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MK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MK

博文

陈寅恪先生犯了什么错误?

已有 5128 次阅读 2015-10-1 23:19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2015年9月29日《中国社会科学报》第八版发表署名陈瑛的文章:《<陈寅恪的晚年姿态>说明了什么?》。这篇文章以批判《陈寅恪的晚年姿态》一文为由头,对陈寅恪先生进行了相当严厉的批判,借此再次擂响了知识分子思想改造的战鼓。文章开篇说:“陈先生并不是圣人和完人,特别是由于身体上的疾病和思想上的保守,在新中国成立后态度比较消极,然而这个缺点,却被某些人极力美化,大做文章。”引起作者陈瑛先生恼怒的这篇陈寅恪的晚年姿态》说了些什么不得体的话呢?陈瑛先生说:

   

     该文首先引用了《吴宓日记》,极力铺陈了陈先生对于党和政府坚持不合作态度,说他如何怒骂前来邀请他去北京的汪篯先生,要与之脱离师生关系,如何拒绝老朋友的劝说,“有关方面派遣了陈寅恪老友李四光、周培源、张奚若、章士钊以及陈寅恪的弟子周一良等人多次劝驾,但都遭到婉拒”;赞颂他“始终不入民主党派,不参加政治学习,不谈马列主义,不经过思想改造,不作‘颂圣’诗,不作白话文,不写简体字……不谈政治,不论时事,不臧否人物,不接见任何外国客人”。


     上引文中,“不臧否人物,不接见任何外国客人”,在任何朝代、任何国家都不能算是错误。所以陈文重点批判“不参加政治学习,不谈马列主义,不经过思想改造,不作‘颂圣’诗”之类,在新中国看来是政治落后的思想与行为方式。从而引出高论:“《陈寅恪的晚年姿态》正说明知识分子思想改造的必要。”

     陈瑛先生宣称:“新中国成立后,面对着“天翻地覆”的时代变革,党和政府组织知识分子们学习政治,进行思想改造,不但是建设新中国所必须,而且是对于知识分子的关心爱护,也得到了绝大多数知识分子的拥护。”

    陈瑛先生说:“试想,如果全国的知识分子都像陈先生这样,我们的新中国如何巩固,我们的文化建设怎样进行?即使从他们自身来说,如果一直夹在时代的缝隙中格格不入,与劳动人民始终保持距离,那又有什么幸福和前途可言。幸而我国绝大多数知识分子,没有像陈先生那样故步自封、抱残守缺,而是采取积极的态度,响应党的号召,跟上时代的步伐,积极投入到思想改造运动中来,不断地改变自己旧的世界观和人生观,为新中国的文化建设作出了自己的贡献。”

    陈瑛说:他(或她)“当时虽然年幼,却是从那个时代走过来,亲眼目睹了这一过程,看到过许许多多亲友和师长的步痕,听到过他们人前私下里倾诉的实在心声。这里有阴晴风雨、酸甜苦辣,也有痛苦和牢骚,可是更多的是兴奋和喜悦。”

     陈瑛的文章没有明确知识分子改造的历次运动的具体目标与成就。这一问题太大,本文不能缕述,只大体罗列以下血淋淋的名目:“脱裤子,割尾巴”、“反胡风”、“反右派”、“文化大革命”。对于这些运动,陈瑛的文章轻描淡写地说:“我们党的知识分子工作中也有缺点,有错误,有的时候简单急躁些,甚至伤害了一些人,但是就总的方面来说,是必要的、正确的,成绩更是基本的。”

    对于陈寅恪先生的思想评价,声称出身于知识分子家庭,自己是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的陈瑛先生总结为:“试图‘拔着自己的头发离开地球’,结果也终归难以成功。”

    网友可能会注意到,这篇博文与本人一贯的文风不同,主要引述陈瑛先生的高论,基本没什么评价。这是因为:作为生活内容的陈瑛先生的这篇大作,实在难以超越。生活的生动永远高于理论,在这里也是适合的。



   

  【说明】这篇文章在网上可以搜到,如说陈寅恪先生,“试图‘拔着自己的头发离开地球’,结果也终归难以成功”之类尚有不少,有意者可以参看。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531888-924758.html

上一篇:简评【教育法治】中国的师生关系:正从人伦关系走向法律关系
下一篇:为什么正在写的博文屡屡不见?

15 曹俊兴 尤明庆 蔡小宁 田云川 柏舟 鲍博 闵应骅 戴德昌 梁红斌 孙友甫 shiyongjin safe110 wou ttee1 pseudoscientist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4 06:1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