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安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陈安博士 御风而行,把酒邀月,穷极宇宙,留意身边

博文

我的舅舅:久病不愈的那次自杀

已有 4151 次阅读 2009-10-25 19:03 |个人分类:人论|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我的姥爷的爸爸在山东黄河岸边的一个小村子留下了四兄弟,四兄弟留下了19个孩子,所以我有很多舅舅,嫡亲的舅舅有两个,仅仅比亲舅舅远一步的舅舅则还有七个之多。

  因为我这些舅舅的缘故,我名字中间那个辈分被拿掉了,因为刚好和这些舅舅的辈分一样,中国人讲究为尊者讳,我就成了陈安,而不是原本家族系列中的陈家安。

  小时候我还奇怪过呢,为什么我大爷家的孩子都三个字,而我和我哥哥只有两个字呢。

  因为舅舅多,所以我们称呼起来就得把名字带上,否则会有说不清楚之嫌。在这所有的九个舅舅中,家干舅舅属于文化比较高的,因为他曾经上过初中,在当时的老家农村,这就是了不得的事情了。

  因为看书多,而又擅长讲故事,所以,他家总是会聚集了大量的闲人来听故事,加之他家两个儿子(我的两个表哥)分别考上了河海大学和另外一所在烟台的中专,所以使得这个家庭又显得格外招人些。本来第二个表哥也是有希望考上大学的,可是,高中时做过学校学生会主席的他犯过一个错误,最终使得他无颜再在学校里待下去,就走了中专这条相对艰难些的路。

  岁月悠悠,人生如歌。两个表哥都很有出息,一个在济南,一个在泰安,一个在建筑行业,一个自营生产厂,也算是区里的纳税大户了。

  应该说,两个儿子都工作之后,舅舅舅妈的日子过得越来越惬意。可是,疾病却不期而来,是呼吸系统的问题,一发现就已经到了严重的程度,必须借用呼吸机才能行,好在儿子有钱又都孝顺,医院不能提供,就自费从北京买去了一台呼吸机放在医院病房,因为有关系,所以病房也是单人间,按说医疗条件相当不错了。

  可是,久而久之,舅舅就实在无法忍受了,每天带个呼吸机生活,痛苦得不得了;开始还抱了身体恢复的梦想,可是,后来这个梦想也随着现实而破灭了,因为得的这个病刚好是那种不可逆转的,只有更差没有更好。

  舅舅于是绝望了。

  就一度割腕,要缓缓地结束自己的生命,随着血慢慢从身体内流淌出来,大约也就可以让生命随之而消失吧。

  结果是被人发现了,没能成功。

  舅舅也曾经和家人多种方式地谈过,说现在的疾病活着完全是痛苦,几乎没有了任何意义,知道孩子们的孝心,可是,真的不想再忍受下去了。

  但是,不管怎样的自己主动放弃生命,都是为中国的传统所不允许的,于是舅舅别无选择,只好继续活下去。

  直到身体的恶化不能持续生命的体征,舅舅才算离开了人世,我倾向于相信,离开的时候舅舅反而应该是庆幸的,毕竟,这是他一直盼望的一个结果。

  舅舅去世后,表哥也把呼吸机捐赠给了医院。家人不会使用它,捐给医院是最好一个选择了,需要的人在医疗条件还不够完备的市立医院里还能继续发挥更大的作用。

  每每想到舅舅的自杀行为,我总是很难和他以往纵横捭阖的样子联系起来,那时候,他总是把手里的烟一摆,毅然地对着自己刚刚讲过的故事下着结论,评述起来也是高潮迭起,听众往往会被那些情绪影响,而在故事里不可自拔。

   舅舅尽管是个农民,却是个能够理解城市生活的农民,加上自己的知识积累,我相信他完全可以适应于任何环境,如果能够给他一个机会和空间,也许也能是影响时事的人物呢——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53483-264948.html

上一篇:应该要什么样的保送生?
下一篇:陈热闹喜欢看海洋馆里的鱼们
收藏 IP: .*| 热度|

11 武夷山 曹广福 罗帆 吴飞鹏 迟菲 苗元华 刘玉仙 李学宽 虞左俊 iWesun 侯振宇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3-2-5 21:2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