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安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陈安博士 御风而行,把酒邀月,穷极宇宙,留意身边

博文

我高中时代的同桌孙继民

已有 4425 次阅读 2008-9-30 18:17 |个人分类:告别的年代

  每个人都有不一个同桌,我的同桌也不例外,小学1-2年级时都是大板凳上课,一条长板凳5、6个学生,感觉同桌的意思很淡薄,到了三年级才算有了两个人坐的标准桌子,我就有了一个叫陈培成的同桌。
  
  四年级则和两个女生同桌,而五年级时的同桌现在没有印象了。
  
  到了初中,开始是和徐明昌同桌,后来和宋延生同桌,还和尹玉秋邻桌,印象就都很深刻了。到了初三转校到梁山五中,和张纯成同桌,他后来又在同一所学校当起了老师,似乎还和王娟一起同过桌,但是是否如此并不确切了,只是因为交道打得比较多,所以误以为同桌而实际上邻桌的可能性也有。初三最后冲刺阶段,因为担心自己受影响,主动后撤三排,到了中间和火传世同桌了一个月,他和我还是同一个村上的。
  
  高中的第一个同桌就是孙继民了,我们的关系一直很好,因为他姓孙的缘故,我们还亲切地叫他猴子。后来我个人重色轻友,再加上有些近视的缘故,位子就靠前坐了,于是,我又有了一个新同桌——徐龙粉,又名徐茜。
  
  当然,我的高中同桌有三个,另外一个就是我至好的朋友张保仁了。
  
  继民的家在代庙乡的小李村,我家则是靠北的银山镇的石庙村,还颇有一些距离。当时我上初中的时候去了位于代庙乡(当时好像还叫公社)的梁山八中,而他虽然是代庙乡的人,却因为距离另外一个商老庄乡比较近,就去了梁山的另外一个中学读书,否则,也许我们初中就有机会相识的。

  同桌对于学生时代的人还是很重要的一个关系,天天在一起,对于我们这样的住校的情况,就是起居学习都在一起了,非常难得的一个关系。

  这次他是来清华读MPA,现在的他也已经是梁山县政府信息化办公室的主任了,所以,头型有些象我们中国的伟大领袖的模式,而肚子的大小则也颇接近。这次他因为住在石景山区,每天地铁来往于清华石景山之间,倒是在短短两周内瘦下去四斤,很见成效。

  我们在上岛咖啡谈了三个多小时,一起吃了饭,给他点的是法式牛排,问需要做几成熟?他选择了十成。

  因为晚上他还要去听胡鞍钢的讲座,所以饭后6点20分我们就离开上岛咖啡。约定过两天见了我们班的大美女秦杰之后再一起聊天。

  以下是我4年前写的关于同学的回忆录孙继民的那一部分。


《高中生活琐忆》之四八:我的“猴子”同桌孙继民 

  我在所有的题目中除了对女同学不太好意思,要加上姓,对男同学我都用了两个字的亲切称呼,当然,两个保锋必须区分,还有就是两个字名字的同学除外,但是对于孙继民却不能这样,因为他名字的前缀还有个猴子,没有孙哪来猴子?所以,需要题目里带上全名。

  我和猴子是当时随机被选中的同桌,好在这个随机却有缘分的成分在里面,和他一直关系都很好,虽然我在高一的时候办了一件很不好的事情。

  那一次应该怪韩其文老师,他批作文的时候给继民一个很差的分数,然后还让继民自己站起来读自己被评为差的作文,那时候我们这些高中生的心理其实都在逐渐形成期,是很脆弱的,况且不就是一次作文写得不够好吗,至于吗!这件事情也充分显示了韩老师作为刚毕业老师的没有经验。继民倒是站起来了,却怎么也不肯读下去,于是,这个很糟糕的工作落在了我的头上,韩老师让我读继民的作文,我硬着头皮起来读,用的还上梁山话,总之那个别扭就别提了。我都不知道在身边的继民是不是因此在当时恨了我一下,因为我自己也是觉得自己有可恨之处的。

  这还不要紧,关键在之后的事情,还要叫几个同学起来读他们给评价为优秀的作文,我记得庄英博同学被叫起来了,她还略显得意地看了下作文本的封面(其实就是她自己的作文),然后用有点东北味的普通话高声朗读起来,这时候,继民和我的尴尬就更加厉害了。好在继民是个心宽的人,这事后来也就过去了。

  不过我想,高中时代我们都那么小,伤害别人而不自知的事情肯定还做了很多,我也不会例外,如果真的还有其他的事情,也在思念继民的文章里给大家道个歉了,希望大家能原谅我当时的无知。
  
  继民考上荷泽师专之后还到我家去过,我买了一个新概念英语给他,他到我家给我钱,当然,同学来家是很高兴的,以前也就保仁、公勤、史保锋等少数几个同学到家里来过,所以,我哥哥抓紧去做菜,谈话非常愉快。

  继民偷偷地把钱塞到了我家某本书的里面,直到我回到合肥上大学时才写信告诉我,这小子,真够鬼的,就3块钱的事情,跑这么远来还且还采取了偷还的策略,真是猴子本性了。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53483-40979.html

上一篇:你是我爱错了的人
下一篇:林肯的那句名言
收藏 IP: .*| 热度|

0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8-11 06:4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