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安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陈安博士 御风而行,把酒邀月,穷极宇宙,留意身边

博文

《南游记》之二十五——导游一定要小费怎么办(上)

已有 5077 次阅读 2008-11-19 23:31 |个人分类:南游记

  本文原来的题目为《司机说,导游说》
  
  我见过的澳大利亚中文报纸就有十几种,报纸的内容往往包罗万象,除了那些房物租售、生意转让和妓院的广告外,还总是有很多旅行团的广告,这些广告上同一个线路的出游价格也各有不同,要选择出游的话,大有好好选择的余地。由于我是在离悉尼有段距离的小城,小城的旅行社远远不如悉尼的多,尤其是华人办的旅行社就更是如此,所以只好通过电话和传真找了个悉尼出发到黄金海岸的旅行计划,按照很多人都会有的省钱为先的基本思路,我也选了一家出价最低的旅行社。
  4月28日到达悉尼之后,我给已经汇款过去的那家旅行社打电话,问怎样才能找到他们,接待员却告诉我不需要去找他们,直接在5月2日早晨去集合地点----悉尼娱乐中心(Sydney Entertainment Center)的麦当劳餐厅外面就可以了,到时候自然会有一辆大巴等我们。
  我是个喜欢什么事都早做准备的人,就先去悉尼娱乐中心考察了一下,担心到时候找不到地点,还好,中心就在我住的旅馆北面不远,到了2日的早上,我早早地起来解决了早餐,就到了约定地点。
  
  出悉尼记
  
  车还没有到的时候,有几个同去的人已经在麦当劳前面等待了。一问,他们和我都不是一个旅行社安排的,就有点明白了,肯定是拼凑的一个团,不同的公司把这一天报名旅游的人全部集中起来,雇佣一个司机就可以一车全去了。
  司机开着一辆豪华大巴终于来到了,是个很高很帅的小伙子,年龄三十七八的样子,一眼看去就是个广东人或者香港人,他一到就招呼大家上车,在上车的时候大家就把手上的旅行社给的预定单交给他。我刚要排队上车,突然觉得内急,抓紧要去麦当劳上厕所,司机叫住了我,说这个麦当劳没有厕所。我让他等等我,就抓紧去了远处的旅馆,可是跑步进去的时候也没有找到厕所,宾馆的服务员看到我这么匆忙进去还有点警惕。不过,这么一急,倒不想上厕所了,就抓紧赶回来了,没有误了大家上车的时间。
  
  车开出之后,司机的话就开始了,先用广东味的普通话、广东话、英语、日语等分别问候大家,然后介绍了自己司机兼导游的双重身份,接着他开始了整个旅程的第一个话题:悉尼的交通问题。
  悉尼在澳大利亚也属于老城市了,所以,城市规划就不如一些新兴的城市合理,很多道路七扭八拐的,这个也应该和它靠海有关系,就像我们的青岛、厦门等沿海城市,也都是道路不够规范的例子。
  司机说,在早上上班和下午下班的高峰期悉尼道路特别拥挤,车在路上简直象蜗牛一样,这有点和我们的北京有相似的地方了;司机又说,在进出悉尼的主要道路上,车道是动态管理的,一般有八个车道,早上上班的时候从城外到城里是六条车道,只给出城的车留两条车道;而下午到晚上则是从城里到城外是六条车道,给进城的车留两条车道;悉尼就以这样的方式实现了车道的动态管理。
  这个提法让我觉得有点新鲜,也许我们的城市也可以采取类似的方式,别弄得不同方向的车道挤得挤死,松得松死。
  不过,司机又说,今天我们就不太幸运了,因为出城的车只有两条道,所以肯定地会慢一点了,好在时间充裕,不用担心晚上到不了黄金海岸。
  正如司机所说,我们缓慢地开车出悉尼,开始奔向我们的目的地。
  也许您知道,这个小题目我借用了我们的朋友摩西《出埃及记》的题目。
  
