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安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陈安博士 御风而行,把酒邀月,穷极宇宙,留意身边

博文

济南见丫头——当春雨飘呀飘地飘在......

已有 7287 次阅读 2009-4-3 12:26 |个人分类:告别的年代|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在一起离开上岛咖啡的时候,我对丫头说:在济南这样的一个春日午后,天空中充满雾霾,厚厚的玻璃隔离了喧嚣,在里面静静地面对面喝上一杯凉凉的榨果汁,还有一杯半热不凉可以不断续下去的水,两个还能谈得来的人,就是很美好的感觉了。

??丫头说:这个说法有点浪漫了,其实,天仅仅是一片灰蒙蒙罢了。

??我笑了笑。

??随后,我们跨越斑马线,我向北,她向西......

一、我携带了太多人的期待到济南见丫头。

??我对陕西的老蒋说道:你可能看顺眼的人了,40%的比例应该是山东人。当然,我可能除外。

??我可以除外,可是丫头是一定不会除外的,一个我要去济南并且会见丫头的消息一在科学网上公布开来,立刻就被大家推荐得风生水起,我知道这不是我的博文多诱人,而是博文中提到的这个人在科学网上的认可程度太高,不夸张地说,几乎没有人不喜欢。

??所以,让我捎带问好的留言不绝于耳,我都一一记下,然后得意地说:似乎我的泉城之旅比20国元首的伦敦之旅都更加要紧些呢吧?

??可是,预计中相会于山东大学图书馆门前草坪上的计划还是被临时打乱了,我恰好到了离丫头更近的一家咖啡馆,这就不需要她跨越半个济南城去凑合我了。

??厚厚玻璃外的一个微笑的表情,我就知道一定是她认出了我,而我也同时认定那就是丫头了。

??山东的很多优秀女人,在待人接物方面还是太周到了,我在火车上将下未下之时,丫头的短信就是一个接一个,而我第二天才知道,她一般是要在早晨5点多给儿子做早饭的,所以,9点以后就进入休息状态的情况很多,而我到达济南时已经10点半了。

??就想象了丫头打着哈欠发短信的景象了。

??记得有一句话这样说女人:万千宠爱在一身。我一直很难想象怎样才能做到万千宠爱在一身,在皇宫大院里偶尔在某段时间会出现这样的一个女人,多是指皇帝本来可以同时宠爱多个,但是居然在有限的时间里,本来应该分给其他女人的爱全部集中到了这个女人身上,杨玉环就得到过如此的待遇。

??这个毕竟是对女性的歧视了。到了今天,我们再说万千宠爱在一身,我想应该另外诠释它,究竟如何诠释它?也许最好用例子,这个例子在科学网上,就是丫头。

??象介绍现代应急管理一样,我这里也名词解释一下“现代万千宠爱在一身”:基于本身的素质和人格魅力,而使得其他相关人士对此人只有爱护之意而无法产生任何嫉妒伤害之心,只要她一出现,就会引来大家的目光,且这样的目光非是审视,非是看戏,非是崇拜,而是亲近、而是平视、而是爱护。

??满足这样的条件的女人,就叫“现代万千宠爱在一身”。作为一个女人,你也不妨去想想,这些条件里,你自己还有哪条没有满足?

??为什么能够万千宠爱在一身?其实,和丫头的个人性情、兴趣、性格等都有关系。比如,她就对道德经有很大的兴趣。我们在如此短的时间里,一起

二、谈了谈《道德经》

??丫头说:“水是体现道德经思想的一种最典型的例证物质。”

??我说:“水是取了势能降低的基本原理,而在水的运动过程中,它用了环境的势,且在过程中没有委屈到自己。”

