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jtuhy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jtuhyg

博文

游凤翔东湖怀苏东坡居士

已有 1002 次阅读 2021-4-14 15:28 |系统分类:诗词雅集

游凤翔东湖怀苏东坡居士

  霍有光

  苏轼《凌虚台记》云:“四方之山,莫高于终南;而都邑之丽山者,莫近于扶风。”早闻苏东坡嘉祐年间凤翔轶事,知道扶风之凤翔,有东湖、喜雨亭、凌霄台等名胜,心中向往久矣。

  公元二零二一年四月十日,中学同班好友余文湛驾私家车,与蒲国权、连倜及余,一行四人有幸游览了凤翔东湖。

  据相关资料,东湖距今已有940余年,历代均有修葺,现占地约20公顷,其中水面12公顷,有古建筑30多处。有内外二湖,内湖为苏轼任凤翔府判官时疏浚,外湖是清光绪年间开凿,统称东湖。湖中建有洗砚亭、君子亭、春风亭、鸳鸯亭等,外湖建有山庄、苗圃、荷塘等。苏东坡在此写下的名篇有《喜雨亭记》、《凌虚台记》、《凤鸣驿记》、《思治记》、《凌虚台诗》等。碑林藏有苏轼、梅、兰、竹、菊手迹石刻,有历代文人墨客诗词石刻一百六十余通。

  近午,我们一行到东湖时,下起了毛毛细雨。景区内樱花盛开,植被翠绿。绕湖看景,未见苏东坡所说的古梧桐树,古树多为百年以上的柳树,湖中鸭鹅游弋,客人泛舟;亭台楼阁,红墙碧瓦,长桥水榭,目不暇接。重点参观了喜雨亭及《喜雨亭记》碑刻、凌霄台、古城墙遗址等胜迹。碑林为四进院,因疫情关系,未开门。大门前留有联系电话,打电话联系后,东湖讲解员曹小娥、岳蓓蕾女士赶来接待,引领参观,拍了一些诗碑照片。

  值得一提的是,拍得两方苏轼墨宝,均为复刻品:一方落款“东坡居士”,来自三苏祠馆藏的一个东坡书法拓本,共四十字,被后人编为对联。全联是:“一天云水,东颍孤州,听坡首,落雪冰,使君肠,与我似;四座琴罇,西湖夜月,泛空舟,浮河汉,居士酒,为谁来?”另一方落款“东坡居士轼书”,是苏轼《楚颂帖》又名《种橘帖》的局部,全文是:“吾来阳羡[宜兴],船入荆溪,意思豁然。如惬平生之欲,逝将归老,殆是前缘。王逸少云,我卒当以乐死,殆非虚言。吾性好种植,能手自接果木,尤好栽橘。阳羡在洞庭上,柑橘栽至易得。当买一小园,种柑橘三百本。屈原作《橘颂》,吾园落成,当作一亭,名只曰楚颂。元丰七年十月二日。”此碑刻只是《种橘帖》末尾的一小部分。

  离开东湖时,天已放晴。在小吃城品尝了当地特产豆花泡馍与岐山臊子面后,驱车返回西安。有诗为证: 

  其一

  泉源高泻走涵涵,[1]

  嬉戏鸭鹅浮水蓝。

  楼殿亭桥照倒影,

  踌躇疑访到江南。

  其二

  东湖游诵子瞻吟,[2]

  绕岸风光几度新。

  登瞰凌虚叹废毁,[3]

  古柳遮路伴樱芬。[4]

  其三

  喜雨亭思解患忧,[5]

  知时甘露润神州。

  卧薪尝胆中国梦,

  复兴图强争上游。

  其四

  碑林四院起回廊,

  历代诗文石刻藏。

  品味苏轼观墨宝,

  学书应看凤呈翔。

  注释:

  [1]苏轼《凤翔八观》其五《东湖》云:“泉源从高来,随波走涵涵。”

  [2]苏轼,字子瞻。嘉祐七年(1062),苏轼以大理评事签书凤翔府判官,将凤翔有名的文物古迹、园林名胜写了八首诗,总称为《凤翔八观》,其五曰《东湖》。

  [3]苏轼《凌虚台记》曾感叹:“废兴成毁,相寻于无穷,则台之复为荒草野田,皆不可知也。”

  [4]苏轼《凤翔八观》其五《东湖》云:“至今多梧桐,合抱如彭聃”。今游湖未见梧桐而多樱花树。

  [5]苏轼《喜雨亭记》云:“弥月不雨,民方以为忧”,建亭的目的是“忧者以喜,病者以愈,而吾亭适成”。  


  附录1:苏轼《凤翔八观》其五《东湖》

  吾家蜀江上,江水清如蓝。尔来走尘土,意思殊不堪。

  况当岐山下,风物尤可惭。有山秃如赭,有水浊如泔。

  不谓郡城东,数步见湖潭。入门便清奥,怳如梦西南。

  泉源从高来,随波走涵涵。东去触重阜,尽为湖所贪。

  但见苍石螭,开口吐清甘。借汝腹中过,胡为目眈眈。

  新荷弄晚凉,轻棹极幽探。飘飖忘远近,偃息遗珮篸。

  深有龟与鱼,浅有螺与蚶。曝晴復戏雨,戢戢多于蚕。

  浮沉无停饵,倏忽遽满篮。丝缗虽强致,琐细安足戡。

  闻昔周道兴,翠凤栖孤岚。飞鸣饮此水,照影弄毵毵。
  至今多梧桐,合抱如彭聃。彩羽无復见,上有鹯搏鹌。

  嗟予生虽晚,好古意所妉。图书已漫漶,犹復访侨郯。

  卷阿诗可继,此意久已含。扶风古三辅,政事岂汝谙。

  聊为湖上饮,一纵醉后谈。门前远行客,劫劫无留骖。

  问胡不回首,毋乃趁朝参。予今正疏懒,官长幸见函。

  不辞日游再,行恐岁满三。暮归还倒载,钟鼓已韽韽。

  附录2:苏轼《凌虚台记》

  国于南山之下,宜若起居饮食与山接也。四方之山,莫高于终南;而都邑之丽山者,莫近于扶风。以至近求最高,其势必得。而太守之居,未尝知有山焉。虽非事之所以损益,而物理有不当然者。此凌虚之所为筑也。

