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安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陈安博士 御风而行,把酒邀月,穷极宇宙,留意身边

博文

我的四姥姥上周以百岁高龄辞世

已有 3713 次阅读 2009-12-16 14:02 |个人分类:告别的年代|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哥哥从老家打来电话,说我们的四姥姥上周以百岁高龄辞世。

  因为这一辈的老人只此一个了,所以,老家煞是大办了一番,前来吊唁的有70桌之多。

  当然,这个70桌而不说700人是因为老家习惯用吃饭的桌子数来指代人数,每次都是说“很热闹,很有面子,有多少多少桌客人。”

  四姥姥已经达到五世同堂的层次,我母亲这个家族的多数人又在一个村集中居住,所以,距离的近带来了关系的近,人来得多也就完全可以理解了。

  还记得我的四姥爷辞世的时候,也是相当地风光,因为那时候我的一些舅舅还在世,直接的侄子辈都在,也就使葬礼有条不紊,相当秩序。

  中间还有一个花絮,那就是四姥姥对周边的后辈说:“听说有扎的纸人什么的都很好看,要不你们带我一起去看看吧。”俨然把当时的葬礼没当回事,大家也就觉得四姥姥老糊涂了——怎么连四姥爷的葬礼都要用看热闹的心态去参与呢?!

  而到了今天,我的大舅二舅,还有其他的舅舅都已经去世有10年了,而四姥姥终于到了百岁,也算得异数了。

  四姥姥有4个儿子,1个女儿。四个儿子里的大儿子和三儿子都是农民,二儿子则是大夫,曾经在县里的药方工作,后退休,四儿子则是整个陆氏家族“家”字辈最小的一个,也就是我的小舅舅,一直在村上作教书先生,现在也退休在家了。

  大儿子又生了4个儿子,二儿子则有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三儿子则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小儿子(我的小舅舅)有2个女儿和一个儿子,现在也都结婚生子了。

  四姥姥唯一的女儿和我妈嫁到了同一个村子,我们常叫作“郝姨”的,比我妈妈还大几岁,生了两个儿子两个女儿。其中大儿子的女儿现在在北京理工大学读研究生,有时候周末就到我家来看看。

  我对于四姥姥的印象不太深刻,因为从我很小的时候就觉得她很老了,小老太太一个,和其他的妯娌相比,我的四姥姥应该是没太有个性的一个,不象我的二姥姥那样强势,也不象我自己的姥姥那么全面。也许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吧,才使她能够长命百岁。

  我的四姥姥的姐妹也都长寿,其中一个也嫁到我们村上,活了九十多的年龄,如果不是因为意外,超过百岁也完全可能。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53483-279065.html

上一篇:快点申请剥夺杨振宁的诺贝尔奖资格
下一篇:上吊拴好绳,喝药拧开瓶——我所知官员最雷人的语录
收藏 IP: .*| 热度|

4 刘全慧 迟菲 刘玉仙 李学宽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8-11 07:5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