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安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陈安博士 御风而行,把酒邀月,穷极宇宙,留意身边

博文

在那年轻时相许以身【同题不同体作文2】

已有 3758 次阅读 2010-9-22 22:16 |个人分类:告别的年代|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年轻, 以身相许

  爱情里最悲剧的一幕是什么?

  《山楂树之恋》告诉我们,爱情里最悲剧的一幕是当你决心以身相许的时候,对方却撒手人寰了。

  在我少年时的心中,对于爱情,好像我就是在期待着一个完美的悲剧似的——当她决心以身相许,你却已经没有能力在最后一刻把握那段爱情乃至身体了。

  如果以我个人当年的少年心性就一直在期待山楂树般的结局,那么,写成这么一部描述“史上最纯爱情”的书让人尽量去流泪就只是一个简单的技术性工作了。

  可是,如果你真的在我22岁之前给我看山楂树之类的小说,我的泪还是会喷薄而出,只为那瞬间消失的生命和永远存在下去却没有了客体对象的爱情。

  好像我在23岁的时候看到了剧雪出演的电影《一夕是百年》,从小说《师姐》做的改编。这也许是剧雪出演的唯一一部还不错的电影,而她似乎就从来没有过少女时代,和江珊一样,一出手就是悲情少妇,江珊出手则是庸俗少妇。

  这部在合肥四牌楼的解放电影院看的电影告诉我,世界上最悲伤的爱情不是有了爱情而没有获得身体,其实是你在一瞬间获得了那身体,但是随后转瞬间就永远失去了,这样的悲剧效果要比从来没有获得的更强烈更具冲击性。

  不过,对于中国人来说,尽最大的可能去压抑感情一直是手到擒来的一种处理模式,《红楼梦》里高鹗续书所以能够依然风行至今,甚至成为官方版本,很多红学家说高鹗处理的黛玉焚稿一段太完美,再加之和宝玉成亲成为同时刻鲜明对比的对象,更加剧了悲剧的氛围。因为这一段加强版的悲剧情节,高鹗就完全可以永恒,或者至少比其他的续书更加可以永恒。悲剧的背后其实是得到了不爱的人的身体,而爱人的身体永远没有机会获得了。

  到今天为止,我也还没有去看《山楂树之恋》,来成都前本来买了两张票给我爸爸妈妈看,我妈却懒得走路过去10分钟可达的电影院,我爸爸就带了考上研究生初到北京的同事家孩子去看了。回来后他告诉我,张艺谋这个片子才可以叫个电影,黄金甲之类的,算什么玩意儿啊!

  我爸爸就描述了老三在可以得到静秋身体时一个不经意的动作而放弃获得的情节,描述的时候声音都有些酸涩了。

  我设想了一下那情节,觉得自己也还是会感动一下,不过感动的强度会弱于《一夕是百年》的那一段相互拥有过之后的永远分开。

  中国历史上也不乏守“望门寡”这样的人间惨剧,对于身体接触的过度禁忌使得我们的悲剧多以无法得到身体为爱情悲剧的最高表现形式,好像感情与身体之间的关系是牢不可破的,甚至有了感情而终于没有机会得到身体为爱情中的最美。

  在这个意义上,我们那过去的时代,不管是程朱理学朱熹先生倡导的禁欲时代,还是在文革左近谈爱色变谈性则为犯罪的时代,都为《山楂树之恋》培育了良好的土壤。于是,《山楂树之恋》在某一时刻,某个以赢得身体很容易赢得感情几乎不再可能的时代出现了,一出现立刻满足了时代缺什么则兴什么的基本需求。那些不再拥有刻骨铭心爱情的人,在电影院里流泪看那期盼的情节。

  而那泪却与自己现在持有的价值取向无关,如果观众自己即便有一万个机会拥有这样的一段爱情,也绝对不会去努力了。

  【这个算影评吧,尽管电影俺们还没看过】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53483-365818.html

上一篇:成都的中秋节:一段没有颜色的云朵
下一篇:俺们在成都国际论坛上的三张照片

8 刘旭霞 赵明 罗帆 曹聪 吕喆 李学宽 曾庆平 刘广明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5-6 13:4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