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安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陈安博士 御风而行,把酒邀月,穷极宇宙,留意身边

博文

早春二月下扬州——二十四桥仍在否?

已有 4125 次阅读 2009-2-7 20:40 |个人分类:论游—走遍中国|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明天晚上,将赴扬州。

??人家有“烟花三月下扬州”的诗句,我却是“早春二月下扬州”,虽然只有一个月之差,感觉上却是天壤之别了。

??三月的扬州,应该是鲜花盛开的季节。

????暖风初吹窗与扉

????琼花蓓蕾始醉人

????二十四桥春意弄

????瘦西湖畔人如云

??江苏不少地方其实反应了南方的热闹景象,又不似广东一般的纯南方,还带了北方过度过去的痕迹,也就使得南方北方的人都能接受了。

??我去过南京多次,镇江去过一次,苏州一次,扬州也是一次,这些差不多就是我去过的江苏所有地方。剩下的就是无锡加太湖我还没有驻足过了。

??去扬州那次很早,在1990年左右,之前对于扬州的印象就是琼花,杨光为了这柱梦中的琼花而不惜开凿运河,直奔这个地方而来,运河开通了,隋朝也就差不多了。

??琼花之外,瘦西湖我都不知道怎么回事,不过还有一个印象,是二十四桥。

??当然,还有赖于高中的语文课本,录姜夔《扬州慢》一首,让人知道这个著名的地方。原词如下:

??淳熙丙申至日,予过维扬。夜雪初霁,荠麦弥望。入其城则四顾萧条,寒水自碧。暮色渐起,戍角悲吟。余怀怆然,感慨今昔,因自度此曲,千岩老人以为有《黍离》之悲也。

??淮左名都,竹西佳处,解鞍少住初程。过春风十里,尽荠麦青青。自胡马窥江去后,废池乔木,犹厌言兵。渐黄昏,清角吹寒,都在空城。
??杜郎俊赏,算而今、重到须惊,纵豆蔻词工,青楼梦好,难赋深情。二十四桥仍在,波心荡,冷月无声。念桥边红药,年年知为谁生。

??能够自己弄了曲牌的人不多,很多曲牌其实是不少词人慢慢琢磨来的,而这个姜夔的《扬州慢》就因为这首和扬州有关的词才得此名,也算创新了。

??一副凄凉的景象在词中尽显无疑,不过,如果到了清初明末的扬州十日,估计应该可以写出更凄清的句子。

??这个历史上一度极其繁华的都市,在一次一次战争的过程中营造着无穷的哀愁,而一旦等到可以复苏,就又立刻变得重新繁华了。也有白居易“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意思了。此外,所谓的《黍离》之悲是那句著名的句子“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两句话确实悲伤到难以自持了吗?

??扬州除了这些让人感伤的痕迹,其实还有有趣的地方,那就是它是闻名天下的通吃伯韦小宝的老家,当年韦春花就是在这里的“丽春院”工作,《鹿鼎记》里韦小宝衣锦还扬州的时候,还有一段很有趣的故事。

??原文照录《鹿鼎记》如下:

??哪知韦小宝听曲,第一要唱曲的年青美貌,第二要唱的是风流小调,当日陈圆圆以倾国倾城之貌,再加连说带唱,一路解释,才令他听完一曲“圆圆曲”。眼前这两个歌妓姿色平庸,神情呆板,所唱的又不知是什么东西,他打了个呵欠,已可算是客气之极了,道:“太老了一点。这种陈年宿货,兄弟没什么胃口。”

  吴之荣道:“是,是。杜牧之是唐人,秦少游是宋人,的确是太陈旧了。有一首新诗,是眼下一个新进诗人所作,此人叫作查慎行,成名不久,写的是扬州田家女的风韵,新鲜得很,新鲜得很。”作个手势,侍役传出话去,又进来一名歌妓。

  韦小宝说“陈年宿货”,指的是歌妓,吴之荣却以为是说诗词太过陈旧。韦小宝对他所说的什么杜牧之、秦少游,自是不知所云,只懂了“扬州田家女的风韵,新鲜得很,新鲜得很”这句话,心想:“既是新鲜得很的扬州田家女,倒也不妨瞧瞧。”

  那歌妓走进花棚,韦小宝不看倒也罢了,一看之下,不由得怒从心上起,恶向胆边生,登时便要发作。原来这歌妓五十尚不足,四十颇有余,鬓边已见白发,额头大有皱纹,眼应大而偏细,嘴须小而反巨。见这歌妓手抱琵琶,韦小宝怒火更盛,心想:“凭你也来学陈圆圆!”却听弦索一动,宛如玉响珠跃,鹂啭燕语,倒也好听。只听她唱道:

  “淮山浮远翠,淮水漾深绿。倒影入楼台,满栏花扑扑。谁知阛闋外,依旧有芦屋。时见淡妆人,青裙曳长幅。”

  歌声清雅,每一句都配了琵琶的韵节,时而如流水淙淙,时而如银铃丁丁,最后“青裙曳长幅”那一句,琵琶声若有若无,缓缓流动,众官无不听得心旷神怡,有的凝神闭目,有的摇头晃脑。琵琶声一歇,众官齐声喝采。慕天颜道:“诗好,曲子好,琵琶也好。当真是荆钗布裙,不掩天香国色。不论做诗唱曲,从淡雅中见天然,那是第一等的功夫了。”

  韦小宝哼了一声,问那歌妓:“你会唱‘十八摸’罢?唱一曲来听听。”

  众官一听,尽皆失色。那歌妓更是脸色大变,突然间泪水涔涔而下,转身奔出,拍的一声,琵琶掉在地下。那歌妓也不拾起,径自奔出。

  韦小宝哈哈大笑,说道:“你不会唱,我又不会罚你,何必吓成这个样子?”

  那“十八摸”岂是可登大雅之堂的小调,这一众官虽然人人都曾听过,但在这盛宴雅集的所在,怎能公然提到?那岂不是大玷官箴?那歌妓的琵琶和歌喉,在扬州久享盛名,不但善于唱诗,而且自己也会做诗,名动公卿,扬州的富商巨贾等闲要见她一面也不可得。韦小宝问这一句,于她自是极大的羞辱。

  慕天颜低声道:“韦大人爱听小曲,几时咱们找个会唱的来,好好听一听。”韦小宝道:“连‘十八摸’也不会唱,这老婊子也差劲得很了。几时我请你去鸣玉坊丽春院去,那边的婊子会唱的小调多得很。”此言一出口,立觉不妥,心想:“丽春院是无论如何不能请他去的。好在扬州妓院子甚多,九大名院、九小名院,随便那一家都好玩。”举起酒杯,笑道:“喝酒,喝酒。”

  众文官听他出语粗俗,都有些尴尬,借着喝酒,人人都装作没听见。一干武将却脸有欢容,均觉和钦差大人颇为志同道合。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53483-213485.html

上一篇:当然应该文理不分科——也说自己的学科转型过程
下一篇:按照张老师建议,换了下博客底色
收藏 IP: .*| 热度|

2 蒋新正 陈绥阳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9-29 02:1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