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安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陈安博士 御风而行,把酒邀月,穷极宇宙,留意身边

博文

【南游记】33——国家排球运动员莫乐卡副教授

已有 3647 次阅读 2009-5-6 21:52 |个人分类:南游记|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一个人究竟可以懂多少种语言?

??我曾经问过自己,也问过别人,有人说某前苏联的一位语言学副教授懂二十多种语言,并认为学习日语是最困难的。我都不知道他那是精通还是能说,即使是后者,二十多种语言也是个可怕的数字了,我仍然有点不太相信。觉得要么就是记者理解错了或者干脆写错了,要么就是这个人在吹牛,学这么多语言对他有什么意思呢?

??我自己是有切身体会的,我一度想学会天下所有主要的语言,英文自不必说,大家都是肯定要去学习的,对于30岁左右的人来说,学习英语大多是从初中开始的。我上了大学选了个德语作为我的第二外语,和一个南京大学毕业的小姑娘学了1年,她当时有句话我现在还记得,“我只是希望大家过了几年以后别只会说一个Deutsch。”现在看来她的这个担心还是差不多已经有现实的例子了,我现在基本上就会说包括Deutsch在内的有限几个德语词了。

??我硕士时候又学了日语,学了一年,不过现在连五十音图都记不确切了;此外,我还选了门怪异的语言:世界语,现在则除了会说Esperanto之外,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了。

??但是,当莫乐卡副教授说自己懂5门语言的时候,我知道她不是在吹牛,而是确实的事实,而且她的懂不是一般地懂,而是精通。

??那还是在叶博士为我送行的晚宴,她选了个中餐馆,也叫上了莫乐卡副教授,原因则是我原来也做过图论研究,而莫乐卡副教授则正是做图论研究的,她前段时间邀请了一个西班牙的学者来这里访问,叶博士也叫上了这个家伙,他拿了一个GPS的手持仪器,说他的老婆可以在西班牙知道他在澳大利亚的哪条街上,我虽然以前听说过这个玩意,可是从来没有见过,他就向我们演示了一下怎么显示自己所在的街道的,我一看,果然神奇。

??正是在这次饭桌上,莫乐卡副教授谈到了自己会的语言,因为是捷克人,当时她逃难到澳大利亚的时候捷克和斯洛伐克还没有分家,所以她同时会讲捷克语和斯洛伐克语,再加上当时苏联的影响,所以她也会讲很流利的俄语。

??再加上她到澳大利亚以后必须学会的英文,她还说她的法语和英文一样好,这样的话,莫乐卡副教授至少熟悉5门语言。

??她的出生地也就可以解释她的名字的读法了,我原来以为是莫卡(Murka),后来我的一个办公室的老李说肯定不是直接读的,我就以为是莫尔卡,在这次一起吃饭的时候才由她自己给出一个发音,竟然是莫乐卡,而且“乐”音要发得满嘴里跑舌头才能发的正确,她还夸奖了我读音比她的Partner(这里是同居男友的意思)还准确,她的Partner是个澳大利亚人,也在大学里有个职位。

??我们吃饭的中餐馆在纽卡斯尔的城里,叶博士特意选了个中餐馆,我看了一下菜单,简直贵得惊人,刚到的时候,广东籍的厨师还出来用中文和我们打招呼,并建议我们点他推荐的一种鱼,说非常好吃。

??莫乐卡副教授和她的Partner以及她的访问学者西班牙人来得比我们晚了一点,他们来后我们才开始点菜,莫乐卡也充满兴趣地点了一个。

??等包括那条被推荐的鱼的菜一个接一个上来的时候,我才发现居然中餐还可以是这样的,和叶博士他们讨论的时候,才知道澳大利亚的中餐馆居然和中国的中餐馆本来就有很大的区别,而且,这是被改造成非常接近西餐而只是有一个中餐的样式的东西,看上去是中餐,吃的时候发现和西餐别无二致,真是中为洋用的典范啊。

??所以我们几个中国人虽然在吃,却在心里大大的摇头,偶尔用中文谈一句的时候也是批评为主,吃得也就不太积极,但是看着莫乐卡他们几个,都是甩开了腮帮子吃,确实津津有味的。就想,中餐这样对付外国人,还真有效果,也就佩服中餐馆的老板们了。

??其实,本地化可能也是餐馆能够长久存在下去的一个重要花招吧,就象观音来到中国变成了女人,就象佛教到了中国也能接收关公、老子、孔子等人在一起被供奉一样。

?关于莫乐卡副教授,我还听过一件关于她的传奇故事,她的离开她的祖国是因为自己一家受到政府的迫害,最后通过不正常的途径离开的,应该是偷渡这样的方式吧。

??她到澳大利亚这个对难民比较仁慈的国家之后已经不是个孩子了,所以就进了工厂做了工人,也许自己不愿意干吧,就申请继续读书,然后一溜烟地读完了博士,象她这样的情况国家也有相应的照顾,所以也得到了资助,算是没有困难地读完了,因为自己的杰出贡献,也就申请到了一个副教授的职位,这个并不容易,因为一个系往往只有一个教授,两个副教授,而她就是两个之一,这和我们国家的职称制度有很大的差别,得到一个副教授也着实需要一些实力的。

??更传奇的是,这个现在有些胖的副教授,个子在1米7左右,显得有些魁梧的样子,原来居然在澳大利亚国家排球队呆过,是正式队员,她的一生真的算得上足够坎坷复杂的了。

??她看上去有点粗心的样子,一笑的时候满身都跟着动,是个很感性的女人,我在办公室的时候经常见到她,可是也只是笑笑打个招呼而已,叶博士请我们一起吃饭才使大家相互了解了一些。

??她还有个中国学生,姓林,也和我一起聊过天,在他的导师的帮助下,他也在这个系里获得了一个讲师的职位,因此,还算个不错的导师了。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53483-230318.html

上一篇:【同题作文6】记一次有意义的活动——亓菁晶
下一篇:“博客代管”事件述评——其实科学网也需要“饶颖”
收藏 IP: .*| 热度|

3 曹聪 苗元华 魏玉保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8-16 06:1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