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安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陈安博士 御风而行,把酒邀月,穷极宇宙,留意身边

博文

泰国的鬼片:善恶有因果 恐怖有缘由

已有 4009 次阅读 2018-11-30 09:31 |个人分类:南游记|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泰国的鬼片素来有一个不错的名声——比较恐怖。对于鬼片,我自认为有不错的艺术鉴赏功底。那么哪种鬼片被视为不错,首先需要满足的就是:给予拥有相同文化底蕴的亚洲鬼片爱好群体对于恐惧的满足,这种恐惧来自于内心深处的颤动,如果要打比方,那就是贞子从电视机里爬出来的那一刻(《午夜凶铃》),还可以是瞪着大眼睛的鬼小孩坐在复式楼梯平台上向下看的画面(《咒怨》),这些给予鬼片爱好者极大的心里震撼和心灵创伤,多久都不敢上这种复式楼梯了。因此能够满足亚洲人群对于鬼片的恐怖元素需求,需要鬼片不是廉价血浆的肆意横飞和尸体的堆积,或是面目狰狞鬼娃娃的乱砍乱杀,亦或是各种铺垫渲染后的偶然机械事故死亡,如《死神来了》,而是内心深处对未知力量的深信与无力的恐惧,强烈的孤独感。
  泰国的鬼片被大多数亚洲鬼片爱好者认可,但相较于日本鬼片还略显不足。只能说,日本的恐怖片讲究的是一种怨气,粘上即死,有时候略带悬疑让人捉摸不透,而泰国的鬼片模式基本以善恶轮回为契机,因此少了一丝悬念,毕竟坏人最后都会死,而且死很惨。
  泰国的这种鬼片模式,与泰国对小乘佛教的信仰有关。泰国鬼片反映了泰国民间的传统信仰、伦理与价值观念。泰国人的信仰是:恶有恶报,善有善报,但凡做了坏事必有恶报,所以冤死的魂魄会幻化成鬼向恶人讨回公道。因果报应几乎是泰国鬼片的一个固定模式,而这种模式得能让泰国人产生价值观的认同。其次,万物皆有灵,对自然地敬畏崇拜,是泰国传统文化的内核,而泰国鬼片则充分地运用了这一元素;再次,及是女性崇拜的元素。可以看出泰国鬼片万变不离其宗的三大模式:因果报应、生灵与自然崇拜和女性崇拜,最终构成了泰式鬼片的整体基调。《鬼妻》是泰式新近恐怖片,也是泰式恐怖片发展过程中的标志性作品。《鬼妻》之前,其恐怖元素包括:泰国民间口耳相传的古老传说、复仇的女性鬼魂、古老信仰(诸如传说中人们坚信鬼魂拒绝死亡)、黑魔法与中邪(鬼魂附体)、爱的毒药。这五大主题经过相互融合渗透、重新构建,日臻成熟,《鬼妻》诞生之际同时也标志着它们最终被重组确立成型的当前的三大元素。