??【当然,这里的水要排除作为灾害载体的洪水。】

??这是咖啡厅下午论谈的一个主要观点的总结。

??和理工科背景的女人谈哲学是很令人愉快的,因为并非是就哲学而哲学,而是在对自然规律的深刻了解之下来谈哲学,那是很不同的,期间丫头也说到了人造高分子等等她专业之内的范畴,这个人为创造的东西和环境的关系,我都听进去了,只是因为大学之后就再没有涉及到化学,在这方面实在是没有能和丫头对话的资本,就做了学生。

??而在《道德经》的问题上,我还是更愿意做先生。上周前往海南,在文笔峰看到了一个现代碑刻,把道德经全文都刻在了一块迎门的壁上,讲解员还特别地说到了这部刻在这里的道德经所起到的神奇作用,包括帮助中国人抗住了SARS的灾难等等,当然,在我看来,肯定都属无稽之谈了。

??就我理解,道德经应该还是宣扬的一种理念,没有过程推理,只有一连串很有道理的结论,而这些结论和语录体的论语一样,说明的全是我定义的“原则性机理”,在我的“机理分析方法论”的框架下,这个原则性的机理距离“操作性机理”还有两个没有跨越的鸿沟,这两个必须跨越的鸿沟是:

??1,原理性机理。即便是一个哲学思想,也应该有比较严密的推理过程,要自洽,有前提有结论,逻辑推演过程要缜密且科学,前提假设条件则要符合实际。道德经在这一方面的欠缺还需要由丫头这样的人来补充完整。

??2,最优化机理。又成为流程性机理。如果一种原则确定了,内在的规律性我们找到了,这时候需要去践行它,则可以有一个最优路径,这个途径是在没有实际约束下,在当前所具备资源的基础上进行的设计,所以是最优的,理论上,根据这样的设计去执行,就应该可以达到目标。

??从《道德经》原文到后面的诠释(包括丫头的诠释),很多是在最高的原则层上和最低的操作层上,后者表现为在自己的生活中觉得哪个方面又能和道德经上讲的某句话契合了,或者用道德经的一些语句来指导自己的行事,当然,这个就完全是根据当事人对于道德经的理解。

??在我看来,我们的这些古代经典哲学著作,不同的人解读同一句话,就有不同甚至相悖的观点。

??于是,在这样的一种考虑之下,我也有陈安理解的道德经,虽然没有象丫头那样去通读反复读道德经,我却总还是有自己看法的。

??一个半小时的对谈肯定在《道德经》上谈不了太深的话题,所以这里需要补充完整一点。

??在这些需要表达的内容之外,就是要留下对方的痕迹,如此短的时间,我就只能对丫头形成一个基本印象罢了。

三、丫头此人

??知道我去见丫头的科学网博主,肯定比较关注我对于丫头的印象如何,我简单地说一下。

??见完丫头后的晚饭我是和这辈子唯一一个相亲对象陈秀花(征得她的同意,用了真名)一起吃的,在我写她的那篇长文《一个连李秀花都看不上的男人》(http://www.sciencenet.cn/m/user_content.aspx?id=28991)中,有对她的描述:头发算不上很密,五官有些模糊,鼻子有点塌下来,个子不高,大约不到一米五的样子。

??晚饭时陈秀花质问我道:“你再仔细看看,我是你写的那样吗?”

??我仔细一看,这才发现陈秀花鼻梁很高,五官很分明,头发也很茂密,至于个子,陈秀花说最高的时候怎么也在1米58左右啊,就目前看,至少1米55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看了面前这个真实的人,再对比我原来文章中的记述,我只好玩笑地自我解嘲道:其实嘛,也许我当时写的文章并不错,不过因为这么久过去了,现代技术手段也很发达,完全可以趁我不注意就把鼻梁垫高,五官整得更鲜明,头发也可以去象种树一般地种植乃至直接使用假发,而个子这个最难解决的问题,其实也可以通过锯断骨头后再用铁板拉长的手段改变。

??看了没?这就是我这个人的判断力,我自信自己的记忆力还不错,可是对于人的判断却经常是似是而非的,所以,我写的丫头和大家未来要见的丫头可能是两个人,你们可要留心,别上了我文字的当。

