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安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陈安博士 御风而行,把酒邀月,穷极宇宙,留意身边

博文

对《高锟可谓伟大》一文部分细节的再说明

已有 4384 次阅读 2009-10-28 01:28 |个人分类:人论|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Blog主人按:新语丝昨天刊载了一篇文章,来自香港中文大学一名教师的《陈安<高锟可谓伟大>的虚构故事》,对我在《伟大的高锟,10年前从香港电视上看到的》一文中的部分内容表示了质疑,质疑文章的链接地址是https://xys.c6.ixwebhosting.com/xys/ebooks/others/science/people/gaokun6.txt文章顺便表扬了“陈安先生的用意好,文章写得也好”,但是批评了我“声称从电视节目中看到他虚构的故事则不好。”其实,他有点冤枉我了,所以,这里就我当时写那篇文章的来历再做更加详细的说明。】

  2000年左近,我在香港城市大学待了一段时间。其间,不断地看香港的电视,不过都是看些肥皂剧而已。突然就有这样一天,我和老婆Shopping猫一起看了一段古怪的电视报道,就是我上文中提到的关于高锟的那段故事。那时候还不知道高锟此人是谁,此后直到高先生获得诺贝尔奖的2009年10月,我对他也再没有任何其他记忆,毕竟,我和高先生没有发生过任何专业上的关系——他从事的专业我一点都不懂。

  在那个电视上连半小时都不到的节目里,我很奇怪这个老头总是笑着的,而且在看上去比较严肃的一个场合,一群年轻的学生却在攻击这个微笑的老头,听了那广东话的介绍,才知道点端倪。不过,那时候俺们刚从大陆去香港,所以看到这样的场面自己心里已经气不打一处来了——竟然有学生当众不礼貌地攻击师长的现象存在。

  但是,这个老头就那样微笑着,那笑不是皮笑肉不笑,也不是苦笑,就是很真诚的笑。特别深刻的记忆是,学生们上去要给这个老头一个屈辱性的东西(当时的记忆是高帽)并强迫他当场接受,而让我特别特别意外的是,他躲了躲,最后竟然还是笑眯眯地接受了,而且还展示了一下(在我的记忆是把高帽戴上了头)。

  局面如此混乱,看着高先生始终在笑,我也乐了,记得自己还笑着对Shopping猫说呢:“你看你看,身为校长,竟然会这么没面子。”Shopping猫也笑得前仰后合的,说:“是啊,这香港的大学校长也当得未免太憋屈了。”

  那个时候,就只知道这事好笑了,回头想着大陆的大学校长们一个一个却都威严地很,让学生们产生不敢接近的感觉,而香港的大学生们则能够去戏弄校长,真是不可同日而语啊。那个时候,高先生此举的“伟大”之处,一点都没有进我的脑子,只是内心觉得非常不可思议罢了。之前在爬太平山的过程中,还从Shopping猫那里了解到她目睹的香港大学徐校长住所外学生们的游行示威,场面也煞是热闹。

  关于高锟校长的这段记忆因为没有其他的触发,就这样封存了。再听到高先生的名字就是今年10月了,诺贝尔奖对于提高人的知名度作用如此之大,真是无法预料。在看了高先生的简历并看过照片之后,我发现他应该是那年在香港电视上看到的那个爱笑的老头,又因为多了十年的阅历,终于知道一个校长能够如此行为,实在堪称“伟大”,于是,就写下那篇文章。

  今天,看到香港中文大学的一位老师指出我是在“虚构”之后,我一下子突然怀疑起自己的记忆来,难道那依然在眼前的百年不遇的学生戏弄校长的场景竟然是我梦中所得?可是,我对他的记忆就这么一点点啊,没有其他干扰啊,而且从别人那里也从来没有听到过高锟两个字。

  但是,却越想越不敢自信起来,可是怎样给自己的记忆找到确证呢?

  还是先找Shopping猫吧,她是当事人,而且平素的记忆比我还要好很多。不过——,即便Shopping猫同学也还记得这段故事,可是亲戚对亲戚的证言大约也是不能采信的,就疑惑起来。

  但是,让香港中文大学的这位老师放心的是,等我问过Shopping猫后,她的回答有利于您,那就是:“这么久的事,我早忘了。”然后,“高锟是谁?”

