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安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陈安博士 御风而行,把酒邀月,穷极宇宙,留意身边

博文

也说骆宾王的《咏鹅》

已有 6768 次阅读 2014-6-27 22:55 |个人分类:文论|系统分类:诗词雅集

  如果李白在最盛名的后写上这样一篇《咏鹅》,我想他要被大家笑话死——这就是诗仙的水平?太烂了吧!除非他事先声明是为三岁儿童创作,就象吃了汪伦几顿饭乱写一首烂诗应景一样,《赠汪伦》那样的诗只能入选小学课本。

  也所以,《咏鹅》只能是儿童作品。稍微大一点参加秀才考试的年龄再拿出类似作品,就要被人耻笑了。

  据说,韩寒的爸爸写完《三重门》之后投稿被拒多次,编辑的意见大约是一个猥琐的中年男人竟然只能写出这样的简陋东西自然是很丢人的作品,不出版是对作者的爱护。

  但是,如果一个16岁的所有功课都不及格的少年写出这样的作品,那就要惊为天人了。所以,出版后颇有洛阳纸贵的意思,发行几百万册,韩仁均叔叔在后面大乐。

  ——————————

  清华大学的科学网博主边一就很有才华,他爆过一个自己的秘闻,那就是给自己老师的中学孩子写参赛作文,并夺得了一等奖,然后就有一系列荣誉啥的(忘记是否包括保送大学之类的好处了),和韩仁均为儿子代写小说是一个中国逻辑。而成年人的文笔在一群少年里还是突出的,所以,鸡群里出来一只鹅也是正常的。

  骆宾王的《咏鹅》有没有代写我不知道,但是,这首诗如果按照成年人的标准衡量是首很差的诗应该没有异议。

  首先,事实不对,我见到的鹅们高歌都是“直项”,曲项的时候根本“歌”不出来,仅能发出低吟,而根据的一般认知,高歌都是直着脖子的,俺家养过鹅,自然也深知动物 也如此。很多人解释的曲项而歌其实是和完全的直线相比的,根本不是和鹅自身的情况比较。鹅高歌的状态脖子也许比笔直的直线弯曲,但是比自己的日常状态要直溜多了。

  当然,唐朝的鹅或者和我家养的鹅品种或品质有差异也是可能的,毕竟上千年过去了,鹅们也还在进化嘛,嘿嘿。

  其次,在我的版本里,一直都是“红掌荡清波”而不是“拨清波”,一首诗的最后三个字全用阴平声,典型是孩子才会做出来的事情,稍微知道点诗词格律的人都不会这么用,实际上,有懂诗的朋友说这在写诗中是绝对的禁忌。

  后来我又才莫非“拨”在唐朝时候的读音不是阴平,而是其他?唉,唐朝太远,我老是对自己的判断不太自信,也许可以到日本去问问,他们大体保留了唐朝的文化,包括字的读音?

  第三,诗的意境不对,纯简单描述型。文似看山不喜平,这首诗太平了,基本是看见啥说啥,也只有几岁的孩子干得出来。

  ——————————

  其实,如果今天科学网上的诗人们写出一首这样的诗来,我第一印象应该是“这老家伙很有童趣嘛”,而绝对不会想到这样的烂诗能传世,但是,如果是俺家陈热闹的作品,俺要称赞自家孩子是“天才”了,直逼当年的骆宾王嘛!

  再看《讨武曌檄》这样的文字,顿时觉得是自己这般的成年人所不及的,传世(而不仅仅是出现在小学课本上)才算是理所应当。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53483-807196.html

上一篇:趁着狗正热乎着——来一篇《关于狗的还不遥远的回忆》
下一篇:学术,需要在严苛的批评下持续存在而不是依凭感动和赞叹
收藏 IP: 193.136.60.*| 热度|

13 郑永军 韦玉程 李学宽 赵美娣 周明 李伟钢 王涛 曾泳春 刘光银 陆俊茜 马建敏 谭晓吾 Vetaren11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1-26 16:2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