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MK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MK

博文

《<静静的顿河>“剽窃案”始末》李剑博主留言及我的回复

已有 3131 次阅读 2014-9-6 12:22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引言    

    2014年9月4日,我上传了博文《〈静静的顿河〉“剽窃案”始末》,李剑博主多次留言,我回复往返,双方有所辩难。下面,略分析相关留言内容,以与李剑博主商榷。要说明的是,李剑是实名博主,对我的文章有何种意见,均属网友之间的正常交流,与那些蒙面骂人者有本质不同,我近来有急迫工作,但出于讨论内容的重要与对李剑博主留言的重视,以及讨论背后的普遍问题,特撰写此文。

正文

     李剑博主的第一条留言如下:

[1]李剑  2014-9-4 23:18

在国际上肖洛霍夫是否抄袭的事情还是有争议的,那个手稿也有一说是肖洛霍夫抄自Fyodor Kryukov的原稿的。
国际上都还有争议分歧的事,在博主这里“收场”了。博主还是多看看外文资料再发言吧。
指责肖洛霍夫抄袭的人里,比较重要的有索尔仁尼琴和斯大林的女儿。斯大林女儿逃去美国后,说过肖洛霍夫如何搞到原稿的事,其后掩盖其抄袭的一些工作是KGB去做的。

博主回复(2014-9-4 23:27)您建议我去看外文资料,可您有关人士的名字都不是俄文的,如此教训我这个五十年前学过俄语的人,是否太搞笑了?请自重吧,年青的朋友。

博主回复(2014-9-4 23:25)您看来完全不了解情况,您留言中关于肖氏搞到手稿的话完全是胡说。事实是:肖氏死后多年,手稿才重新面世。您说索氏与斯大林女儿的话的是五十年前的新闻。从您的留言内容及风格看,您还年青,希望以后能认识对待学术问题,养成良好的学风。

     留言分析:

     我承认,对上述留言的回复带有点情绪,这是个人修养问题,但从是非来说,我至今认为所言持论端正。首先,回复说:“您建议我去看外文资料,可您有关人士的名字都不是俄文的”。这是针对李剑博主留言第一句“那个手稿也有一说是肖洛霍夫抄自Fyodor Kryukov的原稿的。”上引言中的人名,是指责肖氏剽窃(在讨论这一事件时,一般使用“剽窃”,但李剑博主惯用“抄袭”一词,这里尊重他的选择)事件中的被剽窃者。可以看到,李剑博主是用拉丁字母拼写这一人名的。鉴于我们双方讨论使用的语言是中文,李博主理应用中文称这位所谓被剽窃者为“费多尔·科留科夫”。在比较严肃的学术论文及其他相关文体中,这一场景下,也有用被称呼者原名——即其母语文字(在这里是斯拉夫字母)拼写名字,这就是著名的“名从主人”原则。但李剑博主留言,既不用中文,又不用俄文,却用拉丁字母拼写,还教导我去“看外文资料”,所以我在回复中用了“搞笑”这个让李博主不悦的语汇。这个语汇确有不敬的意味,但如前所述,事实如此。

     因为事体重大,我为李剑博主的这条留言二次回复。回复中说,“您留言中关于肖氏搞到手稿的话完全是胡说”。这个说法让李博主十分不爽。针对这句话,他又留言,引录如下:

[12]李剑  2014-9-5 17:10      

 肖洛霍夫的问题,博主认为国际上那些有争议的学者和作家都是“胡说”,则博主应立刻在美俄的文学研究刊物上发文,让他们都明白自己多“搞笑”才是。如果他们还不同意,博主就去和他们比比年纪,看看谁更老,教训教训他们该端正“学风”。如果他们竟然比博主还要老,那也不要紧,博主五十年前就认得几个俄文字母,现在都还会拼俄文名字,对俄国文学的见解自然是比他们更高明。看谁还能有异议?
学识不博,见识有限,但是自视极高,说话口气既傲且大,这种做派我看不惯,所以才来此地留言。

     我的文章写得明明白白:“肖氏死后多年,手稿才重新面世。”(按肖氏是1984年去世的,博文中明确指出,手稿是1999年正式发现的。)请问,肖氏无穿越之术,何以死后多年,“搞到原稿”?我在回复中还说“您说索氏与斯大林女儿的话的是五十年前的新闻”。对此,李博主又留言说:

[11]李剑  2014-9-5 17:06

我一开始的留言就告诉博主,现在的争议是围绕着肖洛霍夫那个1999年被发现的手稿的。不过博主对我留言里的“手稿”两字视而不见,心浮气躁地上来就摆个架子,博主您何尝会认真看下别人的发言?

