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安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陈安博士 御风而行,把酒邀月,穷极宇宙,留意身边

博文

英雄很问出处:从曾国藩和左宗棠说开去 精选

已有 4243 次阅读 2008-6-12 21:26 |个人分类:人论|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先补充一下几个说法。
  
  1,有个故事说到曾国藩的胸怀,有一位聪明的读书人一度是曾的幕僚,一次听别人说到“如夫人”(就是小老婆的意思)没有下联,就很自作聪明地说,这个下联很简单,就是“同进士”。当时,据说曾国藩的脸色很难看,但是,也没有因此而责怪这个聪明的家伙。
  
  不过,由此可见,“赐同进士出身”就很有些“没有明媒正取就不妨做个大户人家的小老婆”的意思了。曾国藩如此英雄了得,依然会把这样的被“赐”当成羞耻的事情来看。可见一个身份对人的伤害有多深。
  
  2,左宗棠则是特别有个性的人,本事有一身,但是就是考不中进士,也真邪门了。据说为此事把老左气得偷偷加入了太平军,为他们出谋划策了一阵子,只是看到他们实在是烂泥扶不上墙才悄悄退出的。
  
  老左对自己的评价也不高,左宗棠曾经评价自己的脾气非常躁,是“以威待人,人不敢欺”,而他说曾国藩的时候则是认为老曾是“以诚待人,人不忍欺”。而另外一位胡林翼,左宗棠认为“胡林翼是明白人,人不能欺。”
  
  3,关于左师爷的故事是这样说的:

  湖南是太平天国战争早期的战略要地,而当时的湖南巡抚骆秉章却是个婆婆妈妈的太平官,幸亏有左宗棠做他的师爷,一干军务要事全凭左师爷做主,他只管画诺就是。

  左师爷初临大事,指挥若定,但牛脾气却也大得紧。所有决策,他一言九鼎,骆秉章连商量一下的余地都没有,只能百分之百听他的。至于骆秉章麾下的将领,左师爷更是不在话下,统统只有听喝的份。
  当时湖南有位总兵,名叫樊燮,自恃有战功,见了左师爷而不拜,左师爷不高兴了,喝道:武官见我都要请安,你为何不拜?樊总兵答道:武官虽微,但我也是朝廷二品大员,为何要拜一个未仕的举人?左师爷闻言大怒,破口大骂:王八蛋,滚出去!事后,左师爷立马逼着骆秉章参了樊总兵一本,让他回家吃老米去也。

  樊总兵受了这口鸟气,怎生消得,发誓报仇,不过人家没有雇人行刺,也没有上京城挖门子走关系,心想左宗棠一个举人,就敢如此对我,不就欺负我没文化吗?于是卖了田地,盖了一幢小楼,花大价钱请来名师,把两个儿子关在楼里读书;还让儿子穿上女人衣服,把“王八蛋,滚出去”刻成牌位,放在儿子的书房里,说是考上秀才准去女装外衣,考上举人,跟左宗棠平级了,才可换上全套男人衣服。樊总兵的两个儿子还真争气,步步登高,最后双双中了进士,其中弟弟樊增祥还进了翰林,成为晚清名噪一时的诗人。

  4,有副对联乃曾国藩与左宗棠戏谑而作。上联为曾国藩所题,内嵌“左季高”二字,季高是左宗棠的字。下联为左宗棠所题,内嵌“曾国藩”三字。

  季子敢言高,仕未在朝,隐未在山,与吾意见偏相左;
  藩臣多误国,进不能攻,退不能守,问他经济又何曾?

  可是,相互讽刺归讽刺,关键时候英雄的识见就是与普通俗人不同,以下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5,左宗棠在长沙听到曾国藩在靖港大败的消息,就去找骆秉章商量对策。左说:曾涤生虽然面上歉和,但心底却自以为是;可论到打仗,他读过几本兵书?他要是能像我,怎么会首战不利?别说他像我了,他就是听听我的话,也不至如此!
 
  两人正感慨,布政使文格和提督鲍起豹吵嚷着过来了。两人一进门就说:骆抚台,曾国藩打败仗了,上折子参他。
  左宗棠说:两位大人,谁说曾涤生打败仗了?文格说:刚刚听说的,陆勇已经回到长沙城外了,水勇逆水行船要慢一些,估计曾国藩还在路上。但他打了大败仗是确定无疑!
  鲍起豹说:可不是大败仗,听说战船几乎全被长毛烧了,两千多人死伤一千五六百。长沙城里人心慌慌,这还不都是曾国藩造成的?他练勇一年,竟然如此不堪一击,不参他一本,愧对湖南父老。折子我们都写好了,请大人也署个名。

  左宗棠接过折子,顺手翻翻,扔到桌子上说:还不短呢。文格说三千余字,但仍觉不能尽意。左宗棠说:两位大人的消息准不准呀,我和骆抚台怎么就没听到任何消息呢?鲍起豹说:我派出的哨探刚刚传回的消息,千真万确。
  左宗棠勃然变色,说:你们两个刚刚听说了消息,竟然写好了三千字的参折,可见你们是早就写好了,是早就盼着湘军败给长毛,你们饱食朝廷傣禄,却一心盼着长毛获胜,请问你们是何居心,该参的究竟是曾涤生还是你们!
  两人顿时语塞。

  左宗棠寸步不让,说:抚台大人,湘军主动出击痛剿长毛,而身为湖南提督的鲍起豹等,非但不为出征之师分忧,听到长毛获胜竟然欣喜若狂!
  鲍起豹说:湘军是败了,败了就该参。
  左宗棠说:鲍起豹,谁说湘军败了?攻打湘潭的湘军正在与长毛激战,胜负未分,何意战败?曾涤生率军奇袭靖港,即便是果真失利,那也是牵制了长毛,解决了湘军主力的后顾之忧,现在说胜败,为时尚早吧?

  骆秉章说:你们两位也太过份了吧?就是曾涤生果真战败,那也要等见了他的面了解了实情再说吧?
  两人收起折子,灰溜溜走了。
  左宗棠向他们的背影吐口唾沫说:小人,真是一帮小人!尤其是这个姓鲍的,身为提督不肯出战,做缩头乌龟,还有脸参别人。


  6,有人认为如果中国人里面多些曾国藩的话,我们的国家会更好些,左宗棠则很多人认为他过于锋芒毕露,有时候显得不够厚道。

  其实错了,中国人里太多曾国藩性格的人了,但是那些人又没有曾的本事,徒留一些无聊的宽容和君子,而左的做事黑白分明,个性突出,中国人里其实始终都缺乏这样的人才,到今天为止,依然如此。

  中国的真君子和伪君子都太多,而性情英雄实在是太少了!不过,另外一个方面,中国也基本不给这样的性情英雄以空间,除非是没有办法了,人家的本事不用你就没有别的招数,只好也就用了。如果有1万个可能不去用,则绝对是不会去用的。

  7,近代华罗庚先生也是初中毕业,他甚至可以拿英国的学位而没拿,这才是真豪杰,不过这样的大师也只有在西南联大以及之前的时代才会有空间,如果在今天,他怕是没有什么机会的。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53483-28844.html

上一篇:已故的戴安娜王妃:为什么竟然会有那么多的人喜欢她?
下一篇:“感恩的心,痛恨命运”
收藏 IP: 144.64.8.*| 热度|

0

发表评论 评论 (1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9-26 16:5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