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安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陈安博士 御风而行,把酒邀月,穷极宇宙,留意身边

博文

《高中生活琐忆》:我永远的兄弟张保仁

已有 4095 次阅读 2008-10-8 16:56 |个人分类:告别的年代

??一:我和保仁,继续的友谊决计是不会有任何中断了
??
??人总是需要朋友,不管在人生的哪一个阶段。而保仁就是我高中最能认可的朋友。当然,这里并没有把和其他同学的情分淡化的意思,我总是愿意把所有的高中时代的同学都看作是我亲密的朋友,事实上,自己也确实是这样做的,只要有经过北京的同学,不管我自己在做什么,到底多忙,也完全可以抛开一切事情而前去畅谈一番,或者邀来小吃一顿。不过,不管怎样,保仁是“最“,这里解释一下理由。
??
??前些日子,我突然有了愤怒,这时候我会向谁诉说?如果一定要有一个答案,这个答案就是保仁,换句话说,如果有了不能排解的事情,我倾诉的首选就是保仁。
??
??没有办法,一切还都是当时高中时代就臭味极其相投的缘故。
??
??也不知怎么回事,有些人就是特别有缘分,保仁其实是从当时的文科班来到4班的,我和他一共的交情也就两年而已,而高二阶段刚开始的时候也还是试探接触的阶段,这样,满打满算起来,也就1年半左右的情谊了,可是,这样的友谊我想是可以永久的了。
??
??保仁不苟言笑,但是往往落字千钧,或者是一旦开口,一定是让人回味的,所以,保仁是个很富于幽默感的朋友,总有意想不到的话会从他口中出来。他的这个习惯直到今天也还保持着,我想他漂亮的老婆也许就是因为这个个子不小体积同样不小的大男人既让人感觉到安全也让人快乐温暖的缘故才嫁给他的吧,因为在潍坊见了一次之后,我私下里是觉得他老婆肯定是特别挑剔的女人。
??
??保仁虽然很少动怒,甚至有激烈感情的时候也非常少见,但是我却知道他就是个非常有个性的人,不过,对于很多事情能够过得去的也就不愿意追究太多了。我则是个 很情绪化的人,所以其实在和他同桌做朋友的那段时间,我总觉得自己有很多做得并不好的地方,但是宽宏大量的保仁都容忍过去了。这样,主要由于他的这个优点我才把很少有的依赖感放在了他的身上。
??后来上到大学,很多同学(尤其是我)不断去泰安骚扰那里的同学,在当时大家的经济条件都很一般甚至很差的情况下对于泰安的同学其实是个很大的负担,我当时尤其是去泰安的时候多,自己也不懂得去买点小礼物给保仁他们,就知道在那里白吃白住。后来蔡建军去过一次,请大家大喝了一次啤酒的时候我还纳闷了一下呢:这不是来同学这里吗?还至于买啤酒啊。现在想起来,自己到了大学也还并不真懂事,一些基本的人情往来都还不太会。
??
??这些保仁肯定是看得见的,但是他从来没有说过什么,在以后的岁月里让我想起来就是一阵阵温暖而感动的感觉。只是我其实也并是擅长表达的人,也就一直没有机会说出来,直到今天才能够写这么一段话来表达一下,但是总是迟了很多了。
??
??大学毕业时保仁已经上了山东农业大学的硕士,我再后来考到山东大学读硕士的时候路过泰安去了他的宿舍,但是他刚好回梁山了,于是没有见到,就留下一个小纸条怅然而去了,之后也很久没有联系上,让我一直觉得心痛不已。
??
??还好有了网络,我有次在chinaren上胡乱溜达,发现了保仁建立的一个同学录网站,就抓紧和他取得了联系,他当时已经在泰安读上博士了。于是,这一联系就再也没有断过。让我觉得这几乎是自己最大的收获了,友谊的恢复比失而复得的爱情都会让人感觉到美丽,因为后者往往会伴随了物是人非的感觉,毕竟所爱的人很可能在感情上又经历了更多的坎坷,而朋友间的感觉则是重新进入了新的阶段,又在原来的基础上上了一级台阶。
??
??二:不在一个碗里抡勺子的我和保仁
??
??高中时代有些古怪的事情,比如一起吃饭的搭配,我和保仁虽然是最好的朋友,但是我们却基本没有在一起搭伙吃饭,我已经忘记了和他一起吃饭的是谁,当时世华、两个保峰和我是一个队伍。
??不过,我和保仁却有不少次一起出去吃早餐的事情,这里说说那一次古怪的早餐。
??
??虽然平平淡淡才是真,但是人总希望至少能拥有不平凡的时候,哪怕只有短暂的一刻,我有时侯把它说成是“人生的意外”。
??而这样的意外完全可以是正常步伐中慢了的那一步,或是稍快了的一小步。
??
??高三某天的早读,我和保仁几乎同时觉得饿了,其中一个提议(也不记得是谁了):溜出去到街上吃点东西吧,另外一个感到正合其意,于是,欣然一起前往去吃梁山的特色小吃“蛤蟆”和豆腐脑。没承想,下了教学楼向门外走的时候遇见了我们的班主任王老师,把我们吓得够戗,但是,很“意外”的是,王老师只和我们打了声招呼就离开了,什么都没问,我们俩相视窃笑:真奇怪,王老师居然没有批评我们俩。于是,我们享用了高三最完美的一顿早餐,我的印象是各要了一个里面藏了鸡蛋的“蛤蟆”。
??
??高中给人留下的印象并不象当时认为的那样长久得不会遗忘,我盘点了一下,发现自己能够记起的多是当时疲倦的高中生活中偶然的意外,对那些天天发生的事情,反而很模糊了。