     李博主这里有点文过饰非了。他是“一开始就告诉”我,“现在的争议是围绕着那个1999年被发现的手稿的”吗?白纸黑字(请允许我使用这个纸媒时代的词语),李博主“一开始”的留言绝无1999年字样。相反,李博主提到的索尔仁尼琴与斯大林的女儿对肖氏的所谓揭发,都是近五十年前的事儿(回复中说“五十年前”不十分准确。按:索氏提到此事是49年前的事儿,斯大林的女儿从苏联“叛逃”是48年前的事儿),我之所以对李博主的留言用语不太客气,主要是觉得他学风不好,文风不好。比如,在上引留言中他说:

    肖洛霍夫的问题,博主认为国际上那些有争议的学者和作家都是“胡说”,则博主应立刻在美俄的文学研究刊物上发文,让他们都明白自己多“搞笑”才是。如果他们还不同意,博主就去和他们比比年纪,看看谁更老

      这简直就是胡搅蛮缠了。“胡说”一事前面已说清楚。从这条留言可以看到,李博主攻击辩论对象的拿手戏有两个,一是“老了”。他可能还年青,却不知道自己也要变老的。到了我这个年纪,他回顾自己的一生,可能(甚至可以说是一定,从他的学风及留言所见水平判断)成就比我要差得远。另一个则是他的专业长项。

     在上引留言中,李博主指责我“学识不博,见识有限”。说我的“学识不博”,有点道理,但点我的这个软肋却是由于批评者自己的“见识有限”。我生长在一个李博主们完全不了解的黑暗年代,少而失学,成年后又为生存被迫奔走四方。能够取得今天这样的成绩,已属不易。写得太长了,下面就李博主的专业,再说一点留言所显示的“见识有限”之处,以为收束。

   李博主还有一条留言斥我“无知”,引录如下:

[8]李剑  2014-9-5 12:32

博主真是无知——我实在忍不住这么说。博主不读英文资料,不知道用英文(而不是博主所谓“第三国语音文字”)是国际学术通例。
您一本英文书都不读,所以见到用英文拼俄文名字就诧异,大可不必。不知您见到用英文拼波兰人的名字、捷克人的名字、罗马尼亚人的名字,会吃惊成什么样子?

     我想李博主可能没到过波兰、捷克这些国家。所以才因“见识有限”而在孔雀开屏时漏出了不雅之点。他不知道,我在波兰和捷克这些东欧国家考察时,曾注意到他们使用拉丁字母(拉丁字母不等于英文)记录本国语言的情况。对此,我毫不吃惊。

     至于李博主说我“一本英文书都不读”,可能是想借自己的优势来压迫我吧?一个根本不认识我的人,何以能够知道我一本英文书都不读?一本英文书都没读过,凭什么能够在美国的大学里用英语教课(尽管只有一个学期)?李博主留言内容丰富,上引有一定代表性,不一一评点了。

     写这篇文章的用意是什么?我在第一条留言中说指出:从您的留言内容及风格看,您还年青,希望以后能认识对待学术问题,养成良好的学风。昨晚给李博主留言作回复时,博士后朱博士来谈工作,见我煞费苦心地认真回复,很不以为然。说:这种人理他干什么?朱博士年青,不知我的良苦用心。李博主是当事人,真平心静气,也许能够理解。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531888-825470.html

上一篇:《静静的顿河》“剽窃案”始末
下一篇: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意志

2 刘全慧 rfm2007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19 20:0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