?? 丫头之前在自己的博客主页上曾经贴出过照片,按照她本人的描述和这张照片,我判断她应该是一个很标致的人,相貌上没有一丝乱象,一切的器官都中规中距地长在该长的地方,甚至连一颗多余的痦子或痣都没有,包括美人痣。这就是可以上CCTV新闻联播的一张标准脸,我是听说李瑞英在上新闻联播前将自己脸上的一颗美人痣给消灭了的。

??看了丫头之后,我发现我的这个判断和记忆应该是大致不差的。她确实长了一张很标致的脸,不过,我需要对那些有其他想法的男士说明白的一件事是,标致并非漂亮,标致是没有一个丑的地方,可是如果说很漂亮,那也倒未必了,呵呵。因为漂亮一定有那个地方长得出奇的不同,比如一个格外挺拔的鼻子或者有点不同的脸部线条。

??标致也有不同,丫头的标致是亲切感很强的那一类,记得《红楼梦》了写到探春“削肩细腰,长挑身材,鸭蛋脸面,俊眼修眉,顾盼神飞,文彩精华,见之忘俗。”这是个“才自精明志自高”、有远见、有抱负、有作为的女子,她敢说敢为、办事练达。

??探春的标致大约也是如此,而诸如李瑞英这样的标致则是有些让人望而生畏的标致,即便是笑了,也会给人以威严之感,亲近怕就是件很困难的事。

??稍微有点遗憾的是,丫头的口音里保留了山东的背景,对济南更加熟悉的人,也许会隐约感到济南的痕迹在。

??山东一切都好,只是口音上显得有点土气,这一点我自己在济南的时候一点没有感觉,在合肥的时候经常路过济南也没有这样的感觉,可是从济南待过三年再离开,这个感觉却明显了。

??好在丫头是说普通话的,所以,那一丝的山东痕迹都掩盖在普通话之下,不细琢磨根本不会发现。这就是地域对人的影响了,你即便想摆脱这样的影响都很难,它会深入骨髓。

??四、当春雨飘呀飘地飘在......

??写字还是无法尽述所有的东西,因为两个人的对话如果信任对方,就会涉及到对人物的臧否,而我一向也有这样的习惯,就和丫头说到了科学网的这些风波和是非,这些东西只适合在口与口之间过往,不适合形诸文字里了。不过,我们还是会发现,两个人喜欢的人差不多是一致的,而不喜欢的人也差不多能达成一致,我想,这样选择的背后一定有山东人共性的东西在里面,喜欢或不喜欢也有与生俱来的成分罢。

??再由不同的人说到共同的人生,谈及人生要经历的苦难和感情,我自己就苦笑了几次,又大笑了几次,当语调突然放缓的时候,我发现丫头眼睛里有闪光的东西,一个瞬间突然就停滞了,我就知道丫头内心里丰富的情感是不亚于任何自称感情丰富的人的,只是,世界在无情中逐渐趋于理性,我们没有机会体会悲伤和享受悲伤带来的心灵震颤。

??突然就想起那首歌来:当春雨飘呀飘地飘在 你滴也滴不完的发梢......

??在这个没有春雨的午后,在一段短短的相约后的午后,你向西我向北并不意味了就此别过,在思维的深处,都有淡淡的吟咏——

??我踩着不变的步伐

??是为了配合你的到来

??在慌张迟疑的时候

??请跟我来........??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53483-224154.html

上一篇:清明回忆我的爷爷
下一篇:下周可能会去四川
收藏 IP: .*| 热度|

22 武夷山 刘苏峡 张志东 王桂颖 祖乃甡 马昌凤 梁进 陈绥阳 曹广福 王德华 吴渝 杨秀海 刘立 李宁 马丽丹 迟菲 魏东平 刘畅 杨芳 郭磊 iwesun airenao

发表评论 评论 (3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8-12 02:1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