六点五十分时,爸的战友启华帮忙将机票送到,原来我染了头发,他也有些认不出来,也来来回回地走了好几趟,真后悔没有说清楚,害人家麻烦。然后他又帮忙带我去换登机牌,去给行李打包,然后托运行李,再送我上楼过了边防检查与安全检查。我开始一个人在那里候机,等到快800时才等到同去南非的老乡俞阿宝以及他的朋友小洪。一路上我们就跟着阿宝走,心里踏实些。我们一开始乘的那趟港龙航班坐着很舒服,我能数到的有150个座位,香港的空姐漂亮得很,香港的夜景也相当不错。从厦门到香港只花了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先是飞机起飞,然后没多久就降落了,快得让人感觉不出这是在远程旅行。

       到香港后,后面有一个人问我是不是第一次坐的飞机,原来她也是第一次坐飞机,打算去约堡 ,想找一个人带,于是我让他也跟着阿宝一起走。我们一起坐地铁到了换登机牌处,原来在这里换登机牌的时候是有些麻烦的,那个工作人员先是问到一个中年人,问他身上是否有带一千美金,那人说没有,于是就被告知没有办法继续乘机了。轮到我的时候,我告诉她我是陪伴签证,于是顺利过关,而那个山东的小李,她就很聪明,她骗那些工作人员说身上有一千美金,于是他们三个人也顺利过关,其实机场里的人根本就不会去检查你身上是否真的有带那么多的钱。

       1100时改乘南非航班,这个飞机上的座位比港龙航班多了很多,我能数到的有400多个座位的,而这些只是经济舱的,不包括商务舱和头等舱的。因为座位多,每个座位又很窄,加上要在机上呆十三个小时,所以这一趟行程坐得很辛苦。

       飞机快起飞时认识了邻座的一个日本导游,我跟他说了一会儿的英语,还好他认得一些汉字,我们得以借助纸笔进行交流,那个日本人也真有耐心,我这么烂的英语,他居然有耐心听了这么久。

       后来大家都困了。十几个小时的行程,要窝在那么窄的位置上睡觉,其痛苦可想而知,睡到后来我腰酸背痛。但是一开始的时候由于我本身发烧,整个人头晕眼花的,后来临下飞机了却突然不再头晕了,好象发烧也好了,不知道是不是吹了空调的缘故,居然连发烧也好了。

       南非时间7.08时下飞机,是降落在一个离机场较远的空地上,有车把我们接送到机场去,在机场,阿宝帮忙我填好入境卡,他自己就到国际机场上去候机了。我开始一个人了,先是跟着一大堆人排队,等着入境,但是后来突然发现登机时间是8.25,而那个时候时间已是8.05了,而我居然还没有办好入境,还没有取行李,托行李,紧张得很,先是找到一个台湾女教师,但是那个人不肯帮忙,她的学生也骄懒得很,于是另外找了一个台湾人,那个女青年比较好心,帮忙我过去听那个入境官说什么,却原来是告诉我要排队才能给我盖章,真是的。

       只好排队,盖了章,过了境,找到一个小年青,那人告诉我如何取行李,于是去取了行李,才发现行李箱上的两个拉手都已经被扯坏了。然后还是那个小年青,他很好心地帮我去询问接下来该怎么办,他怕我听不懂英语,还打算过检查口带我进去,但是却不被允许。我只好一个人进去,先是让他们开箱检查完行李,然后打算上楼,问到一个黑人,那个人穿着红黄色的工作服,想帮我带路,我以为那就是小华上次碰到的要小费的那种人,于是拼命摆手不让他带路。又换上另外一个黑人,好象身上也没有工作牌,他帮我按了电梯按纽,然后跟着我进了电梯,还满嘴酒气的,我吓坏了,等出了电梯,看他还要带路,我使劲地摆手,他看出来没戏,就去帮另外一个人带路了。