??
??对于我的朋友们,我也是希望他们能够不断拥有意外的,当然,应该是积极的、温暖的“意外”。也只有这样,人生才会在平淡的几乎可以忽略中显出一些些微小的价值。
??
??三、保仁去我家以及我去保仁家
??
??在考上大学之后,我一度力邀保仁和公勤去我家,终于,有一天,他们去了。
??那是一个夏天,他们达到我家的时候费了不少的劲,当时他们经过的路线应该是:保仁先从他家到梁山县城,然后约上公勤,一起从梁山坐车到银山镇,然后再从银山镇走路到我在石庙的家,当到了我家的时候,应该应该是极度疲惫之后看到歇脚地方的那种欣喜。就象我当时跟着保仁承松他们爬泰山那次在升仙坊看到一条没有人的凳子马上坐上立刻睡着的感觉差不多的。
??
??我家当时的房子还不太好,不过和所有的农村家庭一样,房间数还是足够多的,我们三个就在西面的小屋里坐着聊天,具体内容肯定记不清了,但是只知道当时是说不完的话,总也没有停嘴的时候。
??
??之后我带他们去我家西边的黄河看了看,保仁前段时间在同学录网站上发布的一张照片就是当时在我家附近的黄河边照的,不过当时的照相水平很差,不太清楚了,不过却显得很珍贵,毕竟那个时候照相还是件有点奢侈的事情。
??我这里其实还有一张和我侄子一样照的四个人的照片,他现在也已经是个高中生了,也肯定不记得他叔叔的这两个好朋友曾经在他穿开裆裤的时候抱过他的事情了。
??
??去过我家的同学很少,除了保峰、继民、晓华之外,就是保仁和公勤了,现在想来,那个时候能够到对方家里拜访的朋友,肯定是最好的之一了,总觉得希望能够在家里尽一下地主之谊。
??
??当然,保仁和公勤其实这次去我家我还摆脱他俩给我梢一封爱情的信给我心仪的一位女生,这里就不好说出来了,就当成我们四个人之间的一个秘密吧。
??
??从保仁在同学录上的贴子中得知保仁的父亲已经去世的消息让我非常惊愕,而且自己心里也有种心痛的感觉,因为感觉当时在保仁家和老人聊天的样子就象是在昨天,那时候还是公勤和我一起去的,而且当晚就住在了保仁家。记得老人家说话不太多,但是因为我们都是保仁的好朋友的缘故,还是努力地说话以避免我们俩的局促,他为了家庭尤其是儿女而辛勤工作的情形却都在一举一言中了。
??
??记得我们去的时候保仁家还专门辟了几间房子养银耳,因为当地缺石头,房子的地基也就只用了几十公分的石头,上面就全是砖头了,而这些石头都是老人家从我所在的银山镇上的某个村子里自己用胶轮车拉来的,其间的不容易自在心里了。
??
??保仁有两个妹妹,一个妹妹比较沉默,很少说话,保仁说甚至不怎么和这个哥哥说话,另外一个小妹妹活泼些,保仁说他在梁山时求学时需要的粮食衣服什么的都是这个小妹妹送过去的,感情肯定是很深的。
??
??四:保仁的来北京和我的去潍坊
??
??去年的秋天,保仁终于来北京了,不过这个小子事先没有说一声,他是来中国农业科学院出差,到了北京之后给我打了电话,我一听非常兴奋,立刻就想去见他,可是他说还在北京郊区的农村呢,我只好按了一下跳动的心,这次见面是1993年之后的第一次,已经有10几年了,真要见的时候先选择了我的办公室,然后齐承松从涿州赶了过来,我们大家的偶像秦杰则从她的学校赶来,接着就去了现在已经停业了的金白领酒楼吃饭,保仁因为前两天没有安排见面的事情,所以这天稍微有点匆忙,毕竟一会还要赶着去火车站回潍坊。承松和秦杰和我又都是不太能喝的人,最后还是秦杰巾帼英雄了一些,才算喝了些酒。
??承松开车来的北京,所以也由他来送保仁去火车站,到了火车站,保仁这小子才想起来身上带着相机呢,而此时秦杰妹妹和我都不在他跟前了,只好他和小齐照了合影,保仁后来会到潍坊说起这事来还是觉得很遗憾。
??好在和我的遗憾在我去潍坊的时候弥补上了,那次是我去威海参加我硕士时候导师的从教40周年纪念活动,回来的时候我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在潍坊停留,于是,见到了保仁家正在装修的有阁楼的新房子,见到了他家也叫宁宁的可爱的小姑娘和保仁漂亮的老婆大人。我们在他的新家和潍坊学院大大的照了很多相,当我还在回北京的火车上的时候他就短信告诉我说照片已经全部上网了。
??我回到北京抓紧上了网,果然,他家的宁宁依偎在我身边,倒象我家的女儿了。
??
??我想,以后去山东开会的机会还很多,估计保仁来北京的机会也会增加,见面肯定是件很容易的事情了,前段时间保仁还去了天津开会,这就离北京很近了,下次说不定就是北京了。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53483-41936.html

上一篇:我坚决反对男导师和女研究生的婚姻或爱情
下一篇:从《张居正》说到怎么写历史小说
收藏 IP: .*| 热度|

0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8-11 07:0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