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安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陈安博士 御风而行,把酒邀月,穷极宇宙,留意身边

博文

咒骂人生太短,唏嘘相见恨晚——也评广东陈医师的悲情故事 精选

已有 9220 次阅读 2016-5-8 14:25 |个人分类:时论|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我总想着这样的问题:如果可以自由选择,我们愿意生存在怎样的时代?

  或者第二个类似的问题:如果自己能够描摹或刻画一个理想的年代,它会是什么样子?我们一定要愿意将自己代入其中。

  对于刚刚过世的广东省人民医院口腔科主任医师陈仲伟来说,他一定不想生存在当今这个暴戾的时代,尽管他和我们一样,其实是别无选择的。


  如果让我来做这样的事情,我也许要写这样几条——

  1,这是个恰当的世界。每个人都只在自己的角色和定位里存在,偶尔的跨界也不是要去那边做什么,而只是看一眼而已。

  是的,医生就惦记着看病,病人不多,每个人都可以和医生得到充分的交流。医生有休假,有足够的收入来过着比平时人殷实的日子。

  每个人都找得到适合自己的教育资源,身在其中,不必过劳,努力就能达到老师的要求,未来工作的需要。高等教育机构的老师不必慌着到外面兼课,基础教育阶段的老师也不必弄什么课外班,做好自己的工作,多看些书,让孩子们能够享受到最新的成果。

  公务员也不必想着贪贿,每个人的工资足以让自己和家人生活的有尊严。另外一个方面,想贪贿都不可能。

  2,这是个安全的世界,没有要刻意搅乱这个世界的狂人,自己的周围也没有人为了某种个人欲望而刻意去做些什么,搅扰得四邻不安。

  3,这是个安静的世界。我们行走不为宣示,而是为了内心的满足,为了好奇心需要的答案。我们可以为音乐艺术疯狂一下,可是也很快就能恢复到安静的状态。

  4,这是个多彩的世界。如果我们要亲近艺术,则我们可以去聆听音乐会、演唱会、话剧,如果我们只对围炉夜话有兴趣,也可以引来三两好友,纵论空间与时间的流逝与变换。


  如果以上是某种理想的诉求状态,那么它必然不会是一个“机会的世界”。

  是的,那样的世界即便有机会,也非常微弱,不像我们今天的外部,各种机会如“恶之花”一般,在人们欲望里开放,在视野里不断铺陈,延伸到我们每个人的内心,如爬上楼面的青藤,即便在冬天,也在枯萎里蛰伏,等待下一个温暖,然后凶恶地继续萌发。

  我在欧洲时批评我爸爸:这里其实不用慌张,一定有应该属于我们的时刻或者东西。

  因为我爸爸不管是在候机还是排其他的队,只要有信号,他就会站立起来进入等待状态,而大多数欧洲人都是好整以暇地等待确切的信号。

  在欧洲待了那么久的时间,跟那里的人聊天,有在更小城市生活的人,说他们那里,即便有等待,也不会超过两个人。

  嗯,是的,不会超过两个人,那我们还着急什么呢?

  这样的社会不是单纯因为人少,更是因为机制设计合理,人人之间,城城之间,国国之间,都相差甚少。各种基尼系数都不大。


  微信群里曾经一度流传过这样的一个帖子,说台湾的大学生们曾经发起过一个排队的运动,因为不管在哪里,只要有排队一定是一窝蜂,尤其是公交车站。

  可是这群傻傻的孩子就这样等下去,却真的站成了傻子,因为自己坚守秩序,所以每每登不上原本该轮到自己的公交车。可是,他们还在坚持。

  一切的改变却并非因为他们坚持,而是公共资源的供给变多了,大家不必再排队就能得到自己想上的车,想坐的座位。

  哪里只是台湾的大学生们这样啊,整个世界的本质性进步并非来自道德水平的提高,而是来自更好管理机制的设计与实施。

  我们应该记得羊脂球,那个胖胖的法国妓女,当大家都有资源的时候,没人看得上这个妓女,可是当贵族们面临着饥饿而羊脂球却拥有食物时,道德的高位陡然倒置。当我们还很饿的时候,请不要和我们谈道德好吗?


  我国的问题,根本是一个管理机制的设计,而非道德、善良、换位思考的问题。

  公共资源的分布和数量一定要合理。

  是的,河南省把郑州一地当作唯一要重点发展的地区,谬矣!郑州在全国的地位并不高,河南需要发展的地区还很多。连高铁线、高速路都要以郑州为中心辐射出去,而不是做几纵几横的安排。

  这其实是人为的设计,设计者就想造成资源的高度集中。

  北京的资源布局在全国而言难道不也是河南的郑州一样的地位吗?

  拉斯维加斯是在荒漠里成长起来的欲望之城,它本不具备繁荣的条件。

  休斯顿也不应该是一个热闹的地方,可是现在人口众多,即便处在美国的南部,炎热难耐,可是它繁荣了。

  中国这么大,需要有更多的繁荣,不是北京一地,不是郑州一地,不是广州一地。

  公共资源的配置如果合理,纾解当下的过度拥挤完全是有可能性的。

  当北京所有的等待都是只需候完两个人,那是多么的幸福,春节时的北京就是这样的。


  我们怀念逝去的陈医师。

  我们悲伤,我们无力,我们只能在数字空间里表达哀思。

  我们能改变什么?依靠悲情而促动的道德感?还是悲情本身。

  而当时过境迁,一切都还会回到原来的地方。

  我们只好期待下一个悲情。

  是的,作为患者的魏则西悲情了,作为医师的陈仲伟悲情了,下一个轮到谁?

  在这个每个人都隐藏在发展的巨大阴影后的时代,我们很难做好一个普通人。

  所以,我们必须优秀,必须卓越,以换取也许会有的崇高地位,以及各种便利。

  人人都努力,和人人都不努力结果其实是差不多的,当然,我们一直假设自己的努力比别人更高效的,更有成就感。


  但是,“越过山丘,才发现无人等候”。

  我们最后只能“咒骂人生太短,唏嘘相见恨晚”,觉得一生中全世界那么多的机会我们本可以把握,但是我们错过了。

  其实,换一个思路,我们也许来这个世界太早了,赶上了似乎机会很多但是乱中取栗并不容易的时代。本来这个世界应该从容、友好、温情、美丽的,也许过五十年、一百年真的能达到这样的状态,可是,我们来早了。

  而既然来早了,我们能参与设计未来必定“从容、友好、温情、美丽”的那个世界吗?悲情的是,似乎不能。

  我们多么希望我们能啊!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53483-975809.html

上一篇:我渴望,我渴望,快快见到你——冰箱贴里的台湾(一)
下一篇:2016年5月12日:中国应急十三年与减灾防灾七年

63 武夷山 蔡小宁 蒋永华 周健 陆俊茜 孙学军 杨正瓴 吕喆 谢力 姬扬 秦健勇 苏德辰 王春艳 吕秀齐 徐晓 陈楷翰 吕洪波 王毅翔 严运安 李永丹 蒋继平 谢波文 刘淼 陈桂华 璩存勇 雷蕴奇 黄平 戴德昌 赵保明 赵美娣 蔡宁 吉宗祥 汤茂林 赵凤光 贾伟 谢蜀生 张海权 王伟 季丹 李土荣 韩枫 曹俊 庄世宇 崔健 陈南晖 柏舟 翟自洋 陆绮 黄仁勇 nm2 cefele biofans xiyouxiyou fumingxu zjzhaokeqin anran123 htli jimiyg xqhuang yzqts wangqinling hai1357531 guhanxian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6-25 09:3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