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安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陈安博士 御风而行,把酒邀月,穷极宇宙,留意身边

博文

最近的20条微博

已有 4299 次阅读 2014-1-2 08:09 |个人分类:我的生活|系统分类:博客资讯

 

1.    看完岳南的《南渡》了,总体感觉有点乱,没有一根清晰的线索,差不多就是作者想到哪里就写到哪里,然后稍一扩展,没有宣传得那么好。

2.    问下图书馆和情报的诸位,Scopus team是干啥的呀?给我报告了27篇论文,他们收录了还是咋?

3.    雨,还是雨,从圣诞下到新年。冬季到台北来看雨,孟庭苇同学应该换个城市说这话

4.    【说圣诞4】科学网上我知道的基督教徒有十几个,包括我们的CY,好像北美某正教授也是基督徒,不知道到处打架是否也是教会的一个特定任务,专门给某些戾气十足的人下达。

5.    【说圣诞3】去年的圣诞,我去教堂看热闹,现场大约有10几个人,到点的时候,一个童子引导着三个人从侧面进入主道,最后那个教士手持一个瓷娃娃,代表耶稣的样子,他看到我们一家三口非教徒来看热闹,特意对我们微微一笑,挺温暖

6.    【说圣诞2】老觉得圣诞老人是另外一个体系的,很世俗,很亲民,一点也不会扯到宗教、牺牲、信仰这样大词上去。

7.    【说圣诞1】耶稣存在的历史证据有点不够瓷实。不过,即便耶稣真存在过,也和乔达摩悉达多似的,意义不是很大,我一直觉得悉达多王子老爹的领地也就是一个村,顶多一个乡镇。所以,也就是个村长的儿子吧。耶稣也差不多

8.    科学网博客主页终于给了微博一个空间,赞一下!此外,似乎白天的微博就不会审核,看来还是晚上怕人偷挖社会主义墙角啊。

9.    文克玲老师的观点有时候还是有价值的,他偶尔清醒时的评判甚至会很本质。不过,文老师固执己见的时候也许显得更多,比如不管怎样,他都会为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辩护,甚至罔顾事实。这老头,是个有趣的人。他已经取消了俺在他博客后留言的资格,那次俺本想去表扬他一下来着。

10.   浙江大学管院长的问题在于:有没有一个机制保障大家要求换院长的权利,几人联署就可以启动换院长的程序?目前管所以觉得委屈怕就是这样一个机制是不存在的,大学在一事一议。

11.   俺的长篇小说《重大计划》最新一节2.2是目前写得最长的一节,早晨上线了,应该说,还有点意思。

12.   李健老师的置顶博文阅读量只要有几百,真可怜。其实,这类安全问题在人们的生活中也经常出现,其实应该引起重视。

13.   老文用章子怡来表示创新,说创新需要关联,而恋爱正是可以把看似不相干的玩意儿联系在一起,很创新。俺不以为然,创新不在于联系,而在于证明期间确实存在联系,且未来这样的联系还可以重现的。恋爱恰好不满足这个条件。

14.   当疯狗开始怜香惜玉的时候,我们可以推断的不是该疯狗真的有审美水准了,而是一定那“香“或者”玉“发出了排泄物的微动,疯狗,哪怕是外国疯狗,闻到这类味道也会趋之若鹜的。

15.   咋昨天的微博今天都没放行啊?

16.   鼓掌的时候一定要认真,选址的时候要先看风水【宣布拥戴金正恩为党中央军事委员会副委员长的决定,全场以热烈的欢呼沸腾的时候,张成泽不情愿地站起来勉强拍手应付,表现出傲慢不恭的态度。】【最后勉强指示在一个背阴处建立金正恩致部队的亲笔回信碑。】

17.   前天方向盘助力突然消失,正在路上,吓我一跳,昨天去修车,换了一个轴承和一条皮带,1100元左右,其中人工费220元。

18.   朝鲜官方中央通讯社(KCNA)报道,金正恩的姑父张成泽已经按叛国罪被处决。张成泽的倒台和处决被视为金正恩两年前继任以来朝鲜国内最大的政治动荡。报道里称,张成泽是在当地时间周四的军事审判之后被立刻处决的,罪名为叛国和试图颠覆政权。

19.   福建人喝的茶放少了不行,淡而无味,看来每次都得放一个单独包装里所有的叶子

20.   冰箱里所有的菜几乎都光了,只有鸡蛋还很多,两个西葫芦,几根胡萝卜——该买菜了。当然,冰箱外面还有土豆若干,洋葱数个。葱姜蒜都还在。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53483-755035.html

上一篇:【陈氏选择】2013科学网年度致敬人物,2012年是金拓
下一篇:《重大计划》第二章 橙子洲头 5-心照不宣
收藏 IP: 144.64.2.*| 热度|

7 张忆文 刘洋 陆雅莉 王春艳 陈小润 朱艳芳 happylittlejoe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6-14 23:1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