  在香港中文大学的老师的文章中,我想既然他问到过当年曾经戏弄过校长的学生,那么也许我对于高帽的记忆确实是不够确切的了,尽管我其实还是更相信自己一些。

  我的科学网朋友,湖南土著刘教授帮我找到了梁文道的一篇博文,里面提到这样的一段场景——“就在高锟对新生发表欢迎演讲的那一天,他们冲上去围住了他,塞给他一个套上了避孕套的中大学生玩偶,意思是学生全给校方蒙成了呆头。现场一片哗然,高锟却独自低首,饶有兴味地检视那个玩偶。”

  如果梁文道先生的记忆确切,再如果这一段和我记忆的那一段来源一致,那么,这样的一个场景就确实存在过的。只是,在他的记忆力是“套上了避孕套的玩偶”,我的记忆则是“一个高帽”。

  而如果梁文道先生和我的记忆都确切,那就是两个场景都发生过,说明中大学生有戏弄校长的传统吧,可以一而再再而三。

  而如果我们俩都记错了???这个可能性好象不大!

  今天,再回头审视自由的香港中文大学发生的这些故事,我深深为高锟先生的伟大而感慨。当然,被戏弄本身并不伟大,对疑问者的那句反问“为什么要惩罚学生?”加上不会秋后算账更不会立施惩罚才使得高先生的形象伟大起来。

  我也期待我们大陆出现大量有着如此伟大情怀的胸怀宽广的师长。

  以下是我的朋友“湖南土著”写的一段文字,我全文照引在这里,因为没有得到他的允许,这里就不公布他的真名了。

《陈安<高锟可谓伟大>的虚构故事》一文不确

  湖南土著

  就陈安《高锟可谓伟大》文中叙述的如下场景:“香港中文大学的学生给高锟校长评了一个具备某种耻辱性的称号,并且要求他当场接受,形式上要戴上一个高帽。......高锟校长笑眯眯地接受了这个称号,并戴上了帽子,所有的人都看到了这样的场面"。“香港中文大学一名教师”在《陈安<高锟可谓伟大>的虚构故事》一文中向当年公开质疑高校长的学生求证此事,得到的答复是:“纯属虚构。”进而这位教师认为“香港的大学生不乏激进,但类似戴高帽这样的卑劣下作之举,恐怕是极少数红卫兵的专利。”

  《高锟可谓伟大》文中叙述的场景是真实发生过的,有梁文道(当年中大的学生)的文章《我的老校长高锟》有关记录作为佐证,见下。我要进一步说明的是,不要高估中文大学的学生的学养和德行,他们甚至有丢纸团戏弄一位长者这种下三滥的可耻行为。

  梁文道的博客
  
http://blog.163.com/liang_wendao/blog/static/113802309200991611812504/

  《我的老校长高锟》

  ……

  不只如此,当时高锟还接受中央政府的邀请,出任“港事顾问”,替将来的回归大业出谋献策。很多同学都被他的举动激怒了,认为这是学术向政治献媚的表现。于是在一次大型集会上面(好像是毕业典礼),学生会发难了,他们在底下站起来,指着台上的校长大叫:“高锟可耻!”而高锟则憨憨地笑,谁也不知道他在笑什么。

  后来,一帮更激进的同学主张打倒行之有年的“迎新营”,他们觉得那是洗脑工程,拼命向新生灌输以母校为荣的自豪感,其实是种无可救药的集体主义,很要不得。就在高锟对新生发表欢迎演讲的那一天,他们冲上去围住了他,塞给他一个套上了避孕套的中大学生玩偶,意思是学生全给校方蒙成了呆头。现场一片哗然,高锟却独自低首,饶有兴味地检视那个玩偶。

  ……

  我和高锟可就从来没这么亲近过了。八年里头,我只当面对他说过一句话。那一天我们几个同学从图书馆出来,正好见到他走在前面,马上揉搓成了一团纸朝他丢过去。他一回头,我就指着另一个同学笑着大喊:“校长,你看他居然乱丢垃圾!”总是笑得有点傻的校长一如以往,顿了一顿才反应过来,慢吞吞地说:“这就不太好了。”我们立即笑作一团,看着他的背影渐渐远去。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53483-265535.html

上一篇:大海龟告诉Tu博士:何不食肉糜?
下一篇:深度娱乐:诺贝尔生理与医学奖明年应发给杨先生
收藏 IP: .*| 热度|

5 刘全慧 赵明 刘立 刘凡丰 苗元华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3-2-4 11:0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