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安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陈安博士 御风而行,把酒邀月,穷极宇宙,留意身边

博文

回望前尘,曲终人散——怀念大学同学魏步峰

已有 4470 次阅读 2009-1-31 21:57 |个人分类:告别的年代|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今天收到一封信,如下:
??
??陈博士
??
??你好!我是你的大学同学魏步峰的弟弟,我哥已于1999年在新加坡去世,我深感悲痛,时时不能忘怀。
??我想知道的消息是他在上科大五年间的事情,如能蒙您见告,我将不胜感激。
??我哥去世时,未留下只言片语,我想为他写个传,告诉他的子侄辈们他的事迹,对他88-92年的事我一无所知。希望您能帮上我这个忙。
??
??谢谢!
??
??
??前段时间,因为我的大学同学王卫军在网络上随意搜索找到了我的这个Blog,于是,在那篇列了所有大学同学名字的文章后留了言,随后不久,又有了一个注册名为“魏步峰”的留言,让我惊诧了一下,因为在2000年时就知道他在新加坡因为在办公室的一次意外而不幸离世,所以看到这个名字心里就咯噔一下,不知道怎么把这个帖子接下去了。

??今天收到他弟弟的来信,我发现我需要写一段文字来纪念我的这个同学了。
??
??
??《回望前尘——曲终人散》
??
??考上中国科技大学的年轻学子多是很有风格的人,或自信孤傲,或多才多艺,或智商高或读书多,但是不管怎样,这些在中学里一般都是第一名的学子们有宽厚仁心的人不多,而我的同学魏步峰却恰好是具备这个少有优点的一个。

??他总是头发短短地竖起向天,从背后看应该是非常很个性的一个人,但是,真的到了面前,却发现如鲁迅先生般的头发之下,是一张很宽和的脸。

??我们数学系里有29个同学,后来转系走了3个人,就剩下26个人,等到最后选择专业的时候,只有5、6个同学选择了基础数学,而其他的同学则都选择了偏向应用一些的概率统计专业,我之前原本以为魏步峰会选择基础数学来着,但是他最后出于就业的考虑,还是选了概率统计,这样,和我也是一个专业,我们算是一直是很近的同学了。

??印象很深的三件事情分别是这样的。

??第一件事情是暑假各自从家里回到学校,谈沿途的见闻,他告诉了我们一个很让人心生疑虑的经历。他在福州坐火车的时候,发现车上有几个人,反反复复地说到子自己坐错了车,然后又要换车下车又要继续行程而不断犹豫的样子,他们就曾经和魏步峰答话,说到自己坐错车的事情,尤其提到因为身上钱不够而不知所措,当然,会谈到大约需要多少钱就可以摆脱当前的困境。

??魏步峰恻隐之心顿生,就把从家里带在身上准备去合肥花用的钱拿了300给他们,那些人千恩万谢地留下了地址,也让魏步峰给他们留了学校的地址,说一定在回去后把钱邮寄给他。

??我第一反应是骗子,而其他听到这个故事的同学可能没有我这么猜疑,但是总还是带了疑问的神情,而魏步峰看到了我们的疑问,但是还是坚持说那些人有了多次表现,应该不是专门为骗钱设的局。当时我记得自己还说过,看看是不是给邮寄回来钱才能够做最后的判断。

??这件事情最后就没有去追究了,我个人还是认为自己原本的猜测是正确的,可是,我确希望魏步峰的想法是对的,因为他的为人和个性大家都了解,所以没有任何一个人希望这样的事伤害到他。

??其实,我当时虽然年纪也不大,但是充满了对于世界的不信任感,正如在电影《看得见风景的房间》一样,充满热情也充满怀疑精神的年轻有活力的男主角总是对世界有种不信任感。

??在这样的驱使下,也就很难去帮助别人,因为总会认为那些看上去需要帮助的人是骗子。

??后来的处事风格则变化了,基本还是用了魏步峰的路子,先相信,然后当不值得相信的时候,再去质疑。等事情知道得更多,知识的拥有量也跟着多了以后,发现先质疑的交易成本太大,而其实,和你交往的非陌生人的可信度还是很大的,所以,即便出现个别的骗子,也是经历中的个案罢了。

??但是,我终于还是没有能知道那些向魏步峰借钱的人究竟有没有再还钱给他了,有时候会有好奇,但是还是没有很好的机会去去了,也就罢了。

??第二件事情则是他拥有了第一个工作机会。那时候我们不上研究生的人都再设法找工作,而有幸的是,魏步峰是第一个确定工作去实习的人,让我们羡慕不已。

??我们除了几个要出国的同学和确定要上研究生的同学外,还有10几个同学需要去找工作,那时候有一些单位来合肥招聘,我们还一起去试过宝洁公司,参加了那类似于GRE风格的考试,最后都没有去成。

??然后,寒假里,魏步峰就在自己的老家福建找到了工作,回过头放假回来,那家单位要求他前往实习,在老师们的许可下,他也就很快去了这家公司,此时,我们其他人还都没有工作,于是知道着他的消息就很羡慕,当听说还能挣不少钱的时候,就更加羡慕了。

??当然,他的毕业论文也还得继续做,那时候还没有E-mail,好像还是用磁盘什么的存数据,就有人向他单位邮寄过数据,在他的单位因为上机很方便,也就做了不少的上海股票市场数据分析的事,应该说,做得很好,在工作之余能如此,很不容易了。我记得当时的老师方兆本副教授很欣赏魏步峰的表现,让我们都向他学习。

??后来方兆本当了商学院的院长,还成了全国政协常委,不知道他是否还会记得自己夸奖过的这样一个学生。

??大学毕业全体同学做了鸟兽散,大家的消息就都在确知未知之间,偶尔耳朵里会刮过一点同学的消息,但是,犹豫都处于比较一般需要努力奋斗的时候,也就很少有聚会的事情考虑。

??魏步峰的影子在我的心里却没有淡化过,作为一个和自己的同学没有过任何过节,反而大家想起他来就会觉得温暖宽容,应该说,这样的同学在我们班里也是绝无仅有的——毕竟中国科技大学的学生刺头的更多些。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53483-212348.html

上一篇:“路见不平一声吼”——拔剑四顾心如铁
下一篇:俩娃娃笑话,也适合大人看【转】
收藏 IP: .*| 热度|

1 迟菲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8-11 08:1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