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安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陈安博士 御风而行,把酒邀月,穷极宇宙,留意身边

博文

打嗝与放屁:那动听的声音宛如天籁

已有 5640 次阅读 2013-9-14 06:25 |个人分类:情论|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本文真是举世少见的好文章啊,我高声断喝道!同学们,还不按下推荐按钮?】

  在陈热闹出生之后,我和她妈妈的工作是有所分工的。她妈妈负责喂养、睡觉、穿衣等可以想象的工作,而作为爸爸的我则负责拍咯、报睡、换纸尿裤等光荣的任务。

  作为很多没有当过父母的人,肯定不知道拍咯有什么重要,这我要给你们科普一下了。

  婴儿在吃奶的过程中由于吞咽不如大人熟练,会将空气参合着奶一起吞如肠胃,相当于吃米饭的同时也吃菜。而“空气”在消化系统中是不可能变成营养物质或者生成可排泄物的,它会继续以气体的形式存在,知道被排除为止。向上排则表现为“打嗝”的形式,向下排则当然是“屁”了。

  这是婴儿喂养的“机理”,我给出了一个英文组合词,叫做intrinsic mechanism。

  那么,为什么拍咯很重要呢?因为如果你不能及时将这些口气聚拢在一起并强制排出,则它总有一刻要排的,而且是以断断续续的形式,同学轻问你连续打过二十分钟的嗝吗?嗯,打过,知道痛苦吧。婴儿会打得更长,作为亲爹,如果发现这种情况,一定是心疼得恨不得是自己在打嗝。

  所以,必须在吃完奶之后在第一时间展开拍咯活动,否则错过了时机,这个咯就不知道啥时候才会结束了。你说拍咯重要不重要?

  我承担的重要任务之一就是给陈热闹拍咯,但是,婴儿没有自主行为能力,将其放置在肩头时必须防止将其口鼻堵住,发生意外,所以选择对婴儿好的姿势则必然会对拍咯者极为不利,或者说——要多不舒服有多不舒服。

  而且,拍咯很难很快成功,按照我的记忆,平均时间也要在15分钟以上,如果到这个时间没有拍出来,则需要无限期继续,直到拍出来为止,据科学家统计,最长拍咯时间可以为2小时——你以为爸爸是好当的吗?

  所以,我在拍咯的时间里,耳朵总在小心翼翼地听着肩头上的小东西是否发出了一声我期盼的天籁般的声响,如果有,那成功的喜悦比收到“2300万元人民币的贿赂”还要强烈。

  时常还会有这样的情形出现,当咯被拍出,作为爸爸的俺欣喜若狂之后,将娃娃就势放置于床或小车内,然后以为大功告成了,但是,不就却听到连续的打嗝声,那种沮丧的感情,不是亲身经历的人决计是体会不到的。

  怎么办?车尔尼雪夫斯基问道!

  继续拍!陈安尼雪夫斯基回答。

  于是,一切都要重新开始,直到娃娃不在打嗝为止,但是往往为了防止出现问题,还要继续拍一阵子,以巩固已经取得的科研成果。

  ————————————————

  和打嗝相对应的是放屁,打嗝属于上三路,还比较文明些,而放屁这玩意儿就不能登大雅之堂了,但是作为一个刚出生的孩子,哪里管大雅不大雅啊,都是直放无碍的。

  和打嗝这样的可以通过连续性的拍打后背99%的概率会取得正面效果不同,放屁的可控性不强,不太“正能量”,而且,谁也不能说什么时候必须放屁才是正常,什么时候不放则一定有问题。换句话说,就是——

  不确定性(Uncertainty)极强!

  但是,这边哇哇大哭,且不吃奶,不打嗝,拍之亦无用,憋得满脸通红,当爸爸的一样束手无措,且内心如汤煮,没有任何公子王孙摇扇之雅兴,不管那天气究竟有多热。

  机理分析就不在这里做了,我们来看相应的管理机制设计managerial mechanism design(我取的名字)应该如何做下去?

  一般而言,可以采用“挤”的管理机制,反复揉搓娃娃之小腹,可以双手捏之,亦可以单手在小腹处循环揉之,一般以顺时针方向为主,且忌用反时针方向,你问我为什么?这个这个,我也不知道内在机理应该怎么建模才是正确的。

  经过捏、揉、按、挤等四个标准动作,再辅以握住双脚连续性向上推腿,反复N次,且做且停,一般而言,如此20分钟之后,根据统计学家的分析,屁将以47%的概率排出体外,其中四分之一将伴随响声,另外四分之三得靠手感才能知道。从此可见,作为驱屁师的爸爸究竟如何之伟大了。

  我个人相信,每个合格的爸爸(也可以包括妈妈)都必须首先是一个内急专家,尽管不一定把宝马X5的后座如北大女老张教授那般改造成厕所供应急时使用,也至少在孩子出现内急事件后有足够的应急措施。

  如果你一定要说这些都不需要,陈博士属于瞎掰,那么,我只能用最深的鄙视来看低你了——并断言你的孩子一定是拣来的,和你的DNA至多有0.07%的相合度。

  所以,放屁一事,事关大局,事关健康,事关生命,不可不察。

  而作为焦灼不安的爸爸我,此时一旦听到或感知到屁声隆隆,宛如天籁一般从眼前或耳边经过,那份激动,是当了院士都换不来的。如果我手里有的是钱,那么,顺便花上2300万元人民币去买这样的一个屁,我认为——值!很值!绝对值!

  ————————————

  至于抱睡一事,也是非常重要之事,由于我们家只有我一人有横抱之超强能力,两手平端出去,和地面呈平行状态,并持续任意长的时间,而陈热闹也就养成了只能爸爸抱的睡前习惯,让我不出马都不行啊。而当她长到25斤的时候,我曾经从地铁平端到了家里,历时20多分钟,应该说考验极其艰巨,好在我顺利完成了教给我的这个重任。

  俗话说,养儿方知父母恩,在俺们成为爹之前,对于孩子究竟怎么会耗尽父母的精力与精神并无感性认知,而随着被赋予光荣的“拍咯”“揉屁”“抱睡”等任务后,才知道养孩子的艰难困苦,纯属赔本买卖,绝无利润可言,且因为不多的利润也是有大量的时延存在,等到有收益时,已经老态龙钟、行将就木了。

  而到了老年时,再回忆那段以“咯”“屁”为天籁的日子,是心酸还是欣慰?!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53483-724808.html

上一篇:【回想当年】当中国足球界丧失了自我净化能力,公安局来了
下一篇:试着为清华大学杨燕绥教授说句话,她的研究报告全文可以得到吗?

26 张全成 刘旭霞 李学宽 刘立 褚昭明 朱志敏 刘全慧 赵美娣 吕乃基 陈楷翰 蔣勁松 陆俊茜 魏东平 刘艳红 谢强 邢志忠 孟庆仁 韦玉程 李东风 孙旭龙 黎在珣 biofans zzjtcm permafrost fishman936 aliala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6-27 22:2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