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安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陈安博士 御风而行,把酒邀月,穷极宇宙,留意身边

博文

明朝万历和清朝康熙两位皇帝懒于政务的原因

已有 5657 次阅读 2008-7-9 18:05 |个人分类:史论|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前年看黄仁宇的《万历十五年》,发现他对于万历皇帝后期的倦政给出了一个比较让人震惊的理由,那就是:由于自己的一些主张居然无法获得大家的认可,所以干脆积极罢工,“老子不干了!”开始了长达数十年的不出紫禁城的“伟大”举动,应该说,这是黄仁宇的历史观的一大创新之处,一般大家都会认可“天下乃皇帝之天下,人民乃皇帝之臣民”的基本观点,用句稍微文雅一点的话就是“普天之下,莫非王王;率土之宾,莫非王臣”了。居然作为天下主人的皇帝也要罢工,真是很骇大家听闻的事情了。
  
  不过,从万历皇帝的做法看,黄仁宇先生的这一解释缺有一定的合理之处,另外,作为中国历史上最伟大帝王的康熙其实也在晚年开始倦政,这也是有记录可查的,清朝的伟大领袖康熙皇帝经历不可谓不坎坷,事业做的不可谓不大,可是,怎么晚年也开始积极罢工了呢?要知道,他和万历的情形并无一致之 处,他可是说什么底下的人通通都听的啊。想立哪个做太子就立了哪个,想废也就随意废掉了,想再立他又立了起来,然后又废掉了,真是握清朝的未来于一掌之间。
  
  原因其实简单,干一件事情干长了,无论这件事情多么权力大或者容易有成就感,都会厌倦,可是,作为皇帝的他们又没有其他的职业可以选择,每天就是看那些用小楷写得非常漂亮的奏折文章,连个意外的挫折都很难遇到(这是说的两位皇帝的后期),真是没劲的很。
  
  我就又佩服起美国人后来鼓捣的总统连任不得超过两届的法律了,除了民主的考虑,也许已经看到封建社会皇帝做到最后自己都觉得没劲的各国的事实了,于是,趁你还对这个位置有点留恋的时候不让你当了,于是,带着对这个工作无穷的眷恋离开了这个岗位,这样的感觉要比同一个工作干它几十年而从不改变强得太多了。

  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生活环境的改变和工作内容的不同是件非常自然的事情,但是对于皇帝则完全不同,他做太子的时候就注定了对自己的工作根本无可选择,而象万历这种几岁就做太子的人来说更是如此,如果说前期的万历还是在母亲以及首辅张居正的指导下进行工作的话,后面在张死后自己一度开始任意而为过足了皇帝瘾,虽然如此,还是想做些根本不应该做的事情,比如立后来的福王为自己的继承人,原因其实简单,无非是喜欢福王他妈而已。他最初想出来的理由居然是:“长子朱常洛的母亲出身只是个宫女,不如福王他妈妃子出身的地位高。”这样的可笑理由直接被万历的母亲给斥了回去,痛斥他的原因可谓充足而又撕心裂肺:“要知道,你自己的母亲也是宫女出身,如果按照你的逻辑,那么你本来就没有当皇帝的资格。”于是,这个理由彻底无法使用,其他理由又太不充分,搞的万历为此渐渐地产生了倦怠之心。

  樊树志写的《万历传》解释万历倦政的原因是从身体方面说的,认为万历在后宫也是非常奢靡,对女人的无穷的追索造成了自己的身体状态总是处于病态中,于是,根本没有情绪积极工作,樊树志不断地从明朝的各类历史记载和那些辅臣们的私人日记里找到万历身体不好的依据,也倒是费了不少的力气,不过,让我稍微有点不信服的是,尽管他的身体从20岁左右就不断出现因为纵欲而带来的问题,但是,却活到了60岁左右,当皇帝的时间就有接近50年,实在不应该单纯从身体不好来解释。

  搞体育的人喜欢用“病夫治国”这本书来对身体不好的人治理国家有很大弊端发表自己的意见,有一定的道理,不过,我觉得不是核心原因,那些身体健康的人治国的时候照样可以把国家弄得一团糟,同时也存在一些身体似乎不那么好的人治国还算可以的情况。所以,身体的原因只是一个很小的方面。

  皇帝不可以随意而为其实在任何时候都是铁律,选接班人也好、从国家的层面开展大工程也好都是这样,对于大工程,我们的封建社会是围绕着黄河做文章的,每一代都希望做个很大的工程,但是每一代又都没有获得最后的终极性的成功,实在是自然条件和技术条件所限,万历部分地由于这个接班人的缘故而倦政无论如何都是件很有启发意义的事情,因为有那些任意而为的皇帝已经证明了那样做的下场,如隋炀帝、周幽王、商纣王之类的亡国之君基本都是。所以,万历知道不可以逾越这个界限,但是又太和自己的心意不符,于是,总不来上班,甚至连全国广泛存在的开缺官员现象而却不想任命,也就可以理解了。

  以上的这一段基本是再次说明了黄仁宇的观点,不过,仅仅是这样的解释也还是不够的,对于万历来说,他事实上已经在自己执政的前期展现了自己把握明帝国发展方向的能力,消灭了自己讨厌的张居正痕迹,也做了不少看上去很象一个明君做的事情,于是,后期也就没有了什么需要做的东西了,这样的情况下,他当然的选择就是在后宫做些可以直接获得直觉快感的事情了,也就可以理解了,康熙的情况是基本一致的。

  也就是说,“对工作的兴趣递减”其实是皇帝之所以对自己工作倦怠的主要原因,这样的原因其实是全世界人民在心理上十分容易理解的事情,但是到了皇帝那里,大家总希图从另外的角度去分析,立足点就错了,皇帝一定是普通人,和别人的不同仅仅在于他干的工作全国只有这么一个岗位而已。

  另外,这里介绍一个花絮,那位万历一直想立为太子的福王后来被封在洛阳,李自成的军队攻打洛阳的时候,据说他还从自己的银库里拿出来区区6千两银子来犒赏守城的军卒,结果当然是可想而知的,没有谁愿意再为这样的人卖命,洛阳很快失守。李自成的军队于是抓到了一个胖子,杀了以后想知道他的重量,还拿秤吆了吆,结果是360斤,李自成们做事也够让人咋舌,居然把这堆肉和一只鹿一起炖了一锅,取名为“福禄宴”,人人有份地分到了一碗肉汤。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53483-31721.html

上一篇:现代应急管理中的九个问题(1)
下一篇:用学术研讨会的形式为老科学家祝寿,需要吗?
收藏 IP: .*| 热度|

0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9-29 03:5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