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安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陈安博士 御风而行,把酒邀月,穷极宇宙,留意身边

博文

学会玩才能真创新:贝塔人与阿尔法狗大战之后 精选

已有 4144 次阅读 2016-3-16 18:53 |个人分类:时论|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科研是个苦差事。

  所以,不以此为乐的人即便坚持下来,也只是忍受而已。

  金字塔究竟是不是一群奴隶完成的有人一直有疑问,因为愁眉苦脸地去创造一个几近完美的艺术品,几乎是不可能的。

  所以,结论变成那其实是一群快乐的自由民拿着不菲的工钱干出来的世界奇迹。

  如果明知道是苦差事还要干,不是因为别无他路就是别有用心,而这两种都不可能产生真正的有价值创新成果。

  如果让我们开发一个东西,它就像游戏一样,过一关收获一关的喜悦,即便过程辛苦我们也能坚持不懈。

  如果只是干这份活就为了领份工钱,动力就大打折扣了。

  阿尔法狗今天干掉一五岁孩童,明天干掉一业余初段,然后继续改进,开始干掉专业二段了,就会越来越有趣。

  那么,眼前有干掉专业九段,世界冠军的机会,当然就不愿意错过,为了这个多熬几个不眠之夜也没有啥关系的。

  我们在网上玩围棋的时候也不少啊,但是多在业余这个层级上,马云不会去收购一家这样的企业玩到足够High,还是多几十家淘宝店主比较有成就感。

  当然,马云也在很多大学建立阿里巴巴这阿里巴巴那,也赞助世界上很多奖项了,也去给金庸祝寿了。

  但是,马云却不会玩。

  其实,我们中国人里又有谁真的会玩呀?

  “中国好声音”是从荷兰买来的版权,爸爸去哪儿是高丽棒子先玩起来的,那诸多一时豪杰的电视节目哪个又是我们的首创呢?可能连知名的新闻联播都不是,恐怕是人家玩过发现不好玩放弃了的。

  实话实说,新闻面对面,每一个我们曾经觉得不错的节目其实都有来头。都不是我们的原始版权。

  甚至连中医都在国内有蒙医、藏医对应着,西方各国也都有自己的民族医学,基本理论框架即便不同,差别也没有那么明显。

  所以,我们不会玩,所以我们也不会创新。

  萨马兰奇之前是欧洲知名的花花公子,玩的花样多了,后来,一起玩的小伙伴玩车的时候超过萨马兰奇就撞上了对面的来车,死了。萨马兰奇受了巨大刺激开始改玩奥运会了,又玩了个不亦乐乎。

  “世间学者多寂寞,唯有玩者留其名。”牛顿拾了贝壳,达尔文走遍了世界,朗道不时骂骂人,费曼先生更猛,几乎没有他不玩的东西。

  我们的科学家里谁是玩家?

  我认识的比较少,李小文先生庶几近之——他至少玩过博客,而且真是玩的心态而非有意要宣扬什么。年轻时期也有过很多奇思妙想,得过劳力士的奖励,算是在科研上玩了一票。

  其他认识的人就比较罕见了。也有想玩玩不起来的。

  当然,科研本身并不只是玩,也有消得人憔悴的时候,但是,不管怎样,会玩的才能完成真正有影响的创新。愁眉苦脸的样子,做点跟踪也就罢了,创新就别谈了。

  你说呢?



世纪人机大战:李世石 VS AlphaGo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53483-963046.html

上一篇:遥远的活力国度——冰箱贴里的巴西(一)
下一篇:道别谢力:一个想过嘴瘾而不得的可怜人
收藏 IP: 222.88.196.*| 热度|

14 姬扬 刘洋 李世春 刘苏峡 褚昭明 陆俊茜 雷蕴奇 刘全慧 张南希 王涛 anran123 xiyouxiyou wangqinling qzw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8-15 08:2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