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安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陈安博士 御风而行,把酒邀月,穷极宇宙,留意身边

博文

一个连李秀花女士都看不上的男人——硕士生活琐忆(上)

已有 5043 次阅读 2008-6-13 21:07 |个人分类:告别的年代

 
  这个男人是我。
  
  一 介绍女朋友
  尽管我在题目中愤愤地把李秀花女士前面加上个“连”字表示对她看不上我的不满,可是我还是谦虚地把自己放在了她的下一层次,希望她看到之后能够感到高兴而不是生气。
  这里,需要先把时间追溯到1994年的9月,那是我生活的转折点之一,在硕士研究生入学注册时,我发现同专业的同学居然只有四个人,而且其中三个都是师妹级水平,这颇让我激动不已。介绍一下,琳琳,阿霞和招娣是我三个师妹的名字。
  兴奋的日子却总是短暂,我立刻就发现了她们各自有自己的男朋友,那时觉得自己真够不幸的,守着三个“美女”,却一点机会也没有,这很象段誉的爸爸段延庆看着一桌子诱人的乳猪和烤羊腿,且旁边还放着胡椒面等佐料。而我觉得自己还不如狄云幸运呢,毕竟戚芳和他相爱了一阵子才被万家的小子设毒计夺走的,而我,别人连毒计都没有设,就把我所有的师妹夺走了,呜呼!
  还好,师妹琳琳是个关心师兄生活问题的人,这让我颇觉有幸。在不到一年的功夫里她就决定给我介绍一个女朋友,这可我第一次相亲啊,后来的事实证明,这也是最后一次,正是所谓的“空前绝后”啊,我决定要认真对待,于是,在茫然和激动地期待了几周后,李秀花女士终于由传说变成了面前的真人。
  象令狐冲的出场一样,我还想在她出场之前继续铺垫一下,以免过于轻视了我的唯一一次相亲。
  
  二 江教授
  在当了研究生之后,我过了一个很穷的学期,要知道,那最初的助学金可是一个月90块钱,虽然几个月后稍有提高。我就准备在每月160元津贴的基础上继续赚点钱,以便能多吃几次朝鲜冷面,此时,江教授的线性代数课让我有了这样一个机会,我为他做了助教,其实就是为他的学生们改线性代数的作业,上过大学的人都知道。
  根据我在中国科技大学的经验,改作业的人应该跟着教授一起听课,据说这也是数学系第一任系主任华罗庚先生留下的传统,在合肥时,给我们讲课的常教授就时常回忆起他大学毕业后跟着华先生改作业的经历,在课堂上仍然唏嘘不已,觉得听华先生的课让他这个已经学过数学分析的人还是觉得所获非浅。按照经验,我觉得在这个大学也不能例外了,而当我第一次去江教授的课堂时他却让我抓紧回去:“你就没有必要跟着上课了,还是多回去看看自己的专业书吧”,后来我知道这是这所大学的一般情况,不过这倒也不错,解放了我的身体,那一天,我是非常高兴地回到宿舍,现在猜测当时的情况,估计是唱着歌回去的。
  我回到宿舍后不久,江教授突然来访,估计课结束了,接着和我们聊起天来,江教授真是个非常平易近人的教授,和我们这些小研究生谈话没有丝毫的架子,而且比较重要的是,他最后居然说帮我介绍个女朋友,直把我乐得不行了,甚至心里的感动可比郭襄收到杨过哥哥几件生日大礼的时候,这么一种少年心性现在还不时袭击我的心。据江教授说,那女孩是他同学的女儿,不错。当然,能否成功完全靠我的努力和人家的主观倾向,和他没有关系,他的作用仅仅是牵线搭桥。我激动地说,那当然,那当然。
  之后是长长的等待,江教授却不再主动提起这事,而我则把它当成了一件大事,一次胡扯时还向一个正上他的讨论班的王同学报怨,而没有想到的是这个长嘴的家伙却把这当成我让他催催江教授的信号,自行决定去帮我催了江教授,搞得我很被动。好在江教授是个性格非常好的人,我想他应该没有生气,回话说,我抓紧,我抓紧。
  但是这个抓紧却再也没有了下文,到了暑假里我们共同坐车去山东工业大学改孩子们的高考数学试卷的时候,师妹琳琳顺口说到李秀花的时候,江教授适时而怪异地看了我一眼,让我羞愧不已,满心里埋怨这个不知深浅的师妹说话不拣个场合:我那边还有1%的概率存着个“钱秀花”呢,你一把李秀花露出来,我那钱秀花不就彻底没戏了。其实,此时的李秀花也已经是历史了。
  
