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安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陈安博士 御风而行,把酒邀月,穷极宇宙,留意身边

博文

【南游记】32——也说说北京人吧

已有 3135 次阅读 2009-4-29 08:22 |个人分类:人论|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八,来自北京的两位母亲

??我问道:“你们是一家人吧?”

??那是在黄金海岸海湾的一条游船上,全体游客吃自助餐的时间。我对面坐着一对小恋人,他们的左边就是两位母亲,小恋人在悉尼读大学,今年请了各自的母亲来澳大利亚旅游。男孩胖大,模样倒是周正,他的母亲还要显得更漂亮些,我觉得很容易地看到了她灵魂深处的一些风尘气息,而那绝对不是因为她唇上淡淡的口红痕迹。稍显丰满的女孩则长了一张大而无当的脸,有些丑,她的母亲却是瘦小脸的女人,容颜有些衰老了。但是我却明显感到女孩母亲要显得亲和些,后来的深入聊天发现她是北医三院的大夫,这里就简称为医生女人吧,而男孩母亲则正如我的预料,是个生意人,在国家XX总局下属的一家公司工作,这里暂且称为生意女人。

??医生女人说:“那么,你是看出来了”,她边吃大虾边回答到。

??其实我并没有看出来,还以为漂亮女人是她妹妹呢,正心里感叹上帝之不公,因为我哥哥也是很“帅“而我则很”衰“,所以这种思路是我从小就带在身上的,不过随着聊天的继续我才发觉到她们两个居然是非常怪异的亲家母关系。

??此时,来自上海工程师夫妇中的妇皱了眉头说,“虾不新鲜!”随即把盘子里剩下的几只虾悄悄藏在了放垃圾的盘的底部,医生女人听后却拿起虾认真闻了闻,说:“没有啊,挺好的”,而旁边的生意女人则已经停止吃虾了。

??虽然我闻不出来,但是我相信海边人的鼻子和味觉,也停止了吃虾。

??医生女人还坚持了两次,但是看大家都对虾失去了兴趣,就也不再说话了。

??小恋人一路上打打闹闹,很是不甘寂寞,在中年或者老年夫妇为主体的旅行团队伍里,也算是最大的亮点了吧,正是“春风不解风情,吹动少年的心”的时候,孩子的爱情不需要理性,只在喧闹中显现,但是即便如此也足以让人羡慕不已了。

??两个母亲则往往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两个呼啸,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想法。民谚有云:“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反之,也有“一个女人费劲心机把一个男人从孩子培养成男子汉,但是只在转眼间就被另外一个女人毫不客气地抢走了”。说的是两个相互矛盾但是又互为因果的命题,总之,结果都是被迫放弃那最不想放弃的。而在中国女权发展的今天,也许后面那句感叹更加贴近实际些。

??我有时候想,那男孩的母亲看着孩子不断被女孩明目张胆地“欺负”,想到的究竟是自己的青春时代还是因为失去而带来的“爱与哀愁”?

??我更关心的还是他们四个人平时究竟怎么付帐的问题,之后的旅行中我发现这种亲家的关系实在是很难处得和谐,总是客气地过分甚至做作。

??在农场,小恋人执意要去抱考拉熊,他们结束后再要求两个母亲去抱熊照相的时候我看到她们两个都有些迟疑,相互看了看,最终还是去了,对于抱这一身臭味的小熊,我想她们应该是并没有什么兴趣的,但是局势逼人,即使都没有兴趣抱熊或者不愿意花这冤枉钱(12澳元抱一次,也就1分钟吧,送精装压膜照片一张),在这种情况下也得上,于是,笑容可掬很快在相机里定格。

??相对于医生女人的饶舌,生意女人则沉默些,但是我还是更加关注了她,因为我始终有个疑问,那就是:为什么公司女人给我的印象如此鲜明?

??这样的女人也许正在越来越多,我对已经成为一个男孩母亲的初中时代女友腊梅说,你做土特产出口生意也好几年了,身上没有沾染上生意女人的那种风尘气吧?她连忙说,没有没有,我感叹道:“那就好,那就好。”所以这样问是因为我那在浙江做化肥进口生意的高中时代的女友已经不可避免的被烙上了生意女人的印记,即使她告诉我说,别人仍然认为她象20刚出头的女人,尽管她的短裙上还有一个铜扣脱落而留下的锈痕试图说明着她的学生味道,她仍然成为“生意上的女人”了。我和腊梅说,希望你能够长久地保持一颗赤子之心,即使你为了孩子的事情不断唠叨,即使你的生活一直平静如水。

??是啊,如今,“保持赤子之心”这样的要求其实是奢求了。

??生意女人的特别气息更多地见于类似于“女人街”这样的地方租摊的女人身上,只是颇让我奇怪的是,做小买卖的如此还可以理解,做中买卖乃至大买卖的女人仍然摆脱不了这样的气息,这令我非常失望,因为我印象里在商场纵横捭阖的女人不是这个样子,也许我太倾向于儒商这个概念本身应该具备的内涵了,用这个概念去要求活生生的人,其实是很难的。

??医生女人说,因为SARS的缘故,她们还被隔离了10天,我没有弄清楚是在澳大利亚隔离的还是在北京自行隔离的,总之,感觉北京的风直接吹到我的脚后跟,好在她说,其实她并不认为会真的有这么严重,在北京还是很安全的。正准备返回北京的我听了后觉得心里安慰了些。

??我问她们什么时候返回北京,生意女人说,签证是6个月的时间,不过以玩的情况看,也许只需要再停留一两个月就可以回北京了,她说回去公司也有事。而我则觉得,她们这种总是有点别扭的家庭旅行确实还是快点结束的好。

??写完这篇文章之后我才发现这是我澳大利亚游记系列中最长的一篇文章,也就深切地感受到写人比写景容易的道理。景物总是摆在那里的,而人则有很多故事伴随在身上,挖掘动态中的内涵是一件看起来特别让人快乐的事情,本质的东西也在动作中展现了;而静态的东西,当你试图去看到它最深的本质,却屡屡会发现本质总是隐藏在更深的几乎不可到达的地方。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53483-228851.html

上一篇:《现代应急管理》课程周三上午继续进行
下一篇:成都女人美丽且时尚的科学与社会学理由
收藏 IP: .*| 热度|

4 刘玉平 曹聪 李宁 苗元华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1-30 18:5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