  方其未筑也,太守陈公杖履逍遥于其下。见山之出于林木之上者,累累如人之旅行于墙外而见其髻也。曰:“是必有异。”使工凿其前为方池,以其土筑台,高出于屋之檐而止。然后人之至于其上者,恍然不知台之高,而以为山之踊跃奋迅而出也。公曰:“是宜名凌虚。”以告其从事苏轼,而求文以为记。

  轼复于公曰:“物之废兴成毁,不可得而知也。昔者荒草野田,霜露之所蒙翳,狐虺之所窜伏。方是时,岂知有凌虚台耶?废兴成毁,相寻于无穷,则台之复为荒草野田,皆不可知也。尝试与公登台而望,其东则秦穆之祈年、橐泉也,其南则汉武之长杨,五柞,而其北则隋之仁寿,唐之九成也。计其一时之盛,宏杰诡丽,坚固而不可动者,岂特百倍于台而已哉?然而数世之后,欲求其仿佛,而破瓦颓垣,无复存者,既已化为禾黍荆棘、丘墟陇亩矣,而况于此台欤!夫台犹不足恃以长久,而况于人事之得丧,忽往而忽来者欤!而或者欲以夸世而自足,则过矣。盖世有足恃者,而不在乎台之存亡也。”既以言于公,退而为之记。

  附录3:苏轼《凌虚台》

  才高多感激,道直无往还。不如此台上,举酒邀青山。

  青山虽云远,似亦识公颜。崩腾赴幽赏,披豁露天悭。

  落日衔翠壁,暮云点烟鬟。浩歌清兴发,放意末礼删。

  是时岁云暮,微雪洒袍斑。吏退迹如扫,宾来勇跻攀。

  台前飞雁过,台上雕弓弯。联翩向空坠,一笑惊尘寰。

  附录4:苏轼《喜雨亭记》

  亭以雨名,志喜也。古者有喜,则以名物,示不忘也。周公得禾,以名其书;汉武得鼎,以名其年;叔孙胜狄,以名其子。其喜大小不一,示其不忘一也。

  予至扶风之明年,始治官舍。为亭于堂之北,而凿池其南,引流种树,以为休息之所。是岁之春,雨麦于岐山之阳,其占为有年。既而弥月不雨,民方以为忧。越三月,乙卯乃雨,甲子又雨,民以为未足。丁卯大雨,三日乃止。官吏相与庆于庭,商贾相与歌于市,农夫相与忭于野,忧者以喜,病者以愈,而吾亭适成

  于是举酒于亭上,以属客而告之,曰:“五日不雨可乎?曰:‘五日不雨则无麦。’十日不雨可乎?曰:‘十日不雨则无禾。’无麦无禾,岁且荐饥,狱讼繁兴而盗贼滋炽。则吾与二三子,虽欲优游以乐于此亭,其可得耶?今天不遗斯民,始旱而赐之以雨,使吾与二三子得相与优游以乐于此亭者,皆与之赐也。其又可忘耶?”

  既以名亭,又从而歌之,曰:“使天而雨珠,寒者不得以为襦;使天而雨玉,饥者不得以为粟。一雨三日,伊谁之力?民曰太守。太守不有,归之天子。天子曰不然,归之造物。造物不自以为功,归之太空。太空冥冥,不可得而名。吾以名吾亭。”

游凤翔东湖怀苏东坡居士


001凤翔东湖大门

游凤翔东湖怀苏东坡居士


002苏轼东湖题词前留影

游凤翔东湖怀苏东坡居士


003东湖古柳(树龄218年)

游凤翔东湖怀苏东坡居士


004东湖湖景

游凤翔东湖怀苏东坡居士


005东湖湖景

游凤翔东湖怀苏东坡居士


006东湖湖景

游凤翔东湖怀苏东坡居士


007东湖湖景

游凤翔东湖怀苏东坡居士


008东湖湖景

游凤翔东湖怀苏东坡居士


009东湖湖景

游凤翔东湖怀苏东坡居士


010东湖湖景

游凤翔东湖怀苏东坡居士


011东湖湖景

游凤翔东湖怀苏东坡居士


012东湖湖景

游凤翔东湖怀苏东坡居士


013东湖喜雨亭

游凤翔东湖怀苏东坡居士


014东湖凌霄台

游凤翔东湖怀苏东坡居士


015东湖碑林苏东坡画像

游凤翔东湖怀苏东坡居士


016东湖碑林苏轼《楚颂帖》

游凤翔东湖怀苏东坡居士


017东湖碑林苏轼楹联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533560-1281947.html

上一篇:游陕西铜川市耀州区药王山
下一篇:凌晨推窗东方映红感赋

5 姚卫建 赵建民 尤明庆 刘钢 韦四江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6-24 03:1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