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安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陈安博士 御风而行,把酒邀月,穷极宇宙,留意身边

博文

量贩式KTV欢唱不挨宰之葵花宝典

已有 2915 次阅读 2008-6-13 14:04 |个人分类:我的生活

  本文的原标题为<唱歌在量贩式KTV>,上海的一位朋友来北京的时候曾经熟读了本文才来的,基本是把文章作为指导她在北京唱歌的指南看了,呵呵.
  
  之所以看韩国电视剧《看了又看》完全是因为Shopping猫的缘故,她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在中央电视台的电视剧频道发现了它,顿时就爱不释眼起来,因为这个属于午夜剧场之类,所以在晚上的10点50分才开演,一演就是两集,所以我也就只好跟着看。等她离开中国去欧洲之后,这个习惯我居然保持了一个月之多,而这个电视剧也悠长得厉害,非要让我没有耐心为止,后面的就有时看有时不看,但是不幸的是,我最后准备再扫一眼的时候看的居然就是最后一集(第160集),这让我很不服气,因为我本来不太想看完它的,唉,这就是Shopping猫同志的影响深度了。
  《看了又看》主要讲了三家人的故事,其中朴家的老太太毛病不少,其中的毛病之一是喜欢去歌厅唱歌,还特别喜欢听些老民歌,也正因为如此,小儿子讨的女人因为老太太不赞成还特意到家里去唱歌来取悦于老太太,甚至最后居然获得了成功。且不说其戏剧性程度,也可以感觉到歌厅在韩国的影响力,剧中也着实出现过不少在歌厅唱歌的场面。
  看着韩国人唱歌,我总觉得我们中国没有这样的地方,前几天才发现我的想法大谬不然。
   在还是在我听说了别人在歌厅消费情况之后,自己亲身去看才了解到的,一个朋友说,他们单位经常有同事一起去歌厅吃饭,并顺便唱歌,甚至是买饭则赠送唱歌场地和时间,有时候算下来,每个人平均一小时才花9块钱,这个诱惑力对我就有点大了,因为我也是个卡拉OK的积极爱好者,就急着想去唱一把。
  先去的双安商场旁边的帝凯乐,这是一个周末的晚上,当进入大门之后,迎宾小姐热情地上来,我先没有理她,直接奔向价格表。看了以后,却倒吸一口冷气,我注意到,房间分成了六类,从超小到VIP,容纳人数则从4人到25人,符合逻辑的是,每类房间的价格不等,且都按照不同的时段分成了四个档次,周一到周五从0点到20点之间每小时25元到75元不等,20点到24点则是75元到205元不等。周六、周日和节假日则更高,晚上黄金时段从95元到255元,简直是天价了。
  当然,我说的天价其实是比较歌厅自己的定价,而不是和其他行业比,因为同一个房间,价格就从25元到95元,最高比最低差别为280%,也就是说,最高价为最低的380%。而这仅仅是因为时段的不同而已,设备及服务没有任何的变化。
  服务小姐看到我摇头,抓紧高举起了优惠的大旗,说只要花10块钱就可以办一个优惠卡,卡上的优惠幅度在平时达到6折,黄金时段则低至8折,我算了一下,怎么也达不到9块钱一小时的期望值,就悻悻地拿了一张价格表转身而去。闪目间,好象小姐嘲弄地看了我几眼,颇有我在80年代末看到2块钱的小公共汽车不愿意上,被乘务员讽刺为“没钱”的意思。听说后来公共交通行业出过服务忌语,其中的一句就是“没钱”,让我乐了一下,看来总结得还比较到位。
  回到家里细看拿到的这张价格表,我还发现了商家的一个狡猾之处,欢迎携带外食,在这句后加了个括号,里面是禁带酒水。我又被气乐了,唱歌喝水比吃东西更必要,所以要在不让客人带酒水上下足功夫。有点象打蛇打七寸的感觉了。
  我就问了一下去过歌厅的朋友,说一听可乐的价格是12元,超市则是2元。我就恍然大悟起来:原来如此。可是,为什么商家还要在价格表上写上“酒水经济实惠”这样的话呢?
  比较这个帝凯乐,麦乐迪好象有点“傻”似的,这是个更大规模的连锁KTV公司,听说除了一个叫“钱柜”的更大以外,就数这个麦乐迪了,英文用的Melody,旋律的意思了,也倒贴切,帝凯乐的外语是De Color,不知道是不是法语。
  麦乐迪居然提供免费的水和免费的小吃,这是在我去唱过一次知道的,属于现场第一手资料。
  和帝凯乐不同,麦乐迪提供八种不同的房间,看价格的时候我更加吃惊,因为从90到380不等,再仔细看的时候才转过神来,旁边还写着天天打折,周一到周五非黄金时段是2折,黄金时段是7折,周六、周和节假日按时段分则是4折或9折。
  也就是说,最便宜的“迷你型”是18元一小时,这可是按照房间收费而不是按照人收的,如果两个人去,9元一小时不就在眼前吗?三个人去则才6块钱啊,我心里大喜。
  于是,我兴匆匆地到服务台说,我要“迷你型”,服务台小姐微微一笑,“这个房间没有了”,给我浇了一头冷水,因为不了解行情,我就问,那特小型呢?回答也是没有了。我说我想等一下迷你型,服务小姐再度微笑,“先生,我们这里的100多间房间里迷你型只有一间,所以很难等到的”,而且,“我们这里不赶客人走,他们爱唱到什么时候唱到什么时候,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出来。”
  我这才知道什么是商人的精明了。一个字,“服!”当然,还有惊叹号。
  我对着几个服务员发了句牢骚,“看来迷你型即使有,你们也不会告诉客人有了,除了其他100多间全满了。”那些笔挺地站着的帅小伙们都笑了,间接验证了我的牢骚。
  既然来了,也不好就走,我退而求其次,说我等一下特小型的,服务员说没有,极力推荐给我小型的,被我断然拒绝,然后他把我让到位置就离开了,不一会儿,他回来了,告诉我说特小型的已经有了,我狠狠地笑了一下,让你们狡猾,我要是傻的话,就要被退进火坑了,幸好我也有点狡猾,虽然还是比不上他们,但是总算在智商博弈方面是挽回一点面子。
  当他告诉我说有茶的时候我还惊讶了一下,这个有点出乎我的意料,不过既然免费,当然是享受了,有菊花、大麦什么的,共五种,我选了菊花,免费的小吃则选了薯片。
  当然,您应该知道,我去的时候正是打两折的时候,特小型房间的价格打完折后是22元。
  点唱系统做得比较傻瓜,所以一看就会了,我再唱了不少歌后兴尽而去。
  
