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安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陈安博士 御风而行,把酒邀月,穷极宇宙,留意身边

博文

中国和希腊诸子比较:咋我们的文字就如此精炼呢?

已有 3217 次阅读 2010-7-4 22:41 |个人分类:史论|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写了几篇就待了几日的法国之行,结果在科学网上引起一阵小小的风波。

??这里再写写从来没有去过的希腊,不知道是不是风波会小点?也许就会有人来批评俺:你一天希腊都没去过,懂什么希腊呀!

??呵呵,如果这样,那就很好。

??希腊,在我的知识体系里,是西方几乎所有知识和信仰的源头,那些著名的名字:赫拉克利特、毕达哥拉斯、柏拉图、亚里斯多德,等等,都是如雷贯耳的。【不好意思,伊索暂时被我排除在外了。】

??中国的诸子(思想家),我们当然更清楚,孔子、孟子、庄子、老子、墨子、韩非子、孙子,等等,在我们耳闻里,大名鼎鼎胜于希腊的几位。

??他们的区别是啥?

??研究这个的学者不在少数,林语堂也谈过,近代以此为研究方向的就更多了。

??我想提出中外诸子的一个显著差异——

??中国的诸子著作都特别少,不但书少,而且书里的字也少,但是都很有韵味,有的故事很多,有的对话很多,娓娓道来,阅之可亲。

??希腊诸子的著作都是厚厚的,连篇累牍,没空读完,且似乎没啥趣味可言,一个一个面目可憎。

??其结果呢?对于中国诸子是喜剧性的,而对于希腊诸子则是灾难性的。

??君不见:

??老庄孔孟的著作,我们今天读来依然觉得句句是真理,一句顶一万句。你说怎么这么奇怪,他们几位老人家怎么几千前写的说的话,今天却依然适用呢?真是有长久的预见性啊!

??如果我当时在世,我其实会比这几位“子”更牛,我只写一首诗,诗里只说一个字,保证我比他们还永远正确持续正确呢。这首诗的名字叫:

????????????一切

??而诗的内容是

???????????? 

??你一看就觉得我抄袭了某著名诗人了,那个诗人也写了一个字的诗,只是他的诗题目叫“生活”。

??是,没错。

??可是你说我的诗有道理没?再问一句,我的诗是不是永远都有道理,1万年都不过时?

??您说什么,有的是树状结构,不是网。那好,我告诉你,树是网的最简单形式,树没有脱离网。

??您还说什么,以太?以太这玩意儿是没有的,即便有这么一种古怪的以太,我的网包括“以太”。以太是我定义中特别的网形式。

??好了好了,不要说了,总之你无论提出任何东西,我都是以网对之,我保证自己永远正确。

??先秦诸子所以现在正确的原因,大概大家能看到一点端倪了。

??而亚里斯多德(简称亚子)们,非但每天穷于瞎思考,非常无趣,还老出错误,简单的错误比如亚子曾经说女人的牙齿比男人少,真可笑,连数都不数,都凭推断,当然只能得出错误的结论了。

??还比如,著名那个论断——重物比轻物下落的快。

??这个已经被伽利略以及更早的学者用实验证伪了,且用亚子自己的理论给证伪了。

??可见,希腊诸子们非但错误,而且永远错误,干脆好像就从来没有对过。

??可是,这群人非但不知道自己的错误,还乱写著作,且一部接一部,能写上百部之多,不可思议。能够把随后会证明肯定是错误的东西重复上百本,厉害!

??你看我们的思想家,说话永远正确不说,留下个几千个字还让不管多久的后人不断琢磨,那么多聪明人集中起来琢磨,还是永远琢磨不透。

??我此时非常后悔自己没有出生在西周时期,否则我的“一切 网”这个哲学思想能通行到5万年以后还能保持正确。不过,幸好咱们没有出生在古希腊当什么错误的思想家,你看看他们,过一阵子就发现他们某本书写得不对了,再过几十年,那本书里的结论也似乎得修正了。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53483-341185.html

上一篇:对《海外中国人》一文反驳的再反驳
下一篇:【巴黎留痕】卢森堡公园悠闲的下午
收藏 IP: .*| 热度|

4 鲍得海 刘艳红 张旭 黄合来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8-17 20:5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