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安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陈安博士 御风而行,把酒邀月,穷极宇宙,留意身边

博文

《象上佛心——泰国文化简论》序

已有 3487 次阅读 2018-11-21 10:10 |个人分类:南游记|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当踏足泰国的时候,我发现自己愈发困扰,究竟泰国是个怎样的国家?什么又能代表这个国家?
  给泰国一个或几个标签可以吗?
  标签化虽然肯定不完全,但是人们很难不首先把这个作为认知世界的入门手段,就如婴儿,妈妈这个名字就代表了吃饱喝足内心安详;再如国家,军人就必须坚强勇敢富于牺牲精神;美国给人的标签是自由冒险现代,中国的标签则是熊猫长城黄河与礼貌好客,俄罗斯的标签当然是广袤忧伤伏特加与善于战斗。
  当然,一个国家,甚至某国的一个区域,都不会如标签所代表的那么简单,但是对于众多过客而言,有这一个或几个标签就已经不容易了。要知道,整个地球有两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呢,能被记住名字就已经是一个挑战,如果某个国家居然有一个标签驻留在大家的内存里,就更难。
  在之前写日本的一本书里,我们就用了樱花作为意象,书名《樱花残》则代表了日本在灾难面前的忧伤情怀;在写朝鲜半岛那俩兄弟国家的时候,我们则用了《太极与白虎》来进行表征,太极是说朝鲜半岛国家在大国挤压下必然要持有的调和与中庸心态与行为模式,白虎则是半岛上的人其实从内心里对于征服世界的欲望和雄心从来没有泯灭过,所以,这一对矛盾构成了整个朝鲜半岛的特质。
  那么,泰国呢?

  大象?佛?阳光海浪沙滩?抑或红杉军黄杉军对垒的激情?
  都是,又都不是。每个标签能使得这一国家与其他国家差别出一些特点来,但是一个国家怎么可能用一种或几种个性与风格就描述殆尽呢?
  所以,要了解和理解一个国家,我们还是要用系统性、全面化的角度和尺度去看、听、闻,于是,政治、经济、文化、社会、国际关系,风俗、习惯,世俗、宗教,文学、艺术、饮食,历史、地理、乃至生物多样性,都是去认知一个国家的重要方面。
  我们的书就准备从这里出发去解读泰国,用了《象上佛心》这样一个题目,也许贴切,也许不完全贴切,但是,对于一定要先贴上的简要“标签”而言,恐怕没有更合适的了。

4.jpg

  近代泰国的历史并不长,所以我们还是要从暹罗开始介绍,而暹罗和中国的关系,恐怕也是扯不清道不明的。《水浒传》里竟然真的有一段说到李俊带着童威、童猛两兄弟以及在征方腊的过程中新认识的几位道上朋友在战争结束后没有陪了宋江们前往开封领赏,而是辗转去了暹罗,最后竟成暹罗之王。而我印象里老有阮小七也去了越南当了安南之王,但是查找水浒翻看到这一节,发现阮小七只是回到了老家石碣村奉养老母,并没有走和李俊类似的道路。看来,征方腊时收服的四兄弟对于李俊南向这一决策有关键性的转向作用,那个时代的中国南方和暹罗还是有来往了的,华侨恐怕已经众多了。
  事实上,从政治制度到语言文字、风俗习惯,中国古来因为间断性地做着老大帝国,对于周边的辐射还是很强大的,京都奈良的建筑规制就是隋唐遗存,日本韩国越南的文字则一直受汉字的直接影响,而泰国和傣族之间的关系也是密切异常,语言甚至是类似的,相互可视对方为自己的方言。这样,在世俗政治上,泰国其实是中国某种形式某种尺度的映照。
  比如出生于1734年的泰国华裔郑信大帝,后来的吞武里大帝,在打退外侮之后,48岁死于宫廷斗争,这一情景和当时(乾隆时代)的中国政治环境何其相似乃尔。甚至我们审视今天的泰国政治,似乎也是能在中国历史上找得到相似的情节。

  中国之外,对泰国影响至深的另外一个大国则是印度。如果是两者有区别的话,那就是中国提供了世俗上的参考,印度提供了精神上的依托。
  泰国无处不在的佛就来自西邻的印度,当然,如果再继续寻找源流,世界上几大宗教都来自小亚细亚,不过产生是一回事,成为国教是另外一回事。印度尽管是佛教的首要昌盛地,受阿育王、迦腻色伽王两大护法明王的加持一度成为国教,但是毕竟抵不过更早出现更有最高种姓基础的婆罗门教(后来的印度教),所以,在多种因素作用下,这一影响世界远比印度教还深刻的佛教反而在昌盛地慢慢衰落下去,很多典籍需要到中国或者其他国家去寻找译本了,比如唐僧(陈玄奘)翻译的各种经卷,以及西域诸国藏于敦煌莫高窟藏经洞里的经卷。而一种宗教很难在中国这样的大国成为独一无二的,但是到了泰国,佛教成为真正的一统江湖,宪法里规定国王都必须是佛教的守护者。相当于中国不断儒家化了的佛教,泰国某种意义上保留的佛教原初成分还更多些呢。


  在东南亚诸国,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是穆斯林国家,尽管相对温和,也依然是以伊斯兰教为国教的,国内的宗教不少,事实上,泰国南部接近印马的穆斯林也不断因为分离趋势而制造事端,使得这个佛教国家不得不动刀动枪;越南则是共产主义国家,肯定是以无神论立国的;缅甸从社会主义国家过渡到了联邦制,而老挝也是1975年从君主制变为共和国,柬埔寨也倒腾过几次,目前回归到君主立宪制,相对于这些邻国而言,泰国形象是格外清晰稳定的,一直都是佛国,佛教为国教,国旗上的白色就代表宗教,如假包换。

