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安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陈安博士 御风而行,把酒邀月,穷极宇宙,留意身边

博文

硕大一个清华,应该容得下一个程曜 精选

已有 16172 次阅读 2012-10-7 15:13 |个人分类:时论|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大学, 中国, 勇气

  还记得科学网的考槃在涧同学杨玲(男)有这样的一句话我很赞赏,但是这句话真的实施起来对于每个人却都是挑战。

 

  这句话就是“我觉得个人和组织斗,挺好的!”

 

  还记得科学网另外一位来自复旦大学的博主说(大意):要我反对我的饭碗,这个勇气我还没有。

 

  其实,这个表达之前中国早就有,那就是“民不与官斗”。

 

  说实话,我也没有这个勇气。

 

  道理大家心里都明白,对于每个个人来说,力量过于有限,如果和自己当前的饭碗过不去,那就很可能端不好未来的饭碗。

 

  也因此,科学网上每每群意汹汹,可是真要让某人指责自己的上级或者上级的上级,那还是需要很大勇气的。从个人的生存权上说,这样的作为也是不值得鼓励的,虽然我们大家都会齐齐敬佩这样的人。但是,对于很多国人(包括环境相对宽松的科学家)来说,生存依然是近几十年来最大的问题,而发展,可能到了我们的下一代或者下一代的下一代才可能真正实现。

 

  个人对于组织,极端者如爱因斯坦对于德国——你老爱牛吧,我就是不用你,还组织100篇论文论证你的相对论错误,此外,因为你是犹太人,没等你惹事国家就主动迫害你,你能怎地?

 

  爱因斯坦也不能怎地,他只能悄没声息溜之乎也,并在未来的岁月里以一个国际主义者的形式在美国存在下去,操着有德国口音的英文存在着,无法回头。

 

  科学家里,老爱已然如此,其他人又能如何?!

 

  事实就是,每个个体都不能如何!

 

  作为一个组织,德国难以容纳一个或者多个犹太人的存在,也只会在整体上在未来的岁月里大大地后悔罢了,对于希特勒本人,他当时完全可以不后悔的,而他和爱娃最后的自杀也是迫于军事压力,而与爱因斯坦连间接的关系都没有。

 

  但是,我们依然可以说,二战初期以犹太人为敌的德国是愚蠢的,它甚至都容不下一个并不惹是生非的爱因斯坦。

 

  而对于美国来说,“海纳百川”正是它到今天依然保持活力的重要原因,墨西哥的农民,印度的软件工程师,俄罗斯、中国以及更多国家的科学家或做小买卖的,每一个都能在那里找到自己的位置。

 

  清华也是如此,硕大一个清华,对于略显异类的某个台湾人程曜而言,是完全应该容忍得下来的,即便他过于较真和执着,尽管他本人可能有这样那样的缺点和缺陷,乃至把自己逼到绝食抗争的地步。

 

  事实上,今天的清华也完全有能力容纳下一个程曜,他的个人隐私,他的招生权,又是多大的事情嘛?!作为一个组织,为了一个异类的继续存在,道个歉又能如何?我很难相信,程曜绝食而亡之后,清华大学的相关领导们会因此而弹冠相庆?觉得终于少了一个祸害?

 

  李宁的博文给了我们一个事实提示,我的博文,则希望能够给清华大学一个危机处理的策略提醒。虽然我也知道,对于清华大学这个大到无边的组织(超过十万人在里面生存吧),任何个人(包括杨振宁先生)相对于这个组织都是无助的孤单的可忽略的,即便有建议,也是完全可以被组织置之不理的,且不理的后果也真的没啥了不起的。

  

  但是,硕大一个清华,俺还是敬请您勉强自己容下一个程曜吧!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53483-620064.html

上一篇:在那银色沙滩上
下一篇:200多人选课,140多人不及格:需要应急吗?
收藏 IP: 68.233.193.*| 热度|

83 蔣勁松 王善勇 李学宽 刘旭霞 曹聪 苏德辰 吕喆 曾新林 李土荣 王水 刘艳红 严海燕 徐耀 迟菲 余国志 张云 赵美娣 马磊 李宇斌 张树风 刘建兴 逄焕东 刘向军 滕岩 杨斌 陆俊茜 王修慧 水迎波 郭保华 秦川 李宁 陈钢 陈彬 杨晓虹 蒋继平 谢强 彭渤 肖海 于全耀 赵明辉 刘淼 董雪林 李世春 高磊 卫军英 安海龙 赵新铭 王志平 吉宗祥 陈龙珠 陈杰 李志俊 赵凤光 温世正 葛素红 张海波 苏力宏 吴飞鹏 何士刚 朱艳芳 茹永新 武洪臣 黎在珣 韦玉程 吴明火 周建锋 梁进 hunter000 kuiqiu muchao327 techolic zhouguanghui fansg xiyouxiyou yxh3161 xlyang6709 anran123 xqhuang luxiaobing12 GDHBWQ bridgeneer zzjtcm hanxiaozeng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7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8-12 00:5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