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安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陈安博士 御风而行,把酒邀月,穷极宇宙,留意身边

博文

金拓给《重大计划》的序很精彩,弟弟、小邪、徐晓的同题文很无奈

已有 4303 次阅读 2013-11-15 17:18 |个人分类:书论|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计划

  俺们推出长篇小说《重大计划》的前一节后,还是南京的黄小邪快手,立刻就要跟俺打擂台,推出同题小说,而且内容上充分反应了他黄和邪的特征,气喘吁吁啥的,俺看了都觉得脸红。

  徐晓一看就是农民工出身,一写就是泥泞啥的,苦孩子啊,你看老黄,欲望与死亡,那啥层次。

  弟弟终于也加入到同题作文写作的队伍里,我有点诧异——她似乎不太像文学中年嘛。不过,内容也体现了她个人的特质,那就是对女性内心的刻画,这一点似乎是我难以以身相代而能有所作为的。

  俺知道,这仨家伙纯粹就是来挑事的,可是,都带着暧昧的笑容,搞得俺很无奈。

  ————————

  无奈的是同题小说,但是也有精彩,那就是今天金拓给这不尚未完成的小说的《序》,他总结了“以文化对抗文化”这句名言,内文更是对利益阶层如何绑架国家政策的实质给出了金氏解释。

  他提到了老师、医生、科学家群体面临利益生存威胁及相对其他职业必然更高更强的道德约束下的矛盾心态,而作为个体则有着意欲突破底线又欲说还羞的踌躇与迷茫。同时,那些早就解决了个人乃至群体生存与发展问题的学术大佬(而不是领袖)却一个个滑落到更深的道德深渊不可自拔。现实非但是一地鸡毛,而且成了人人不得不涉足的粪坑。

  谢谢金拓,也谢谢各位同题小说的男侠、女侠。

 

  金拓《序》的链接:http://blog.sciencenet.cn/blog-70942-742002.html

 

  还是把全文留下吧:

 

陈安同学的长篇小说《重大计划》在科学网上开始公开写作使我眼前一亮:多年来思考的问题多了一条解决途径。

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以来,意识形态的博弈在中国的改革实践中逐步衰减,利益的博弈渐渐地成为了中国改革的主旋律。随着相对统一的价值观念的一点点缺失,利益博弈中,对于各类政经资源的垄断愈演愈烈,特殊利益集团日渐坐大,终于到了足以绑架国家政策,致使社会管理离自恰——这一理想模式——越来越远,行政操作——这一反过来造成进一步垄断的管理方式——成为常态。

社会中一部分人对于政经、生活、以及个人职业发展资源的垄断愈加强化,大面积地引发了林林葱葱的社会文化怪胎。处于利益垄断链条末端的芸芸众生也在发生分化。体力劳动者开辟了八小时以外的第二职场,比如那些非高端城市小区周边的夜市,白日工作了一天的百姓摆起了羊肉串、麻辣烫、水果、衣物、小饰品的摊位以贴补家用;有点积蓄的民间人士热衷于炒房;大学和科研院所的基层研究人员则纷纷刨光考核指标争取上位,试图挤进那些被大垄断者视为鸡肋,被学术草民视为名利塔尖的各类计划。

这一现象的严重后果是社会根基的腐蚀,即各行各业的职业责任或曰职业道德的缺失。城市底层民众练摊还好,因为在社会保障不济的形势下能让自己活好就是他们的职业道德。但对于科学家伙、教学家伙、医疗家伙们等则不然,其职业道德可不象让自己活好那么简单。追求真理、热爱学生、尊重生命既是这些家伙们必须遵守的职业道德,也是人类社会道德的底线,甚至可以上纲上线到任何物种要延续下去也必须保持一定的群体道德的高度,尽管其严重性比不上拥有行政资源的管理家伙们的职业责任问题。

2003年到2013年的十年间,由于利益集团的绑架,我国坚拒累进税率的房产税这个唯一有效的调控手段(2003年起便不断有人建议),房价疯狂飙升,使得基本生活成本大增。教师,特别是青椒们从十年前受人幢景的城市白领变成了贫困一族的青椒焖。相对生活质量的日益贫困化不仅恶化了教师的从业环境,更拷问着人们的职业道德。普通而善良的人们一方面面临着该追求科学真理还是该象当年在陋室准备高考那样顺应有限的官方渠道而出头的选择;另一方面还面对着防不胜防的作弊者对有限渠道的捷足登先。恶化的环境必然滞后人们的学术提升,我国本来就存在的秀才多多、天才寥寥的局面在加剧。

面对学术领袖的短缺,不善于玩自恰的管理层祭起了行政性计划的法宝。然而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看到了真垄断和大富贵的许多科学家伙们再也按耐不住脱贫或更富的激情,职业精神早就大打了折扣,任何重大计划的评审都将受参与者的个人利益左右,分化进一步加剧。于是悖论出现了,利益的愈加分化造成了科技领袖的愈加短缺,短缺刺激管理层加大行政计划的力度,强化的计划反过来使利益分化成蔓延之势。更根本、更恐怖的是局面一旦形成,是非从此颠倒,站在科学和学科的立场考虑问题成了凤毛麟角和迂腐不堪,为个人生存、出头、翻身、达富练就技巧才是时代的强音。江河日下,哪里才是峰回路转的拐点?

陈安同学目光独炬,率先发现了在科学界和文学界之间俳佪的悖论+机遇,执笔著起了背景远比《围城》波澜壮阔、肩负文化对抗重任的《重大计划》。我期待着陈安同学能够脱去爱履,忘却诺夫,深深立足于科学界这片肥沃的文学粪土,为我们这个时代育一朵绚丽耀眼的文学花蕾,建一面阻挡人文堕落的文化盾牌,立一座值得后人考证的历史诗碑。子孙们啊,莫道我们这一代人活得窝囊,我们至少有安哥拉的呐喊与壮哉。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53483-742018.html

上一篇:再回赵明这小子:俺在应急管理方面的工作正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他们
下一篇:《重大计划》的写作与发布节奏
收藏 IP: 222.88.196.*| 热度|

25 曹聪 王春艳 赵序茅 王淑杰 金拓 张成岗 陆俊茜 赵凤光 刘立 张焱 赵美娣 毕重增 贺乐 戴德昌 韦玉程 李宇斌 李学宽 谢强 王伟 刘艳红 贾伟 lbjman biofans anran123 ybtr3929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8-12 02:0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