  如果一定要找一种动物来象征国家,对于中国是熊猫,对于印度是神牛,对于斯里兰卡是狮子,对于俄罗斯是双头鹰,对于日本则是乌鸦,对于泰国,一定也只能是大象了。
  作为泰国的重要象征,大象几乎是其他国家抢不走的标签,尽管河南的简称“豫”最初的甲骨文就看得出是一个人牵着一头大象,说明某个时代前中国中原地带也是有象的,但是时光荏苒,北方的猛犸象彻底灭绝了,中国中原的大象们开始南迁,一直到云南两广,随后进入泰国缅甸,成为南国的核心象征物,同时,它们的毛发也在逐渐减少褪去,陆地上最大的动物为什么不怎么长毛这一问题成为孩子们很容易疑惑的事情,答案则很简单,就是南方太热,大象如果毛发过分浓密,散热就成了大问题。
  历史上泰国算是一直的佛系青年,偶尔才会对老挝这样的邻国有想法,缅甸则不断对泰国产生想法,于是,象兵在历史上也经常出现,作为军队冲锋陷阵的重要载体,被称为活着的坦克,这种皮糙肉厚的最大陆地动物挨几箭或被砍几刀都是没有什么感觉的,所以对付起来相当不容易。

  大象固然因为个头的原因显得很有规模效应,但是相对温和稳定,不容易被激怒,所以,我们想到大象感觉还是亲切的,于是,如果将世界各国以男女两个性别区分,以大象为标签的泰国属于哪个性别呢?

  

  有学者研究过这个问题,以两个人类性别的差异特质来代指国家的性格,最后将国家分散列入两个性别的类型中去,这样,就有很多比较女性化的国家,程度各有不同,同样也有不同程度男性化的国家。而泰国,毫无疑问属于女性化的国度。现实中女性出现的可能性更高,甚至,因为很多男性去寺庙里当和尚(临时或永久),更加减少了世俗世界中男性出现的概率,女性化倾向也就愈发明显。
  因为男性相对少,尤其是适婚男性,造成了泰国特有的社会现象。比如,中国网络上常有“把妹”技巧传授,泰国的网络上则常教“撩汉”技巧,一个学校里男生周围围绕一群女生,大家同时把这个男孩照顾到无微不至,这种情景属于常见情况。尽管婚姻法规定一夫一妻,但是实际中的一夫多妻制大家也见惯不怪,甚至,外国人在泰国租妻也成了泰国的特殊社会现象,乃至问题,比如一个“被租妻”曾经杀过多个“租夫”,以换取利益。这属于极端情形,更多的是短期租,最后一拍两散,当然,租妻最后租到结婚生子稳定下来的情况也不少,但尽管如此,最初总还是以“租”为基础形式建立的关系。

16.jpg

  泰国有比较普遍的男变女现象,这些男人处于各种原因选择手术成为女人,以女人的身份完成一生,在1957年的好莱坞电影《桂河大桥》里也有桥段对此有暗示。而到了今天这个开放的时代,大家谈起此事来已经不再需要暗示,直接说都无须忌讳。更有趣的是,一般国家都分为两个性别,男女,而泰国如果细分则可以有28个性别,所以卫生间除了男女厕之外,还有“其他”,想来应该是将男女之外的26种性别都包括进去了吧。
  如果您读过《天龙八部》,会对大理国的举国男人都要出家这一制度有些印象,甚至连至高无上的皇帝都要不时地出家一下,此间国事则交于其他大臣帮着处理。泰国的做法也一样,普通人如果过烦世俗的日子,就可以考虑出家待一段时间,是几个月还是几年,则随心所欲,有在庙里待舒服了干脆不还俗的,也有思念父母妻子儿女很快回家的,都可以,没有限制性规定,自由选择完全可以做到。
  所以,泰国男性出现在家庭和世俗环境里的就少了。一个人如果周围多为女性,自然也就容易受此影响,我们也早讨论过“幼儿园里只有阿姨没有阿舅真的好吗”这一问题,结论是应该多些阿舅,但是没有女性愿意在幼儿园里当老师啊,所以,讨论归讨论,现实归现实。泰国的现实也是这样。
  泰国人普遍不着急,走在路上那些脚步匆匆的一般都是华人,哪怕排起老长的队来也没关系,慢慢等就是了,有的是功夫。我有朋友在泰国的大学当教授,泰国对于教授是很尊重的,常配有秘书助理等,教授的很多行政性的工作也就由她们协助帮着完成,她们会一件一件地做下去,一件一件地汇报,都不懂得合并或并行,搞得中国来的教授很是郁闷,怎么就这么不嫌费事呢?嗯嗯,不嫌,时间和阳光都有的是,我们不着急。
  像中国人打招呼时常问“吃了吗”,泰国人打招呼常问“幸福吗”,按说这是个很私有的心情,怎么会成为日常打招呼的用于呢?泰国人假设你一定幸福,就像中国人觉得你一定吃了一样,也就是没话找话的一种形式罢了。

  如果我们对泰国有个总结,我想应该是这样——
  膜拜时亦知责任(信徒与公民)
  逢源中也有自立(墙头草与独立性)
  舒缓中偶有紧张(合十与红黄衫对垒)
  妩媚中杂以刚硬(人妖与泰拳)
  娱乐心生有虔诚(玩乐与信教)
  如果一定要给前后这两种相反相成的个性开一个比例,在我的心目中,应该是9:1吧。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53483-1147380.html

上一篇:敦煌留痕:王圆箓的道士塔
下一篇:《罗摩衍那》在泰国

7 武夷山 周健 郑永军 何海 蔡宁 liyou1983 ljxm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6-26 22:1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