  小费:不得不给的故事
  
  小费问题曾经一度困惑过少年时代的我。因为我偶然地从哪里听说过外国人在饭店吃完饭后,除了给饭钱还要给一些叫做“小费”的钱,一度觉得很纳罕,不过很是羡慕起外国的服务员了。
  到了大学以后,还知道更多的关于小费的事情,那时候我们刚对外开放,有的外国人到了中国老想给中国服务员小费,却不时地被拒绝一下,写这类事情的记者们认为中国人很有志气,不挣不该挣的钱,偶尔还能受外国人的感慨,为中国争了光,云云。这样的事情总是让我觉得特别遗憾,这不是傻吗?人家愿意给的钱还拒绝,要是我是那个服务员多好,一定毫不客气地拿到手里来。
  尽管如此,我对小费问题始终有些困惑,不知道究竟应该怎么处理它,真去了外国,是给呢,还是不给呢?是尽量多给呢,还是能少给就少给呢?虽然说各个行业有自己的不同规矩,但是我对于这个问题还是没有足够的心理准备。
  
  但是,我发现我们的这个司机兼导游的李先生居然采取了直接索要小费的形式,让我极为惊讶:难道这居然是国际惯例?
  他刚出悉尼,在用扩音器向整个车厢里的游客问候之后,就开始谈了一下大致的行程,最后转到了收费问题上。
  他说,到达黄金海岸之后,住旅馆和早餐的钱大家已经支付给了各自的旅行社,就不需要再交了,途中需要吃中餐或者晚餐的人,如果愿意大家一起吃,则可以按照一餐10澳元交给他,不愿意的也可以自己找地方吃饭,钱就不用交了。以上是第一笔需要支付的钱。
  第二笔钱是去景点的费用,也就是门票钱。由于大家可能选择性地去不同的景点,所以一会填个表,按照表上的报名情况来交费,他说了一下,一共有以下几个景点:
  1、邦德堡的珊瑚礁,110澳元
  2、华纳兄弟电影世界,65澳元
  3、天堂农庄,65澳元
  4、海洋公园,60澳元
  5、布里斯本、大香蕉、大虾,免费参观
  第三笔钱就是导游的小费。当时旅行团给我的预定单上倒是提到了这笔费用,说将要按照一天5澳元来收。我当时以为,这笔钱应该是在接收完导游的服务之后,根据自己的满意程度来支付的,可是,让我大为惊讶的是,司机直接告诉大家,等中午停车吃饭的时候,大家就把这6天的小费30澳元一次交给他吧。
  啊?“怎会这样?”我发出了张国荣的疑问。这和我理解的关于小费的观点不符啊,游完黄金海岸回到纽卡斯尔后,我还特别就这个问题请教过我的朋友老李,到了澳洲7年的他也感到惊讶,并说小费本来就是根据游客的兴致给的,也没有听说过哪里的服务会强制性地要小费的,“投诉他!”老李说,我想了想,觉得那小伙子的服务还算可以,既然给都给过了,也就不想再为了几块钱的时候纠缠了,我也不是个太较真的人啊。
  在车里谈到小费问题的时候大家都沉默下来,与刚才说到旅游景点时候的热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想他们大家的困惑应该和我是一样的吧。
  后来知道,我们团里还有一位是中国旅行社驻某城市的总经理,她也没有提出异议,我就怀疑是不是这还真是国际惯例。还是大家都不愿意做不沉默的少数,象龙应台感慨的“中国人,你为什么不生气”一样,大家都不为不合理的事情生气,以至于成了习惯?
  这个事情始终是我的一个结,也许以后还会遇到这样的问题,希望到时候我已经知道一个确切的答案了。
  
  这一节,我采用这个题目是因为想起了一个名女人老刘,她丈夫出了一本书,名字叫:“我与老刘:不得不说的故事”。我希望他能为自己的书名被我借用一下感到高兴,因为就明星们写的书来说,其寿命期大致为一个月左右,过了一个月居然还能有人记得,就很不错了。此外,他的这本书是我在地摊上花了3块钱买的,不过,现在看来根本不值这个价钱,因为我只看了前面的几张彩照,就没有继续看下去。


游记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53483-47537.html

上一篇:女博士,没啥稀罕的
下一篇:中国人蝗虫般的科研行为——也说会议被不被检索的老问题
收藏 IP: .*| 热度|

0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8-14 03:2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