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安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陈安博士 御风而行,把酒邀月,穷极宇宙,留意身边

博文

人人都是“魏则西” 精选

已有 11966 次阅读 2016-5-4 21:30 |个人分类:时论|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一、灰姑娘效应

  灰姑娘的故事人尽皆知,其实,对于中国人来说,几乎每个人身上都存在着浓重的“灰姑娘情结”。

  灰姑娘在家里地位低下,只能做厨娘这般的工作,天天灰头土脸,甚至连基本生活条件都被后母及带来的两个姐姐剥夺,没有未来,只有梦想。

  在一个社会阶层分化特别明显的国家或地区,上升一个阶层所要付出的成本几乎是无力承受的,当这种阶层被逐渐固化之后,人们只能像灰姑娘那样指望一种不切实际的梦想存在着。

  这种灰姑娘效应不仅存在于不同阶层之间,同时在同一个阶层里也有这种现象。

  比如,老二对老大就有强烈的“灰姑娘情结”,当老二还不是老大的时候,他只能做老大的影子和跟班,如果没有空间成长为老大,则这一情结将长期如影随行。

  因此,我们说,在很漫长的时光里,人人都是充满悲催的灰姑娘。

二,人人都是魏则西

  魏则西事件在五一假期里在微信群和网络上掀起轩然大波。

  其实,这类医院之前就被曝光过将已经怀孕了的孕妇当成不孕不育来治疗的案例,把没病当有病治,把小病当大病治,一直都是这类医院的老把戏。

  而魏则西的病症本来就很严重,在去这家医院就医前就已经被多家其他地区的著名医院诊断为没有希望,如此,也就和众多病患者去找只会用芒硝治病的胡万林一样的心理了,所以,这个特例比较可恶之处在于“用一个虚幻的希望将你的腰包掏光”,谋财罢了,还不算是害命,本来不应该引起大家愤慨如斯的。

  可是,这类医院在之前把孕妇当不孕治的积累案例已经太多太多了,因此,一个导火索就能把大家的愤怒激发到极致。

  因为,我们内心里都有一个“魏则西”,那就是自己在整个社会中的映像。

  孩子自以为在父母眼里是“魏则西”,因为他的命运几乎完全由父母掌控;

  父母自以为在孩子眼里也是“魏则西”,因为你所寄托的希望在孩子身上,他若不能承担这样的使命与期待,自己似乎活得就没了意义,此时的父母是弱者;

  学生自以为在老师眼里是“魏则西”,因为他的成绩和未来都握在后者手里;

  老师自以为在学生眼里是“魏则西”,因为他要被学生评价,而他觉得学生应该做的学生却不去做;

  下属在上级那里是“魏则西”;

  上司在下官哪里也是“魏则西”;

  ……

  如此,每个人都是灰姑娘,每个人都在一种无望中挣扎着希望。

  我们都是魏则西! 

三,也许我们可以征服

  当一个人的尊严被践踏时,他可以抗争;

  可是当抗争被证明无效时,他只有绝望;

  这是在地位面前。

  可是,在疾病面前,在一个看上去客观安静的东西面前,我们觉得,也许能征服它。

  于是,在生死面前,我们恐惧,我们期待,我们要战胜它,我们上穷碧落下黄泉地追寻,在这个过程中,很多骗子来了,就等在你必经的半路上。

  而为了延长哪怕一天的生命,我们宁肯选择相信骗子们能成为我们的同路人。

  而骗子们,一定会充满诚挚和情怀地说:我们来帮助你!我们有来自宇宙洪荒的力量,我们有来自西方发达国家的技术能力。

  是的,当一个人习惯于没有尊严地生,也许他还是会没有尊严地面对死亡。

  我们都是,这个世界上绝对不只一个魏则西。 

四、如何破局?

  有一句话对我影响至今——

  当法律不能保护一个普通公民的权利时,它一样保护不了国家主席。

  当哪怕二把手都有魏则西之惑的时候,普通人也不会逃出必定会被念起的“魏则西”魔咒。

  所以,尊重自己,尊重孩子,尊重乞丐,尊重罪犯,尊重我们面前经过的每一个生命,是破局的第一步。

  我坚决反对你的观点,我甚至讨厌你这个人,从头到脚,可是我捍卫你说话的权利。

  学会尊重,就知道珍惜。

  当每个人不为自己没社会地位没出息而抬不起头来时,当每个人都能拥有基本的生存权利而不被窘迫贫穷打扰时,当我们为自己的状态怡然自乐悠然自得,他且富去他且贵去与我何干,我们就有了破局的可能。

  那个时候,每个人都不再是魏则西。

  是的,让魏则西只成为今日之魏则西,他不需要我们哀伤地将自己的身份代入他的躯体和灵魂。

  则魏则西获得了永恒!

  那本来就难得有希望继续存在下去的生命,那被骗子刻意引领到骗局里耗尽了最后的财产和希望的生命,就可以含笑九泉了。



魏则西事件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53483-974911.html

上一篇:《荒野猎人》里面的经济与管理问题
下一篇:我渴望,我渴望,快快见到你——冰箱贴里的台湾(一)
收藏 IP: 222.88.196.*| 热度|

81 吕乃基 郑永军 刘洋 陈楷翰 蔡新安 杨正瓴 陈永金 武夷山 谢力 梁进 戴德昌 徐晓 王毅翔 陈南晖 韩枫 田青 魏焱明 蒋永华 贺乐 余国志 李志俊 李本先 李颖业 王海辉 左宋林 魏武 牛登科 孙学军 吕喆 康建 王建涛 郑小康 徐庆征 璩存勇 任胜利 王伟 沈友明 苗君 孙颉 张鹏举 庄世宇 晏成和 蔡小宁 刘圣林 董焱章 左小超 王德龙 史晓雷 邱敦莲 张彩飞 黄式东 雷蕴奇 李学宽 孙启高 牛凤岐 王春艳 王兴民 刘全慧 王林平 唐常杰 李土荣 朱志敏 李方和 翟自洋 傅晓明 fumingxu xiyouxiyou wangqinling cccy khzh loyalSciencefan gaoshannankai zyxfenglaoshi cloudyou ltom4 xchen idealist zjzhaokeqin biofans chaijf sunweiweided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8-16 06:1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