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安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陈安博士 御风而行,把酒邀月,穷极宇宙,留意身边

博文

《南游记》之九——澄蓝色的海洋、海水倒灌河及其他(1)

已有 3864 次阅读 2008-7-5 20:55 |个人分类:南游记

??本文原计划和《南游记》之八的《久违了,澄蓝色的天空》写称一篇的,心念一转,前者成了少年心绪的抒发,而这一篇则写成了有些接近政论的文章,也许就风格迥异了。
??
??一、前往内尔森海湾
??
??又是一个周末,叶博士两口子约了赵博士一家三口,邓博士和我两个单身一齐去内尔森海湾(Nelson Bay)玩,约定周六早晨集合。应该肯定会在海湾那里吃中午饭了,我就去超市买了些东西,准备到时候吃,根据惯例,他们都会提上一个羊脂球那样的大篮子,装上水、水果、饭、菜、啤酒等物,我就主要买了些零食,瓜子、薯片之类。考虑到可能会在海滩上打扑克,我还带了些报纸。
??我跟了赵博士的丰田佳美,她的丈夫、好脾气的小高是司机,其实小高明年也要拿到博士学位了,也是医学方向,他们两口子都是从山西的一个医院出来的,妻子先读的博士,不久丈夫也跟来了,就也申请了读博士,他们的儿子是个健康的小胖子,已经上了初中了,听说要出来还不太乐意,因为觉得打游戏的时间少了。
??他们的坐骑是前几年买的政府淘汰的车,其实还很新,买的时候车才开了1年多,价格是1万多澳元,比起国内的价值43万的丰田佳美要便宜得不知到哪里去了,当然,也许排气量2.0L少一点,但是中澳间的价格差也是让我匝舌,君不见那新出的雅阁2.0最低是23万,而这个价格据说还买不到,需要加价2-3万才会让你顺利提车。
??坐在这车里的感觉确实很好,小高放起了张明敏的老歌,有爸爸的草鞋、我的中国心什么的,让孩子很不耐烦,觉得节奏太慢,坚持放澳大利亚的快歌,后来只好依了他。赵博士还特意告诉儿子,那是他的爸爸妈妈大学时最喜欢的歌了,小孩子听了很不以为然。我就轻轻地笑了一下,这是我初中时代爱听的歌,有时候,因为张明敏吐词不清的问题,我还为寻找歌词费尽了工夫。
??我们去接了一下邓博士,邓博士又拿上很多吃的东西,然后7个人浩浩荡荡地开向海湾。
??
??二 、路遇海水倒灌河
??
??由于小高相对来说更加熟悉路,就开在前面,路上不断地经过了片片绿色的草地,还有一个简易高尔夫球场,里面有几个人正在安静地打球,装球杆的推车放置在边上。
??路上多见的还是草地和牛马,正经的澳大利亚的农村了,地上的牛马们懒散地两两相隔很远,有些在低头吃草,有着则百无聊赖静止在绿色的背景里,小高说,纽卡斯尔的牛马要肥多了,在昆士兰州牛都瘦成骆驼了,主要原因是今年百年不遇的干旱,有些地方的草不够吃的,甚至我们最喜闻乐见的袋鼠很多都饿死了,有些地方甚至到处可以看到袋鼠的尸体。这让我听了颇觉可惜,本来我还打算回国时在口袋里装上几只呢,呵呵。
??然后就经过了一个长长的大桥,小高说这桥可以在纽卡斯尔城看到,远远看时比在上面看更加气派,桥下的河里水流舒缓,近岸处有不少半身隐没在水里的树,绿叶摆动时飘扬着清凉的感觉,河里有几只小船在懒懒地随波荡漾。小高说,你别看是河,里面流的却是海水。我心里一凛,难道原来听说的海水倒灌的现象居然是真的?小高说,没错,澳大利亚缺的就是水,所以政府认为整个国家最大的人口承受能力是五千万,现在接近两千万了,40%了。
