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安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陈安博士 御风而行,把酒邀月,穷极宇宙,留意身边

博文

不会科研只能教学与不会教学只能科研之争

已有 4024 次阅读 2009-6-26 14:26 |个人分类:人论|系统分类:教学心得

??在中国科学院的研究所里待着,能拥有不教课的资格是件幸福的事情。

??当然,不是所有的老师都不教课,也不是一个老师永远都不讲课,而是在很长的时间内,你可以不讲课。

??这是很幸福的事情。

??关于讲课,中科院和清华的教授们曾经相互戏谑般的诋毁过:

??清华大学的教授说:在我们清华大学,没本事教好课的人怎么办呢?总得给碗饭吃,那就去做科研吧。

??中国科学院的研究员们则说:在我们中国科学院,那些不会科研的怎么办呢?总得不失业吧,那就去教书吧。当然,是给研究生教书。

??就我个人的理解,讲课虽然有时候可以由研究匠来讲,而且我们也一度号称研究匠教书可以把自己的研究结合进课程里面。但事实上,讲好课真的是很不容易的事情,曾经出现过多次研究匠教书被学生投诉的情况,说老师讲的不够明白。

??要讲好课,必须要对课程有特别深入的了解,甚至,有说法是:要教给学生一杯水,你要有一桶水,很多老师,其实是在以己之昏昏欲使人昭昭——那怎么可能做到!

??就想起自己一度讲课的经历来,发现我讲授的课程,新问题不多,基本是些比较成熟的东西,就有点懈怠,就这么一懈怠,学生的疑问就会发现需要思考后才能给于回答,而不是立刻从嘴里把答案搬出来给学生。事实上,老师是应该做到后面一点的。

??再后来,又发现讲课对于自己的科研的价值是很小很小的,虽然不能说完全没有,突然想起那句把老师比作“蜡烛”的比喻来。

??——真贴切,老师在很多情况下就是把一个完全成熟的东西揉碎了掰烂了喂给学生吃,而这个馒头本身并没有新意,和10年前的猫头没有区别。

??再也不觉得研究是个多神圣的事情了,觉得作为教学型教授的老师们,实在是辛苦,且是牺牲型的辛苦,要靠很难估计的学生的出息来实现自身的价值。

??向教学型教授致敬!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53483-240407.html

上一篇:怀念杰克逊—Make a better place for you and for me
下一篇:2009 中国·杜桥 乡镇基层应急管理研讨会举行【转】
收藏 IP: .*| 热度|

12 李侠 何凌云 曹广福 曹聪 周春雷 陈国文 刘立 迟菲 苗元华 王立 gjd lftkf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1-30 19:5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