  其中对于女性崇拜这一元素。我们能从泰国的大量习语中窥探一二,例如,“父故如篙折,母逝似筏散”、“无父尚可,无母不行”、“女人是门蓬”。泰国传统文化中对于两性分布的遗迹在这些习语中一一体现。一方面,基于人的再生产是一切生活资料得以生产和得到保障的条件,生殖功能便成为了相对落后的原始农业状态下土地制度的分配原则——生产生活活动在女性主导下有序进行,进而成为了女性崇拜盛行于泰民族中的根本原因。其次,女性也是原始文化系统中泰民族原始神灵的性别取向,女性通过主持原始信仰仪式实现对族群的控制。再者,当前的泰国社会阶层分布正呈现出了中产阶级萎缩、下层弱势群体规模过大,掌握了大多数先进资源的既得利益群体处于少数的倒金字塔结构。因而对于生产和生活方式并未有本质变化的泰国下层社会,原始女性崇拜仍旧深入人心,难以撼动。
  如果说鬼片中怨念较深的人群往往都是女性,从而掩盖了女性崇拜这一元素的本质表现,那么泰式与日式鬼片中表达的不同情感宣泄方式又再次证明了两种文化的不同以及女性崇拜中母性的光辉。泰国的情感宣泄是弱于亚洲其他国家的,泰国更加的隐忍。泰国在经历了1997年的泰铢贬值、国家破产这一彻底性经济打击之后,社会本应该将这种痛苦和愤怒宣泄处理,然而却在柔性顺遂中发展起了“美学经济”,这就说明泰国将巨大痛苦压抑进了更深处,隐忍成为了一种被深埋的、可被转换为抢大爆发力的剧烈情感。
  而这种隐忍体现在鬼片中,则表现为鬼角色的情感宣泄和爆发力。《午夜凶铃》和《鬼妻》分别代表了日本与泰国在同样被压抑下的情感表达模式,或者可以说是一种情感表达愿景。当贞子将强大仇恨不负任何责任地扩散并推给社会,形成一种弥散于全民中的“强大怨念”时,“娜娜”却将女性的付出诠释到了极致,克己坚守,貌似承担起了最大化的责任。但这两者的本质其实并无不同,只不过是两种极端的逃遁:贞子的彻底推卸与“娜娜”的“彻底承担”,一种逃遁以冷冰冰的残酷去演绎,而另一种则以温和柔顺的极致卑微去诠释。这是日本与泰国两种截然不同的文化语境下所孕育出的两种逃遁方式。如果说贞子的不负责任是出于全然冷酷的现实主义对社会现实的信任缺失,那么“娜娜”的“负担深重”则是以一种理想主义温情梦幻的方式于无形中推卸尽了所有责任,是对现实更为彻底的不予讨论。
  女性崇拜元素无疑是泰国的传统价值观,而轮回与因果报应元素则是泰国的信仰体现。《邪降》将因果的概念推向极致的剧作设计即是在竭力塑就一种平衡。因果往复,相生相克,泰国人所追求的佛教式美感便被充分诠释出来——轮回之后的一切其实正是回到原点,这就像戏曲,有一种自在顺遂的美在其中。环环相扣的报偿最终皆要回归原点,化为虚无。始终带有对生活本能式体会的泰民族心怀一种安之若素的修养积淀,他们潜意识中追求的正是一切都不曾改变的现状。这种追求又更近似于逃避,他们对自身的根本困境与现实矛盾根本就不予以讨论,更无力讨论。因此,顺遂于宿命的指引是一种最为圆融的方式,它能够让人回避现实、遗忘现实、终而逃离现实。这种逃避和遗忘最终就寄托于佛教尊崇的因果轮回。
  夸张的说日本的鬼片是将生活中的鬼元素搬到了荧屏上。如果说,诗歌文学、雕塑绘画、戏剧影视等固化为文本的文化形式是一个民族性格的一种主流表达,那么,斥诸于行为模式的民俗则是一个民族潜意识的反映,一种源自历史深层记忆的无意识的行为反应。在泰国的传统民俗中,“鬼”与泰国人的生活形影不离。泰国小孩出生时有这样一种说法——小孩生下来后,前三天都还是鬼的孩子,第四天才是人的孩子;如果在吃饭时,边吃边说笑,鬼就会偷走你的饭;如果停站在大门入口处,鬼就会进家;吃饭时唱歌会受到鬼的诅咒;弯腰从两腿之间向后看,就可以看到鬼——经典的见鬼方法;泰国人睡觉时头部不能朝西,日落西方,象征死亡。人死后才能将头部朝西停放。泰国人建筑的房屋一般是坐北朝南,或坐南朝北;泰国的鬼节每年都于六月中旬在黎府举行,非常受当地人民的重视,主要是向上天祈求风调雨顺,希望来年稻米丰收,大部分泰国人相信鬼是真实存在的。
  在我看来,鬼片是一个国家影视作品的主角,用最直接的影视效果揭露出人们内心最深层次的恐惧和忌讳。泰国鬼片中的因果报应、生灵与自然崇拜和女性崇拜等元素,凸显了泰国民众最深层次的价值观。这种价值观表现为隐忍,信奉因果机缘、轮回转世的佛教造就了这一点;这种价值观是女性崇拜,社会阶段发展和传统理念造就了这一点。而佛教和这种传统社会理念又是由复杂的地形带来的思维融合以及优越的气候带来的生产力落后所决定。
  总之,鬼片反映着整个民族深信不疑的畏惧,通过揭示这种畏惧而产生着快感满足了广大影迷的需求,而通过泰式鬼片我们看到的是这个民族的信仰和传统观念。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53483-1149094.html

上一篇:泰国文化简论——出家为僧与离寺还俗
下一篇:唐僧为何不经由云南泰国而印度?

5 魏焱明 禹荣明 郑永军 刘钢 黄彬彬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9-24 18:2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