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安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陈安博士 御风而行,把酒邀月,穷极宇宙,留意身边

博文

从来都没有所谓“中西医”之争

已有 4124 次阅读 2011-4-7 19:58 |个人分类:史论|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中医, 西医, 现代医学, 传统医学, 失落的秘符

  《失落的秘符》是本很好看的书,作者写它用了五年的时间,中间也没怎么插空写什么论文或者短篇小说啥的。
  所以,人家的书首印就是650万册(说的是英文版,中文版则不告诉你印数),即便一本抽1美元的版税,那也厉害得很哪,况且了,对于这种畅销书作家,版税与我等这般出本书才8%版税的人相比,要出版商与作者单独谈比例的。
 
  里面的所罗门先生和他妹妹凯瑟琳有过争议,我估计二傻应该很有兴趣,那就是所罗门认为现代科学都是在重新发现,而不是新发现,所有的科学规律以前的古人都曾经发现过,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佚失了。
  在书里描绘的对话中,有一些细节,当上大学读物理的凯瑟琳举出一个现代物理理论来,她哥哥立刻从古书里找到一段,说古人早就说过了。
  
  比如,量子纠缠理论,乃至超弦理论,所罗门都找到了老书里的相应段落,把他20岁的妹妹唬得一愣一愣的。最后,他妹妹也走上了研究意念科学的路。
  
  中医是我国的传统医学,其实,每个文明古国都有传统医学,你以为希波克拉底的那些玩意就是现代医学吗?虽然他发出的医学誓言没有怎么过时,但是他治疗的手段从现在来看说是巫医都能对得上号。
  
  埃及、希腊、阿拉伯世界、印度,都有类似的传统医学手段,有的甚至遗传到了今天。我个人虽然没有看到证据,但是我相信每个国家也一定有人在捍卫自己的传统医学,认为比现代的所谓医学要高明。
  
  也许传统医学的高明之处在这些坚信者眼中也如小说里的所罗门所坚信的,已经佚失,但是,那是现代人无能,与古代医学的本质高明并无关系。
  
  甚至,连美国的国父华盛顿晚年也是相信并使用所谓的放血疗法,而这一个我们可以认为是当时的“现代医学”,至少比聘请几个巫师来跳舞要高明得多。
  
  糟糕的是,这一当年似乎很“现代”的医学手段今天看来则是极端谬误了,甚至认为它是害人的手段都可以。
  
  说上一段的意思在于表达医学一定要随着时代的进展而进展,传统医学一定要被现代医学所取代。也所以,从来不存在什么中西医之争,西医里面也有荒唐如放血疗法的,现在一直在进行着的其实是“传统医学与现代医学”之争。
  
  要说传统医学里面当然也有合理的成分,尽管李时珍把人的屎尿(分别命名为“人中黄”和“人中白”,李时珍真有幽默感啊)都当成良药在《本草纲目》里提及,但是他总还是提及了很多正确的东西吧。传说中华夏民族的先祖神农氏尝百草,其意义也差不多,就是以个体的实验来对草药的性能进行分析,得出结论来适应于更大的人群,这倒是很有现代医药学的味道,当然发展了更多年头的现代医学肯定更高明,已经用双盲实验来验证药效,把心理因素对治疗的都排能除掉,比个体实验明显要更加合理了一些。
  
  复古,或者从古人那里找智慧我原来一直以为只是文化和科学知识不健全才导致的一种现象,但是现在看来,似乎并非如此,如果连科学网这样的平台上的很多教授和博士们都在如《失落的秘符》里的所罗门那样,认为现代科学只是在重新发现规律和知识,这个世界就太令人失望了。
  
  甚至,好像有人说过互联网这个东西其实古人也有类似的备份,当时看到这样的说法我为之气结——简直太有想象力了。
  
  我们在很多问题上到古人那里寻找解释或者找类似,都快成了一种风气了。
  
  我还记得十几年前看到CCAV焦点访谈揭露我们山东东阿阿胶造假的事情,因为这个东西很“中药”,就看到有中医在节目里侃侃而谈,说用马皮和驴皮熬东西效果是完全两样的,根据哪本哪本古书,马皮的性情是如何如何,和驴皮甚至相反呢,云云。
  
  我就想,难道就不能说个实验,用实验数据说明马皮和驴皮因为成分的不同而造成了效果的显著不同???
  但是,人家不和你谈这个,就谈古书。
  
  我家距离东阿不远,我们那里有关于东阿阿胶的神奇传说,比驴皮马皮之争还要戏剧化得多。那就是熬制东阿阿胶的水必须是当地什么什么河的水,换条河都不行,而驴的选取呢,也必须是哪座山上放养的小黑驴,同样是驴,同一座山,连灰驴都不成!如果要换座山上,即便黑驴也没用。
  
  神奇到令我现在想起来还不由露出狡猾的微笑呢。
  
  如果真按古法炮制,怕把产品仅仅专供给国家主席,都不够他一年吃的,他可以作为恩惠赏赐给部级以上的领导或对国家有突出贡献的科学家,每人一两,都得从自己嘴里往外省。而现在,大规模生产,纯中药,古法生产,价格昂贵,工厂的利润可高呢着。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53483-430602.html

上一篇:九个领导四个给校庆题字,是光荣还是羞耻?
下一篇:美国科学院院士王晓东:彻底闭嘴委屈死下属?
收藏 IP: 144.64.2.*| 热度|

10 胡健波 杨月琴 曹广福 李宁 吴云鹏 吉宗祥 刘庆丰 肖重发 zzjtcm wliming

发表评论 评论 (4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8-15 09:5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