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安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陈安博士 御风而行,把酒邀月,穷极宇宙,留意身边

博文

《人民日报》刊载了俺们的文章:观芭蕾舞剧《吉赛尔》有感

已有 4554 次阅读 2014-5-7 10:17 |个人分类:艺论|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Blog主人按1:人民日报近期在第14版的文艺板块刊载了俺们为芭蕾舞剧《吉赛尔》撰写的剧评,应该说,俺们原来给文章取的题目很一般:《一场视觉的饕餮盛宴》,被改为一个很猛的题目《爱到绝望 美到心颤》。但是,稍微感到有些可惜的是,俺们在文中最精彩的部分——关于中国的吉赛尔“马春花”小姐的段落给改掉了,金庸先生创作的典型人物马春花作为绝对中国版的吉赛尔,完全应该拍一部新的土产芭蕾舞剧的。】

Blog主人按2:以下为俺未删节版的原文,您想看人民日报版的,请自己搜索吧。

  天桥剧场26日上演了本季最后一场复排的浪漫主义芭蕾舞剧,有着170年历史的《吉赛尔》,引来观众无数,几乎场场爆满。作为经典芭蕾剧目的《吉赛尔》一旦重出江湖就能有如此响声,与其自身的巨大魅力是关系巨大的。

  一部作品能够传世原因往往很多。,对于《吉赛尔》而言,第一个原因应该是从哪个角度说,它都是名家名作,故事本身来自于海涅的诗歌与雨果的小说,音乐则来自阿道夫-亚当,法国浪漫主义作曲家和音乐评论家,一般认为,同时作为评论家的作曲家是极其苛刻的,所以其作曲必须力求完美而不被苛责。而吉赛尔的编舞科拉利与朱儿-佩罗都是一流的舞蹈编导,最初出演吉赛尔的卡洛塔-格丽西则是天才的舞蹈家。如此一部充满了各个行业震耳欲聋的名字的芭蕾舞剧,是没有一点理由在任何方面逊色的。这些都是吉赛尔一剧的起点,虽然一串名人的名字不一定说明全部,但是,总还是能够说明些什么的。
  这是一部关于青春与爱情、死亡与悲悯的芭蕾舞剧,也是和中国的著名剧目《牡丹亭》可有一拼的“人鬼情未了”为罕见对比的剧目,农家姑娘吉赛尔难以接受背景与经历都极为相似的汉斯的爱情,青春靓丽热爱生活和舞蹈的她很自然地会与偶尔邂逅、气质和经历完全不同的贵族青年阿尔伯特很快由相识而相爱。已有婚约的阿尔伯特也一样沉迷于纯真善良的农家姑娘吉赛尔的爱情——这也必定与他贵族阶层门当户对但是缺乏激情的订婚对象完全不同、从而魅力难挡。
  于是,整个舞蹈在阿尔伯特的持续调情,吉赛尔面对诱惑欲迎还羞的过程中展开,它拥有世界上一切浪漫爱情的所有要素,但是,芭蕾可以表达得更加淋漓尽致,甚至强于具备无穷想象力的文字——因为可以用独舞、群舞、双人舞等多种舞蹈表现形式以同一个主题但是不同组合方式来表达,在时间、场景、情节、矛盾的推动下不断走向一个又一个高潮。最后,吉赛尔接受了这份爱情,她也同时用登上一辆花车的形式完成了众人的共同祝福——相当于在爱情上的最高加冕。
  故事的转折出现在汉斯对于阿尔伯特身份的揭穿和阿尔伯特未婚妻对于真相的再次揭露,阳光灿烂变为雷霆暴雨也就是显然的事情了,而把爱情当做所有的姑娘吉赛尔似乎除了死亡就别无选择了。