  三 等待李秀花
  师妹琳琳告诉我那女子叫李秀花的时候,师妹阿霞和师妹招娣也在跟前,一听这名字,我牙一酸,怎么这么俗啊,师妹阿霞说:名俗人不俗啊,美女往往是有着最俗的名字,比如杨玉环,不也是俗得不行了吗?我一想,倒也是,寻着那些有着美丽的不行的名字去看那真人,结果倒是失望的时候多些,而不起眼的名字后面完全可能藏着一个大美女,再比如,让金庸先生刺了一剑而捧心的西施名字细细看来也是一般,而貂蝉更别说了,养貂的地方我去过,还没有走近就闻到一股刺鼻的骚味,而蝉,除了吃油炸蝉和听<秋蝉>那首歌的时候,而歌里的蝉则已经是只艺术蝉和哲学蝉了,其他时候谁喜欢这种喧闹的昆虫?喜欢的请举手,大家举手的踊跃程度绝对不如选举政治局委员那么积极。而师妹招娣在一边冷冷地说,别看人家名字这样,那可不一定就看得上你,也许她觉得我大有暗示她的名字和秀花有异曲同工之不妙,所以出此恶言。结果大家已经知道了,师妹招娣一语成谶。
  我接下去很是虚心地请教三个师妹关于我如何迎接快要到来的光荣圣典,是否需要穿上我那接近200块钱的西装?三个师妹纷纷点头称是。总之,岳灵珊怎么在林平之的洛阳外公王元霸家打扮,我也基本就按照怎样的指导思想来准备自己的形象。
  我回去给一个宿舍的伙计们说到这个让我后来想起来就牙疼的名字时,同志们和我深有同感,觉得即使叫个秀红啊,秀云啊什么的也不比这个“秀花”好多了吗?而且这名字还让我想起在小学一年级的时候,有个同学叫耿庆花,是个兔唇,当然,我这里没有歧视生理缺陷同学的意思,只是想说,这个花让我联想到的不是花,而是一些不那么美好的事情和人;而且,也不是所有的花都不好,我和后来的妻子在这个大学的礼堂看一次外语歌曲比赛的时候,一位朝鲜族的同学穿着民族服装上来唱了一首我没有听说过的韩国歌,她的名字就叫太淑花,反而让我觉得颇有味道,我在本科时还认识一个叫太美花的朝鲜族同学,名字也不错,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太淑花的姐姐。
  不管怎样,我还是认真准备了的,在约会的当天上午还特地去一个不远的商场买了条腰带,本来腰带也该换了,正好趁这个机会换吧,而师妹琳琳本来在我约会那天有事情,而且事先跟我说过,就不陪我了,好在有她的朋友陪我,没有想到到了约会的时间,我的这个师妹又出现了,我知道她怕我自己处理起来不够坦然,所以就把自己一身二用,这事让我现在想起来还感到的不行,对这个师妹又多了很多的敬重与感激。
  吃过晚饭,我早早来到了她朋友的宿舍,才知道这个女子之介绍给我经过了不少人,用一句话说,李秀花是她朋友同宿舍小子的女朋友的银行同事的大学同学。为清楚起见,将涉及人物关系图绘制如下:
  我(记作Z)-->Z的师妹琳琳(记作A)---->A的朋友(B)---->B的同宿舍小伙子(C)---->C的女友后来成了老婆(D)---->D的银行同事(E)---->E的大学同学李秀花(X)
  因为我去的早,师妹琳琳还特意表示了满意:男人吗,应该的。趁着早去的功夫,我通过B又详细了解了一下李秀花的情况,摘要如下:
  1,1988级经济学院本科,统计学专业,这和我颇相近,我也是88级的,是概率统计专业,更偏向数学一些。
  2,家是在潍坊或者德州(对不起,具体我已经记不得了)的农村
  3,父亲是个包工头,妈妈是个农村妇女。这咱也不嫌,我的老子也只是个农村中学的校长而已,妈妈则是小学教师,看起来大家的家庭背景差不多。不过,需要指出的是,在娶了李秀花之后,首先的事情就是改了秀花两个字,不只是因为这个“花”字,而且还有她的这个秀字和我妈妈的名字有冲突,我和我哥哥就是因为中间的辈分和我舅舅的辈分冲突,被迫改成了两个字的名字,这也反应了我们中国人的基本道德原则,马虎不得,我这样想着,在这一点上,我们不能和布什学习,他爸爸也叫布什,而他也不加个Jr.什么的进行区分,中间搁了个W就表示和他爹不同了,让我觉得不够满意。
  4,父亲准备在女儿出嫁时给予大大的嫁妆,这让我很高兴,看起来我不用想着买家具的事情了。好象有点象苗若兰似的,出差时仆人什么都给准备,包括吃的蛋糕喝的易拉罐什么的,还有穿的各类衣服,化妆品什么的,我这可能的丈人颇有苗人凤爱女之心。
  5,她本人目前在济南的一个中专学校教书,虽然没有房子,但是很有希望在可预测的将来分到,这让我更高兴,连房子我都不用操心了。
  6,已经具有相对丰富的相亲经验,但是不是人家看不上她,就是她看不上别人,我想,那当然,这也好,否则也不会轮到我来做护花人啊。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53483-28991.html

上一篇:我知道的比较有趣的名字【不断补充中】
下一篇:带农村来的妈妈去吃麦当劳
收藏 IP: .*| 热度|

2 刘旭霞 w0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8-9 00:4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