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安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陈安博士 御风而行,把酒邀月,穷极宇宙,留意身边

博文

治国平天下还是曳尾于泥涂?

已有 3655 次阅读 2010-7-22 01:44 |个人分类:史论|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中国人活得苦啊!

  几乎从娃娃开始认字的那一刻,家长和社会对自己的要求就不断在上层次,最通俗的看法是:

  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所有鼓捣学问的人也以进入宫廷成为最高级幕僚为最高目标,觉得给皇帝老儿出三个两个的主意就是平天下了。当然,如果能当上周公、王莽什么的则更佳。

  俺们觉得,在封建社会皇帝老儿是世袭的背景下,这个发展路径的选择是不通的,你要“平天下”,还没等拿出您的铁铲子呢,就先被别人给拍平了。只有个别铲子拿得稳的人才例外。

  中国那些知识的分子们其实更期待的是圣人的名号,可惜,在中国历史上,除了孔子、孟子、朱子,也就王阳明同学还算凑合能沾边。其他人,如顾炎武、黄宗羲啥的基本算在思想家这个行列里。

  顾炎武们也曾经想去平天下来着,在《鹿鼎记》里似乎和天地会还在一起混过,让韦小宝觉得可笑和无趣。可是,老顾终于还是没能平成,那么,老顾们最后干啥去了呢?从我这个不太了解老顾的人角度认为,其实他去“曳尾于泥涂”了,尽管老顾溅起的泥浆还挺多,达好几顿之多。

  其实,“曳尾于泥涂”这个序列完全与“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没有任何交叉,是欧式空间的平行线。

  我有时候很纳闷,为什么中国可怜的知识分子们最后走着走着就走向了那条红线呢?是谁在驱赶着大家奔着红线跑?

  想着想着,就觉得似乎还是封建社会的皇帝老儿们在用胡萝卜和大棒驱赶或引诱大家朝红线进发。

  如果不给大家一块大饼(哪怕是画的),大家的智力又会用在哪里?会不会用在推翻皇帝老儿这个工作上?如果是,那还是很可怕的。

  我一度批驳过的普林斯顿回来的那位施教授其实也是浑身上下也都是这个德性,觉得参加几次总理召集的会,能在会上说上几句话,就是在“平天下”了。当然,因为他自己在美国当教授的时候,没有尝试过去白宫里如此荣光荣光,回国立刻享受这样的待遇后就更加觉得自己了不起了,按照马斯洛那个啥层次理论,施某就一定觉得自己“自我实现的需要”满足了。

  马斯洛也好,我们列出来的这条中国知识分子的前进红线也好,都是把大家向着更美处引导,只是引导的方式好像不一样。马斯洛的东西是一个客观描述,而且没有说出“自我实现”究竟是啥,这就为多样化的同一层次的需求描述奠定了基础,而我们的红线则不同,就一条道,您老就走到黑吧,走不通也得走。

  估计,施教授冒着“今天的自己被当年的痛苦谴责”之风险也要去总理那里说话,一次申请没说上还要再申请第二次,也是给最高层次闹的。

  其实,即便没有去跟国家领导说话,按照马斯洛的说法,您老也已经自我实现了。

  可是在我们的文化里,自我实现的最高层次是“平天下”,那才真叫自我实现呢,如此,不亲自到总理那里聒噪一番怎么好意思觉得自己平了天下呢!

  这段时间方舟子和唐CEO的事情正在继续发酵,我看了一个“打架”视频,方舟子先生说到了所谓“成功”,他特别纠正了某些人的错误认知:挣大钱就是成功!

  在一个物质基础尚不(全民)具备的地区,挣钱确实是诱惑,挣到的人很容易被认为是成功,而一般情况下,当了官就一定会挣到大钱。那些能够对国家领导贴着耳朵边说话,自然也就能够引来更多的人愿意到自己的耳朵边说话,钱还会缺码?于是,自以为“平了天下”的那个幸福感,应该是没得说了!

  而方舟子先生认为的成功更与自己的定义有关,对应于他自己的看法,庄子“曳尾于泥涂”也是成功的一种,他自己的做个有影响的科普作家也是成功,尽管这个似乎与传统的“平天下”距离太远。

  但是,一定有很多抢到了烂肉的鸟们,会对其他鸟大喝一声:那是标志我成功的臭肉!你们这些没抢到肉的失败者眼馋去吧!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53483-346219.html

上一篇:人品和科研有关系吗?
下一篇:只想抱着你,一路默默不语
收藏 IP: .*| 热度|

0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8-11 08:2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