  回来以后,上网恰好看到一则新闻,几家唱片公司准备向北京的一些KTV经营公司要版权费,大约是7000-15000不等,因为他们未经授权就使用了那些公司的签约歌手的唱片和形象什么的。不过,记者写道,“麦乐迪”和“钱柜”至今还没有收到律师函。我这才想到原来还有这样的问题呢,这个有点拥有DVD的鬼子们的企业和微软公司的心计了,“等你开始挣钱的时候,必须向我们这些拥有知识产权的有原始创新的企业掏钱”,真是大大地狡猾,甚至比那些故意不给你水喝让你掏钱买的还狡猾,而且,这样的狡猾还明明高两个档次,我就用了四个字表示了感慨:“极端佩服!!!”后面加了三个惊叹号。
  记者还担心了一下这些KTV是不是掏完这笔钱后会提价,我恨恨地想,如果提价,老子就坚决不去唱了,哼!看谁斗得过谁?
  当然,你如果请我去的话我还是不会拒绝的,要是想让我请你,则肯定要趁最便宜的时候,所以,你就别等了,看这意思,这样的时候几乎是不可能的。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53483-28927.html

上一篇:我对名歌《Yesterday Once More》的翻译
下一篇:我知道的比较有趣的名字【不断补充中】
收藏 IP: .*| 热度|

0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8-15 23:5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