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安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陈安博士 御风而行,把酒邀月,穷极宇宙,留意身边

博文

【川游记】——成都的陈麻婆豆腐

已有 4560 次阅读 2008-12-8 13:07 |个人分类:论游—走遍中国|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这篇文章写了半天,都有接近2千字了,结果被Shopping猫突然过来关了窗口,没有存上,只好再重写一次,不过文章结构就大不一样了,因为我不喜欢重复。】
  
  按照一般对麻婆豆腐的描述,应该是色泽淡黄,豆腐软嫩而有光泽、味集麻、辣、酥、香、嫩、鲜、烫于一体,豆腐表面盖有一层淡红色的辣油,可保持豆腐内的热度不使很快散失,趁热吃滋味更佳,花椒面也扑鼻。在数九寒冬季节食用,更是取暖解寒的美味佳肴。

  我原来见过对过桥米线的描述,有异曲同工之处,比如,豆腐表面那层辣油的保暖作用和米线表面的油的作用,是类似的。

  不过,和过桥米线中书生和老婆的爱情不同,“麻婆豆腐”背后的故事没有那么浪漫,相传清代同治年间,四川成都北门外万福桥边有一家小饭店,店里的老板娘陈某善于烹制菜肴,她用豆腐、牛肉末、辣椒、花椒、豆瓣酱等烧制的豆腐,麻辣鲜香,味美可口,十分受人欢迎。因陈脸上有麻子,大家便称为“麻婆豆腐”。

  北京做的麻婆豆腐我的感觉已经深得了以上所描述的精髓,这次我来成都对陈麻婆的期待也就可想而知了,怎么会更色香味俱佳,怎么让我在一个店里点它好几盘,这些我都曾经盘算了多次。

  我和成都的朋友来到陈麻婆店里,放眼望去,发现一楼是快餐,人倒不多,不过因为桌子椅子连在一起的,所以显得不那么舒服,我们就没有犹豫地直接去了二楼,结果,很失望的是,楼上特别嘈杂,我们特意找了个离大家远的桌子坐下,拿起菜谱先点了个麻婆豆腐,接着就觉得坐不下去了,这样的环境根本没法说话,得使很大的声音说才行,于是,简短地商议了一下,让服务员直接把菜送到楼下,我们就准备下楼去,转过桌角又停了下来,因为我们发现好象对着楼梯口的桌子上摆的那些东西是出售的,里面有我这次来成都一定要带回家的麻婆豆腐的调料。

  于是,就问服务员价格,发现没有人理我们,原来都在招呼客人,有个路过的随口说了个“7元一袋”就走了,我们就有点讪讪的,等一个领班模样的人过来了,我们抓紧问她,最后用5元一袋的价格买了几袋。

  到了楼下,发现和一般的快餐点菜模式没有不同,收银员后面的墙上方是菜单,此时已经接近1点了,客人不多,我们也就尽情地站在那里慢慢点着,点了几个菜之后,才发现这里还有15元套餐,里面有12种不同的食品,于是,马上喜多厌少,把刚才点的菜取消,换成这个套餐。

  套餐很快就上来了,有钟水饺一碗,里面只有一个水饺;有担担面一碗,里面有一筷子面条;有麻辣凉粉一小碗;有汤圆一碗,里面有两个汤圆;还有其他不少东西,蒸饺什么的,种类已经够了12种,够多的,一个人要全部吃掉确实有些困难,成都的朋友怕我肚量大,又特意点了一大碗面条。刚才觉得饿了的心一下子被琳琅满目的食品给吓饱了。

  之前就听不少人说过,成都的吃非常便宜实惠好,这次在这么一个陈麻婆的小店里就已经体会到了,此时我们还没有吃到陈麻婆豆腐呢。

  从楼上定的陈麻婆豆腐端上来的时候我却吓了一跳,它太不象我在北京吃的麻婆豆腐了。应该说,看麻婆豆腐的色是有点失望,因为表面因为花椒面用的比较多的缘故,显得有些发黑,里面的豆腐块也显得比较小,按照菜谱上的要求,豆腐应该是以1.3厘米见方比较合适,而这里的正宗陈麻婆也就0.9厘米见方,显得有点小了。

  还好,象我的女人的长相从来不失望一样,在菜色上失望并不会必然带来我在麻婆豆腐的味道上的失望,因为我一下子想到了很多事情,除了以上的京城吃的螃蟹都是尿浸过的一样,而当地制作的螃蟹味道其实要比京城里的好多了,尽管可能会有一下子的不适应,也不应该影响最后品尝的结果。

  还有一个例子则是在澳大利亚吃中餐的经历,当时看着学院的Murka教授大吃中餐,并连说“好吃好吃”的时候,我却觉得有点难以下咽,因为这是被西方化了的中餐,西不西中不中,好象还不如纯粹的难吃的西餐能够让人接受呢——毕竟事先对外国中餐的期望值太高了,发现不是这样回事的事情难以接受现实。

  本着这个基本原则,我心里想,四川的陈麻婆家的豆腐再不正宗,那还得了,这里的麻婆豆腐一定是我即便一下子不习惯,而实际上也是最好的麻婆豆腐。

  于是,我轻轻地夹起了一块送到了嘴里。

  头一口的感觉非常独特,和北京的麻婆豆腐相比,我吃到的要软得多,细滑如绢的感觉,还没有好好在嘴里翻几个来回,已经轻轻地滑落到口腔之下了。

  我对着对面坐着的四川朋友感慨了一下,说,“真好!”这样,第一口的味觉就战胜了它看上去不那么诱人的黑墟墟不那么漂亮的外表。

  可是,接下来就出了问题。因为成都的麻婆豆腐太正宗了,所以,花椒的味道在吃的过程中越来越浓,让我这个自诩为喜欢吃川菜的家伙越来越觉得受不了。

  只好将主要的吃的方向转到面条上,结果,因为再要的那碗面条太大,我也一时无法将其消灭,形成了和这顿饭僵持的状态。

  最后,经过了一再努力,热爱麻婆豆腐的我居然没有吃完这份显得并不大的四川正宗陈麻婆豆腐,我想我从此再也不敢说自己喜欢吃麻婆豆腐了——我被“麻”彻底打败了。这才发现自己平时声称的对“辣”的喜爱也是那么地牵强附会。

  下次再去成都,我准备到川菜馆再试一把,找一家不那么正宗的麻婆豆腐店试一下,看看究竟是我的问题还是我们老陈家的那个正宗“麻婆”姐姐的问题。


游记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53483-50236.html

上一篇:冬天了,说句关于“羊蝎子”的话
下一篇:今晚去郑州,明天去海口
收藏 IP: .*| 热度|

0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9-29 04:0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