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安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陈安博士 御风而行,把酒邀月,穷极宇宙,留意身边

博文

《南游记》之二三——武汉女子Amy的盛大澳大利亚婚礼

已有 4582 次阅读 2008-11-10 23:07 |个人分类:南游记

??文章原题目为《Amy带来的》
??
??Amy是老李和我的朋友,是个中国女子,我在她那里知道了原来不了解的很多澳大利亚的事情,她甚至作为研究生会在中央海岸分校的重要成员之一,还带我去研究生会蹭了一顿饭,最后看了一场非常好的电影《我的盛大希腊婚礼》,令我兴奋不已。
??认识她还是在系里的打印室,当时她在那里疯狂打印金庸的小说,我一看,同胞啊,抓紧打招呼,她也是个自来熟的人,见到我当时光脚,就嘲笑了我怎么向澳大利亚光脚党学习啊,我也顺便嘲笑了她用公家的打印机打印乱七八糟的东西。
??就这样认识了Amy,她是个武汉来的女子,原来一直在一家空调企业工作,后来嫁了个澳大利亚人,就来到了这里,然后上了个计算机系的硕士,接着又很幸运地申请到了国家奖学金,就继续在这个学校读博士。
??
??Amy早就计划邀请她的父母来澳大利亚参加她的硕士毕业典礼,也就是学位授予仪式,邀请信还是她在我的计算机上打印的,我想她应该是想爸爸妈妈了,正好授予学位是个申请签证的好借口,就想着让他们来一趟,后来签证倒是下来了,却因为害怕到了上海的机场再染上SARS而放弃了。
??她那天要去拿她定好的学位服,以准备第二天的硕士学位授予仪式,邀着我用去,我很勉强,不过耐不住她左右劝说,只好去了,倒是了解了一些关于学位服的事情。
??大学授予学位的时候,如果学生希望参加这是仪式,是需要租学位服的,价格是65澳元/天,就这样,还需要提前预定,如果没有预约而在仪式举行的前一天去租衣服,可能会出现被租光的情况或者需要再缴纳30澳元才会作为紧急事件租给学生,如果归还超过了时间,则要每超过一天罚款30澳元。
??
??Amy抽烟,这是我在和她一起去参加新学期研究生会例会的时候第一次知道的,因为澳大利亚也不许在公共场合抽烟,所以我当时吃过饭,放盘子的时候却没有了Amy的影子,正四处寻找呢,发现她在玻璃窗外猛烈地晃动她的烟呢,原来跑到外面抽烟去了。这次例会有点意思,她邀请我去的时候我还有些不好意思,她说没有关系,因为研究生会邀请一个人的时候,可以允许带上自己的Partner,就是伙伴的意思,我说:“那我是你的伙伴吗?”她说,是啊,我说你是你就是,别人才管不着呢。这样,我就有点惴惴地跟着她参加了这个会。
??说到Partner,在澳大利亚也算是个经常用到的词了,情人可以是Partner,朋友也可以是Partner,还有的在一起同居的人,没有或者也不想有夫妻关系,也叫Partner。在我访问的这个系里就有一位老师和自己的Partner一起生活,都是40岁左右的人了,也不去说结婚的事情,就这样作为Partner一起过着共同的日子,看上去还挺美满的。
??其实我这个Partner去那里并没有什么问题,倒是有签到簿,Amy给我胡乱签了一个名字,我大概数了一下,到场的人并不多,也就30多个人,看起来有兴趣参加研究生会的选举的人并不多,也许我的加入还壮大了他们的开会队伍呢。
??首先是对去年的工作报告进行表决,我看了一下各类报告,还挺全面,财务报告则把花钱的金额精确到分。
??开会的时候还有几个人站起来说自己希望为研究生会做点事情,然后发表了自己的一些算做竞选演说的话,有一个来自印度的小伙子站起来说得有点语无伦次,Amy不屑地说,“英文说成这样,也好意思出来竞选。”
??在对各个候选人进行举手表决的时候,大家纷纷举手,我也就跟着举一举,有一次还举错了,Amy抓紧时间把我的手拿下来,告诉我说,“人家在问有没有人有异议,你举什么呀?”弄得我很是不好意思。
??晚饭是自助,不断地有厨师把饭端出来,有面包、熟土豆、汉堡,各类酱等,没有Amy最初告诉我的烧烤,我希望吃到的羊肉串也就始终没有出现。
??吃过饭之后就是电影,我还以为会看不太明白呢,结果《我的盛大希腊婚礼》里多数是英文说得不太好的外国人,我就几乎没有障碍地听明白了,当然,电影里这些角色都是希腊裔的美国人。
??看完电影Amy要坐巴士回家,我则去了办公室和我妻子打电话去了。
??Amy比我大,在前几年嫁给澳大利亚人的时候,据她自己的说法,当时认识老公的时候英文已经忘的差不多了,也就只能把hello这样的话说清楚,更多的就不行了,我的直接判断就是她主要还是为了婚姻来的这个国家。有时候,我怀疑她也许以前在中国结过婚,不过,象这样的事应该属于个人隐私,她自己不说,我也就没好意思开口问个清楚。
??Amy对我很有意见,因为我到了澳大利亚之后写过一些文章,也给她看过几篇,在看了我写的《有着匈奴古姓的房东》后,她说:“不得了,象你这样的人谁敢和你交朋友啊,交着交着朋友你就把朋友的事情写进文章里了,可怕。”我就开玩笑地说,我写你的时候肯定不写你的中文名字,那还不行啊,她说,写英文名字也不行,不过你如果真要把我放进去,用Amy这个名字吧。所以,Amy其实和她本人一点关系都没有,就算个网络里的马甲吧。
??不管怎样,Amy都是个可爱的女人,和人交往的时候总是有热情,不停地给老李和我带来一些新消息,有一次学校的招聘会还是她告诉我们的呢,我和老李都去看了热闹,回来还感慨了一下。
??Amy也很会做人,有一次我们系的秘书“多美你看”小姐让我们猜她的年龄,因为外国的女人我看不出年龄来,一直觉得应该有三十多了,就使劲猜了个二十七,她脸上尴尬了一下,然后Amy就说了个二十三,让秘书非常高兴,实际上,她的年龄是二十五岁,我大大地给说多了。
??Amy做事也很果断,做事也总有自己的老主意,或者在做事前就已经有自己的打算了,让人觉得她在哪里都是让父母亲放心的女儿。她原来也根本没有想到告诉我她嫁了个澳大利亚人做老公,后来还是我从其他渠道了解到的,问她的时候她有点诧异,不过既然知道了,我们在以后的日子里也就经常谈起她的这个外国老公,她说老公很温柔体贴,有两套房子,其中租出去一套,所以他们的日子过得很富足,他的老公有时候还特意请朋友们来吃Amy做的中国菜,“我稍微用点心就能让这些老外赞不绝口”,Amy骄傲地说,并有好几个因此想请她给介绍中国女孩做老婆的人。
??和Amy的交往使得我对中国人在澳洲的生活又多了一些了解,毕竟我的知识范围内还很少有中外婚姻这样的模式,老觉得好象是小说里的情节,她的经历就把这样显得有点古怪的事情一下子拉到我的现实生活里。


游记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53483-46215.html

上一篇:张钰是个有追求的女人【2006年的时评】
下一篇:《应急管理汇刊》第三卷第六期主编寄语
收藏 IP: .*| 热度|

0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8-14 14:1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