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安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陈安博士 御风而行,把酒邀月,穷极宇宙,留意身边

博文

那年夏天的归乡路——依然那么漫长

已有 3214 次阅读 2009-6-1 18:25 |个人分类:告别的年代|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有了现代化的交通工具却不意味着回家的路就比以前快了很多,也同样不意味着回家的次数会因此多了很多,有很多时候却是更加地了,更加难了。

  我自1998年开始,有不少年份因为这样那样的缘故而不能回家过年,有时候甚至一年回不了一次家,所以,和以前比起来,归乡路依然是那么地漫长,象那首名歌《故乡的云》里唱过的一样。

  这里记录了我回家的一次过程,尽管琐屑且没有记载完全,但是,每次回家如果真能有这样的记录,对于未来,也算是很好的记忆存储方式了。人太习惯于对自己身边经常发生的事情有过目即忘的本事了,不仅如此,对于新鲜的事情也是这样,积攒了一堆的感想,说起来的时候似乎很兴奋,但是这样的感想如果没有记录,说说就过去了,就是那句著名的诗了:“天空中没有翅膀的痕迹,而鸟已飞过。”

  我则希望着飞过就有痕迹,所以不愿意生活如诗那样有略显哀怨的结果。

  一,第一天

  22点30分左右坐上回家的K101火车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可怜的小男孩,就在我卧铺间的下铺,他那不愿意离开妈妈的声嘶力竭的呼喊震彻了整个车厢,他的随行亲人的任何安慰都是无效的,更加糟糕的是,他将晚饭全部从胃里转移到了车厢地板上,令人目不忍睹。

  从家里赶来车站的路上还是出了两身汗,在候车室里也热得不行,到了火车上终于稳下来了,车上的空调比车站的要好多了。

  由于是夜间的车,我决定很快就进入睡前的准备状况,在印象里就没有关灯的过程,看来我是有点困了。
  
  二,第二天

  醒来上厕所的时候是4点28分,外面黑黢黢的,大家睡觉各有各样,我还隐约听到了几个呼噜声,看来这个车厢还比较幸运,没有遇到大呼噜。

  从厕所回来却睡不好了,就听着列车轮子和铁轨碰撞的声音,半睡半醒里等待黎明的到来。

  列车过济南之后就是凌晨了,看得见外面的景物,群山和田野交错经过视线,在一阵懵懂里,6点10分,泰安车站到了。我拿起行李准备下车,走过熟悉的泰安车站,想着接下来的回家的路。

  三轮车2元到汽车站,接近汽车站的时候,有两个为长途车拉客的人拉住了三轮车,一定要问我到哪里去,三轮车夫还说了一句,去东平,被我立刻制止了,在同样的地方,我从前已经上过一次当,上了一辆根本不到我家的汽车,然后被就地“卖猪崽”卖给了另外一辆车,两辆车还吵了一架,因为第一辆车抢去了本来不该他拉的客人,在他们交接的时候我看到,我交的8元钱被第一辆车的车主拿下了2元5角,第二辆车的车主所以生气就在于此了,他们不得不以应该8元而实际5元5角的价格拉我到终点站,路上他们试图另外再向我收2元钱,被我断然拒绝。

  这次,对于“上哪里”的频频问话,我的回答“汽车站”,看我没有意思和他们罗嗦,两个拉客的人争取了几次才罢手。

  这样,我坐上了开往东平的大客车,车上已经满了人,走道上也满是小马扎,我就只好坐在了门旁的不算正式座位的一块平地上,脚下踩的位置就是上车的阶梯。

  路上又挤进来几个人,这辆车超载至少15人。

  好在一路安全,8点整到达了县城的汽车站,路边看到了不少的早点摊子,油条和油饼的味道满街都是。

  下车的时候必然地抢上来几个三轮车夫,要帮我提行李,因为事先我已经从父亲那里知道了现在县城里跑着些吉利美日的出租车,价钱和三轮车一样,都是2元,就毫不客气地拒绝了他们的热情,拿着行李走向车站外的马路,路上还有几个人力或电动三轮车过来搭讪,均被我拒绝。
  
  8点10分,我回到了家,进门的时候我爸爸正在外面,看到我惊讶了一下,还是没有想到会这样快。我妈妈和哥哥也纷纷出来,寒暄之后,我进屋去和我奶奶打招呼。

  自从步入84岁,我奶奶非常担心自己会随时离开人间,按照惯例,应该死在儿子家里比较符合规矩,所以奶奶就从我姑姑家来到了我家,尽管之前我爸爸去接过她几次,但是由于我姑姑总是女儿,所以我奶奶觉得放心些,就没有答应,而这次则是主动要求过来的。

  我站到奶奶跟前的时候,她很是怔了一下,因为事先家里人没有透露任何的消息,所以一下子没有认出我来,我就喊了一声奶奶,她才终于意识到,是5年不见的孙子回来了,声音立刻就哽咽了起来,说,“还以为这辈子就见不到了呢。”我仔细看了一下,奶奶还是没有流泪,毕竟,她一直是个很坚强,有时候甚至很无情的人,所以,流泪也是比较困难的事情。

  不过,奶奶的衰老却是十分明显的,走路已经不得不使用拐杖,且是颤颤巍巍的,不过,从脸色上看,倒还是比较平滑,也没有几个老年斑。
  
  由于今天就是爸爸的生日,我哥哥一会就骑了摩托车去采购,除了昨天就定好的蛋糕,又买了鸡、鱼、排骨、肉、苦瓜等。总计120元左右,大号的鲜奶蛋糕居然才36元,我看了看,在北京怎么也要150元以上。

  接近11点的时候我嫂子带着我侄子从银山镇赶来,看到侄子,我又吃了一惊,去年8月份来的时候我还特意把他和我1米58的老婆一起比了比,看到已经马上就要赶上我老婆了,今年再看,接近1米7的我站到他跟前也不敢说比他高了,仔细在镜子里看的时候,发现还是比他高一点,但是看他的发展势头,很快就能超过我了,毕竟才是初一的孩子啊。但是他的另外一个发展势头却不容乐观,就是他的肩也有点想和我一样,有一点驼的意思了。在饭桌上我们还讨论了这个问题,说,侄子象叔叔是个规律,我谈到担心他的驼背问题的时候,他还使劲挺了一下胸。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53483-235479.html

上一篇:是真才子必风流?
下一篇:暂时结束海龟话题
收藏 IP: .*| 热度|

4 曹聪 陈国文 迟菲 FloatingRose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8-15 08:3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