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安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陈安博士 御风而行,把酒邀月,穷极宇宙,留意身边

博文

今天如何再看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

已有 4322 次阅读 2016-3-5 11:19 |个人分类:艺论|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一、经典所以能成为经典?

  将世界经典艺术形式和中国的现实结合是一件极其困难而富于挑战性的事情。
  但是,并非不能做。比如歌剧,舞剧,芭蕾,交响乐,这些经过多国的艺术实践充分证明,他们都是宏大的能够冲击人眼球和耳膜的艺术形式,打动任何国度的人都没有问题。
  对于中国人而言也是这样。而各国民族的东西虽然也是世界的,但是世界不见得模仿得了,就如葡萄牙的法都,其他国家就极难愿意学习。大约各国都有这种看上去很民族也能一时打动人心的东西,中国就更多了,京剧最甚,各地的地方戏则是稍次一点的二阶民族艺术形式。

  所以,“民族的就是世界的”这句话得看怎么理解,1930216日,梅兰芳剧团在纽约百老汇第四十街剧院进行了正式演出,《汾河湾》、《青石山》、《剑舞》(《红线盗盒》片断)、《刺虎》等引起了美国观众的掌声(要不要加个雷鸣般的?),然后我们一直认为这是京剧在世界上的巨大成功,但是对于现场的美国佬来说,节目后的掌声又多大成分是礼貌,多大成分是真心被打动,其实是很难说的,听懂也是绝对不可能的,因为直到今天都没有后续的行为。甚至,今天的京剧说起来自己在世界上的成功,还是要不断回溯梅兰芳的1930年,这样的成功显得过于偶然和稀少了。
  芭蕾舞剧则不然,《吉赛尔》这种经典舞剧在中国也已经上演了多场,而《红色娘子军》这样的中国元素远胜芭蕾本身的舞剧,已经上演超过4000场了,每个人都能看懂其中几乎所有的细节,舞蹈动作,并显然听得懂《万泉河水》和作为主旋律不断出现的《向前进》(红色娘子军连歌)。

  在整部超过两个小时的舞剧中,独舞、双人舞、多人、群舞,故事情节及展开,音乐配合与合唱,都做得几乎无懈可击,打磨了50多年4000场演出的它,在艺术上已经臻于完美了。这就是国情与现代艺术的完美结合。

二、政治性与艺术性

  纵观有名的芭蕾舞剧,富于政治性的其实不多,《天鹅湖》、《睡美人》、《胡桃夹子》、《木偶王子》、《吉赛尔》、《美人鱼》、《仲夏夜之梦》 、《仙女》、《彼得罗什卡》、《恐怖的伊凡》、《茶花女》、《唐吉诃德》、《希尔薇娅》、《加雅涅》、《葛蓓莉娅》等等,其中并非完全没有政治性,但是即便含有些许政治性,也是一个泛泛的正义与邪恶,涉及到“主义”的极少,而我国编排的《白毛女》、《红色娘子军》则是典型地将政治性完全揉入艺术性的典范。

  实际上,《巴黎圣母院》也被改变成了芭蕾舞剧,里面的内容则是更为一般性的宗教与爱情,阴谋与阳光,美丽与毁灭,多为人类共同的情感。《吉赛尔》这种芭蕾经典,则是爱情与背叛,嫉妒与绝望,是经典的感情戏,最后一段的死后魂灵之舞也是唯美与空灵,复仇与宽容,也倾向于表现人类共有的情感。

  所以,《红色娘子军》再完美,也总有政性治先于艺术性,或政治性更显于艺术性了。如此,在百年之后,或者就是今天,故事已经远离时代,而它又非洪荒时期的记忆,阶段性太强,难得与未来的观众构成共鸣,整部艺术作品的主线如此,其持久性就容易让人担忧。

  当今的时代恰好又是一个十年为一代、车轮滚滚迅猛淘汰上一代记忆的时代,一个带着明显政治性和时代烙印的艺术作品只怕艺术上再精雕细刻,也会面对尴尬无以自处的窘境。

三、爱情与革命

  如果我们一定要给《红色娘子军》限定几个关键词的话,应该是:革命、仇恨、恶霸、复仇、战争。

  尽管整部舞剧里面有诸多“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这样的军民鱼水情或共享幸福成果的场景,但是无疑并非主流情节。

  《吉赛尔》也有嫉妒与仇恨,抛弃与报复,但是,宽容、爱情、美好、幸福依然是抢 走的主题。

  当然,这和当时创作的时代有关,最初的设计是有洪常青和琼花的爱情,但是担心爱情冲淡了革命的题材,就还是删去了。

  于是,革命成为了艺术创作的核心目标,乃至唯一目标,主题倒是突出了,但是人性最基本的内容却没有了,这种冲淡对于艺术作品的持久性而言其实是一种伤害。

  陈铁军和周文雍在木棉花盛开的季节走上了刑场,遗言将枪声作为了自己婚礼的礼炮, 而之前两个人一直以假夫妻的身份进行革命活动,我们都会以为那夫妻一定是假的。

  再到《潜伏》,翠平和余则成也一样是以夫妻形式掩饰潜伏的真正身份,但是时间流逝,日久生情,假夫妻终于变成了真夫妻,这才是人性的必然。

  就如中国历史上的管理手段一直在体察人性卑劣的所谓法家与高扬道德旗帜的儒家之间徘徊,外饰儒家内用法家,把政体国体的矛盾扭曲得无与伦比,而我们看得见“人性”却藏在背后偷笑。

  所以,艺术哪怕精致到了极致,但是它与人性无关,又不去随行就市地改变自我,还是令人堪忧的。

  如果《红色娘子军》还能有改变,加入乃至突出人性中最强烈的部分,其实是一部作品完善起来的必然。说改变其实都算不上,因为爱情本来就是原初作品的有机组成部分。只是1960年代的政治淹没了这些罢了。

四、关于演员

  琼花的形象塑造整体是成功的,她就是一个和南霸天有仇的穷人女子,不管怎样,报仇一定是人生的重大追求。而其他形象则并无特别之处,大约是:党代表就是党代表,警卫员就是警卫员,狗腿子就是狗腿子,女兵就是女兵,形象的淡薄化是容易让人区分的一种安排,所谓三突出就是要把坏人刻画得更坏,好人则永远在阳光照得到的地方。

  单一的标签化也正是那个时代的基本特色,这一艺术创作风格甚至照进了现实,伟大或渺小,好与坏,先进与落后,大约如此。然后全国人民就都成了简单标签下的易识别的对象。

  南霸天就当然是猥琐的、虚张声势的,老四就必然是上窜下跳的。形象越简单越容易塑造,也就越容易处置,第一个洪常青就最后在秦城监狱待了17年,原因自然简单,他是江青船上的人,能好到哪里去。而在1964-1976年,他的形象就是革命形象。

  谈到舞蹈,南霸天几乎没有什么表现,但是老四的舞蹈动作很多,难度也很大,所以作为最佳男配角是合适的;而女演员里面,最佳女配角也许是娘子军的连长。戏份多一些,还有多处和琼花的双人舞。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53483-960590.html

上一篇:假消息,假新闻,以及伪造的情感呼唤
下一篇:科学网上的十大著名“女人”排行榜

6 庄世宇 蔡小宁 黄秀清 吕洪波 魏焱明 wangqinling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5-9 10:1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