??这让我回忆起1997年刚上博士的时候,当时在学校报告厅里听了北京大学生物系的一位院士的讲演,他说三峡工程在建造技术上的问题不大,但是对环境的影响却很可能是灾难性的,其中一个灾难就是海水倒灌,当时觉得他有些危言耸听的意思,觉得怎么至于会那么严重呢,我还没有听说过这类事情呢,现在看着刚经过的这条河,我发现,知识的重要性怎么估计也不过分,如果不能根据人类的知识行事,那决策带来的风险则可能会让人惊怖。
??而中国自古以来的鱼米之乡就在江浙,在两湖,而这些地方全是位于长江中下游平原这块风水宝地,如果海水倒灌,那将会是什么样的灾难啊!
??我现在好象了解了,为什么水利电力专家多数主张上三峡工程,其中包括那位只要是政府的主意就一定赞成并使劲帮着鼓吹的清华大学两院院士张光斗,而多数的生物学家或者环境论者极力反对。据说在论证长江三峡对环境的影响,最初的报告得出了负面的结论,后来只好又做了一次,新做评估时项目主持人也进行了更换,经过修改,结论由负面变成正面,报告也就顺利通过了一些部委官员的审查,并得以作为三峡对环境没有什么负面影响的证据。
??后来,根据李锐写的三峡工程的有关历史文献,还可以发现,其实也并非所有的水电专家都同意上三峡工程的,实际上,公开反对上三峡工程的人基本没有被邀请在评估的专家队伍,从而也就不会对工程的实施产生任何的影响。包括那位著名的水利专家黄万里先生,就是和毛泽东同志在延安大谈封建社会周期论的黄炎培副总理的公子,他当年反对的三门峡现在已经证明是错误了的,连张光斗先生都说了,当时的决策是错误的,我想在他老人家耄耋之年的这一表态也算不容易了,毕竟他是极力同意过的,按照有的网友的评论,也许真是到了“其言也善”的时候了。
??这样的例子还可以找到很多,包括北京城的规划问题,梁启超先生的公子梁思成院士曾经建议把中央政府向西建,而不是在故宫附近大肆建设新楼,从而影响整个故宫附近的中国经典建筑群的景观。据说,当时的北京市长彭真在报告上批了两个字:“放屁”。现在,这些历史人物都已经逝去了,但是北京堵车的现象却保留下来了,而且愈演愈烈,对于在八宝山的彭真和已经和其父梁启超一起在北京植物园一隅长眠的梁思成先生来说,这些争论都没有了意义,可是对我们这些天天需要在北京城行路的人来说却是悲惨的,在北京市的领导们2004年为北京市民办的实事里,其中7件都和交通有直接关系,政府官员的压力可想而知。
??同时地,一大堆丑陋的建筑直接把整个中国最古最全最完善的建筑群给玷污了,到了今天,完全可以说现在围绕北京旧城的新建筑基本是一堆臭不可闻的东西。记得梁思成先生曾经痛心地说,用不了50年,就可以证明我是正确的,但是现在证明了您老人家是正确的,又有什么意义呢?当时的那些人失足的错误只有后人来弥补了,而实际上后人却是根本无法弥补的,因为就这个决策失误而言,造成的灾难已经是毁灭性的了。
??我就暗自为三峡工程担心了,另外从管理成本看,我们再过几年,是否还需要三峡的电,这也是一个重要的因素,现在也许还缺电,但是仍然出现了在部份地区电开始卖不出去的现象,尽管水电比火电要有很多优势,但是如果三峡工程的作用起不了原来设想的一半那么大,那都是巨大的浪费,在现在中国如此需要建设资金的情况下,这数百亿的钱就是浪费了。而如果真的发生生态灾难的话,比如海水倒灌或者军事灾难,那么到时候即使拿出两个三峡工程的钱也还是不能挽回损失的,而到时候,行内专家和民众则也只有叹息的份了。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53483-31385.html

上一篇:长春再看二人转
下一篇:张之洞汉阳铁厂建设中的项目管理3
收藏 IP: .*| 热度|

0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8-17 22:2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