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安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陈安博士 御风而行,把酒邀月,穷极宇宙,留意身边

博文

清明游:谭嗣同停灵的法源寺与李大钊停灵的长椿寺1

已有 6015 次阅读 2013-4-6 21:36 |个人分类:论游—走遍中国|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清明节, 法源寺

【摘要:按照李敖在小说里的说法,法源寺是谭嗣同停灵的地方。而相隔不远的长椿寺则是中国共产党创始人之一的李大钊死后临时停灵的地方。两座庙都离菜市口不远。本文将从这个角度出发,借由清明节的游览过程,对法源寺和长椿寺进行描述。】

 

   

  清明节假期,去哪里成了一个问题。本来计划一家子一起去雁栖湖来着,后因路途相对遥远,且天气不好,最后作罢。上网从北京的景点图中反复选择,最后圈定了“法源寺”。多少有李敖那部小说的驱动了。

  

  某年,台湾作家李敖不知道从哪里听说自己的小说《北京法源寺》要得诺贝尔奖,在媒体上颇得瑟了一阵,后来颁奖后才发现根本是讹传,我估计心高气傲的李敖内心里也不会有多舒服。

  

  李敖后来来了北京,但是,根据我的了解,他只是到处去讲演(如北大)和寻根(如北京四中),并没有给自己一个稍微空闲的自由时间,也就是说,他没有去自己颇为倾心的那部小说里写到的法源寺里去看看。 

  

  也许可以从这里分析到这样的结论:李敖毕竟只是个爱热闹坐不住的人了。当然,那第一次来大陆也许有身不由己的苦衷,所以,他反复在小说里描绘了的和戊戌变法有着非常密切关系的法源寺竟然算是过其门而不入了。在他的小说里,谭嗣同有无穷多个机会从寄居的法源寺溜之乎也,但是,面对生的诱惑,他选择了死。

 

  从某种意义上说,李敖写的是《谭嗣同传》,而不是《北京法源寺》,当然,作为老爹是部级干部的官二代的谭嗣同,尽管有京城四大公子(哥)的戏谑称呼,能够面对死亡而“我自横刀向天笑”,谭嗣同不愧为一时之人物了。

 

  小说里也提到了侠客,就是我们知道的大刀王五,他从自己的角度上劝告谭公子逃命,除了江湖中人,还有诸多各个来源的说客,但是,在李敖的小说里,谭嗣同就在等待着一个死亡,所有的这些劝诫全部被拒绝。

 

  最后,菜市口人头落地,经过朋友们的打理,谭的尸身停放在他死前长期寄居的法源寺,也使得这个唐代建来为纪念阵亡烈士的庙宇在此事达到了最高境界——这次死亡甚至可以认为是求来的,而不是被迫的。

 

  就在微风和对谭嗣同的怀念里,我来到了法源寺的门口。门口有残疾人士在等待救济,而庙门前面是一座写有“南无阿弥陀佛”的影壁墙,再南面一点则是一个公园,大量的老人在打扑克以及观看打扑克。

 

  很幸运的是,因为我们一行是两位老人和两个小孩,就我一个人属于应该正常买票的,售票处的中年男子一看我们的人员组成,直接大度道:进去吧!我们就此节约了每人五元的门票钱,阿弥陀佛,老蒋如果去法源寺做访问学者,请记得把我的祝福捎到。

 

  在中国,绝大多数庙宇的历史只剩下文字了,可资纪念的实物怕是早就无觅处了,法源寺也不例外,甚至连庙宇本身都是重修了多少次的,旧的痕迹再无留存,只是有个建筑物依稀让人可以借以怀念当年的盛况。这样,我们就一路走一路看,从最先的天王殿里身高只有1米2的四大天王看到中间供奉的弥勒菩萨化身布袋和尚和背后的韦陀,后者所持的兵器是横托的,不知道是可以挂单还是不让挂单。

 

  天王殿后是大雄宝殿,文殊普贤站立于毗卢遮那佛左右,让我觉得这个庙的规格似乎一般,从颐和园里的摆设知道,一般都是前生佛、今世佛和明日佛一起站立嘛,全是正国级的,这个怎么换成了文殊普贤这两个部级菩萨?!

 

  莫非,因为是唐朝开建的庙,后面的各朝就都有意识地忽略了,或者故意贬低了?但是大雄宝殿上也是乾隆老儿的题字“法海真源”呀,俺们用“血统论”的知识来理解,着实不懂。按说佛家不应该有行政级别,但是中国的佛家也许会有,这个做法也符合我们的国情。

 

  大雄宝殿后还有观音殿,再后面则是藏经阁了,门关着不让进,据说里面有一尊最大的卧佛,也只能靠想象看了。况且了,之前说“最大”今天不敢再如此自称,君不见中国各地巨佛甚多,各为第一不到半年就要被超过的模样。

 

  寺庙里见到有和尚途经,也有不少一看就是居士的人,每个都慈眉善目、望之可亲,让人感受到佛法之深入人心。

 

  6700平米的院落其实很大,不过因为两个大殿不开放,所以,我们也就没有怎么逗留,出来后往西走,隔壁就是中国佛学院,也关着不让进,就只好拍了几张照片离开了。

 

 

  关于谭嗣同,应该不是今天的法源寺要宣扬的人物,所以,没有他的一丝痕迹,而作为当年“悯忠寺”的阵亡烈士纪念寺,里面曾经供奉的人物今天也全成“无名英雄”了吧?甚至,连曾经供奉一事都已经成为传说。

 

  所以,有时候想,勒石以记其实还是很有意义的,但是,我们国家一向对于一个单纯的名字不在意,也所以,每每在战争进入到胶着之时,总会有人以“死了连个名字都没有”为借口而投降,投降固然可恶,可是不给人一个理由死亡也是一种悲剧了。

 

  我看韩国首尔的战争纪念馆,外面密密麻麻排了联合国军士兵的名字以及李承晚政府里阵亡将士的名录,总想象在38线那边,是否也有一些这样的钢铁铸成的碑,上面铭刻着中国人民志愿军的一个一个会被铜锈淹没了的名字,一直想去朝鲜看看,其中一个目的就是想验证一下南北两个国家,同一个民族,对于阵亡是否沿着同样的逻辑纪念。

 

  记录在百科百科里的人物,除了暂时软禁于此的宋钦宗之外,还有绝食而亡的南宋遗臣、诗人谢枋得。再然后,就是李敖的那部小说被提及了一下了。而在寺庙里,游客其实只能看到建筑物,这些东西都需要自己寻来和这座庙对应一下。

 

  就觉得内心里涌出了一阵深深的叹息。

 

1,烧香找得到庙门

2,貌似在磕头的小孩 

3,俺们有时候会困扰一下,为什么不是大雌宝殿,呵呵 

4,天王殿的背面就是韦驮殿,俺们估计,韦陀顶多是个政治局候补委员

 

5,看那钩心斗角

 

6,毗卢殿 

7,赵朴初还写了字呀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53483-677611.html

上一篇:推荐那篇博文的非注册用户真多啊!俺好怕怕呀
下一篇:两篇文章惹得俩人生气,俺隐藏吧
收藏 IP: 117.79.67.*| 热度|

12 肖重发 韦玉程 吴云鹏 陈龙珠 陆俊茜 蒋永华 biofans yxh3161 beyondcontrol ddsers mathqa zhngshai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8-11 06:4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