  个故事的为人所匪夷所思就在于第二场的鬼戏,中国的聊斋和牡丹亭已经把鬼戏演绎得美丽而凄婉,但是看完芭蕾舞剧《吉赛尔》我们才会发现,对于爱情的鬼戏或者鬼的爱情戏还有更完美的表达。舞剧可以通过灯光和布景渲染气氛,使得女幽灵的世界变得格外凄清而魅影重重,而归于薄命司里的这些女鬼采用了“邀请跳舞致死”这种浪漫至极的行为将负心汉们引入不忍不为又不得不为的“疯狂跳舞”状态中去,处心积虑在吉赛尔面前揭穿阿尔伯特身份的汉斯就这样受邀“跳舞致死”,随后,比汉斯更罪加一等的阿尔伯特又被受邀加入了“跳舞致死”的行列中,一群俏丽的女幽灵开始围绕他并采用各种手段将其浪漫地处死。
  此时,我们只能想起塞壬女妖了,被甜美的声音诱惑致死是塞壬名下受死的男人的宿命,而《吉赛尔》中该死的男人们又怎么能例外呢?在中国的古典故事中,有此资格者寥寥无几,纣王、幽王、杨广这类登徒子其实都没有享受到这种死亡的待遇,而只是受女人之累而逐渐将权力放弃而引来杀身之祸而已,蒲松龄笔下的那些受狐仙和花妖诱惑的也多是淫邪之徒罢了。
  所以,吉赛尔一剧毕竟是不同了,我们很难找到其在中国古典作品中的对应。
但是,阿尔伯特对于吉赛尔的是爱,真真切切的爱,而不是调情或戏弄,跟不是淫邪与奢靡,因此,结局还是应该走向浪漫主义,而不是一拍两散般的决绝。最后,成为幽灵的吉赛尔“面对他依然牵挂”,全力将几乎力脱而亡的阿尔伯特救回了生天,而她自己则如海的女儿一般,在天亮之前愀然而隐没于丛林之中。
  如果我们一定要找一个作品在中国的相似物,其实也并非没有,金庸笔下《飞狐外传》“风雨商家堡”中福康安与马春花的故事庶几近之,剧中的汉斯但是就是马行空的徒弟、马春花的师兄徐峥。只是不同的是,海涅和雨果处理结局用了浪漫主义的风格,而金庸则用了现实主义的笔法。让生了双胞胎的马春花最后为福康安的贵族家庭所害,且看着和情郎长相极为相似的陈家洛而含“爱”而去。陈家洛邂逅马春花这个时刻又确为逝去的香香公主的爱情而来——浩浩愁茫茫劫,短歌终,明月缺。郁郁佳城,中有碧血;碧亦有时尽,血亦有时灭。一缕香魂无断绝! 是耶?非耶?化为蝴蝶。
  演出此剧的中央芭蕾舞团在中国的芭蕾舞领域类似于中国科学院在中国科学界的地位,目前的团长挂靴前即为吉赛尔的饰演者之一,而通过与国外芭蕾舞界的频繁交流,中国这支国家级芭蕾舞团对于承担世界级剧目的演出也有了较好的把握,可谓演吴琼花时很中国,演吉赛尔时很世界。
  祝福这些演女幽灵时举手投足充满着轻盈的鬼气,而演阳光少女时又热情洋溢的中国芭蕾演员,也期待着未来能有更有趣的作品出来,比如下一部创作也许可以是中国版吉赛尔——《马春花》呢。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53483-792121.html

上一篇:你那美丽的麻花辫——电影《同桌的你》观后记
下一篇:又一篇自己觉得非常得意的论文被国内期刊拒稿了,只好投国外了

33 陈小润 卫军英 庄世宇 武夷山 王春艳 刘艳红 李学宽 胡业生 王芳 王善勇 徐晓 刘洋 周健 陈沐 曹广福 张忆文 蔡庆华 吕乃基 谢力 赵美娣 贾伟 刁有彬 曾泳春 王启云 秦逸人 刘广明 吉宗祥 陆俊茜 韦玉程 孙友甫 zzjtcm happylittlejoe fishman936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5-9 09:0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