       在二楼国际候机厅,我又问到另外两个来自中国的父子,那个父亲帮我问到我要到另外一幢楼去BOOK  AGAIN,于是我自已拖着行李出了国际候机厅,这时一个大约五十多岁左右的人看我不知道用推车,于是帮我去取了推车来,我看他不象黑人,人也比较慈祥,于是就拿出机票与登机牌,打手势告诉他我的情况,他很热心地帮我把行李一起推到国内候机厅内去改签了新的班次,然后还带我去托运行李,聊天中我得知他来自东非的莫比亚,要去西非的纳米比亚三个月时间然后再回国。托运完行李后,他还帮我SHOW新的登机口,是在国内的E9登机口。

        是下午1255的飞机,登机时间为1225,离登机时间还早呢,一个人无聊地吃了中餐,然后看了一会儿杂志,看到邻座一对夫妇有些象中国人,就跑过去打招呼,但是那个人不会中文,好象是马来西亚,或是印尼人,他也很好心地帮我指出要看一个指示牌,就能明白接下来要于几时于哪个登机口登机。后来等了好久,许是怕我听不明白,再一次地跑过来带我再去看了一下那个屏幕。后来他从E8登机。等他走后,刚好有一个白种人坐在我旁边,我看到他的登机牌上的班次与登机时间都与我的类似,于是拿出自己的登机牌给他看,他说我的时间与他相似,然后带我去了E2登机口,结果没人又回到E9登机口,但是却又被告知要从E2登机,这次的队伍中没有一个中国人,而且好象人种特别多,有白种人,有黑种人,有阿拉伯装束的人,男的戴着白色的圆顶帽,女的则穿着黑袍,还用黑纱遮脸。好象还有印度人,男的五官很象我看的印巴电视剧中的形象,而女的则穿着彩色的衫裙。

        出了登机口,又是一辆车拉着我们去登机,由于只有从约堡到德班的航班是白天的,且我的座位又靠近窗旁,于是一路上都在靠窗看风景,到后来许是飞机要降落了,我开始感到头晕眼花,想吐的样子,人特别地难受。

        刚上飞机的时候,我在猜想着坐在我旁边的会是谁,我想要是黑人或者是阿拉伯人的话就不好了。想不到我旁边却来了一个漂亮的金发碧眼的小女孩,那个小孩子的头发是白色当中透出一点金色,而眼睛是大大的,亮亮的,浅蓝色,皮肤好得不得了,白嬾的肌肤,让人忍不住想去摸一摸,太可爱的小孩子了,我真后悔没有带相机,否则的话,我真的会给她照一张相。我用英语对她的父亲说:“your  daughter is very beautiful”,并对她的女儿说:“you are beautiful”那个小女孩回答说:“Thank you 。”我还问了那个小女孩:“how old  are you ?”小孩子用手摆出四的动作,并说:“four”.

         没多久,飞机降落,我下了飞机,走了几步,就发现小华在门口等着,他让我去取行李,等我很久才等到我的行李,却发现行李的轮子都已经不知去向了,那个老伯带着小华去找机场的人理论,想不到行李单上去写着我的行李早就坏了,这样的话就没有地方说理了,小华还怪我在约堡机场没有找他们说,我想我能顺利到德班已经谢天谢地了(steed妈)。

一句话,我非常佩服宝宝妈,虽然是第一次出国,虽然是一个人来,虽然语言不通,还是顺利到达了。我给她准备的资料基本没有用,除了我的电话号码。在约堡的时候她居然能找到一个好心的白人,用手机联系我,告诉我改签的事情。看来,不管哪里,都有好人坏人,但好人总归要多些。宝宝妈送了几个中国结,表示对这些朋友的衷心感谢。(Steed爸)

[ 阅读全文 | 回复(0) | 引用通告 | 编辑

  Post  by  戴何骏 发表于 2005-7-23 2:38:20
http://www.xinxinbao.com/oblog31/user1/198/archives/2005/4287.html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54961-240669.html

上一篇:[旧文再发] [南非杂记] 做水饺请老板一家吃
下一篇:[旧文再发] [南非杂记] 野生动物图文(中)
收藏 IP: .*| 热度|

0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3-2-2 03:2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