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MK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MK

博文

陆游《观棋》诗引起的回忆

已有 2440 次阅读 2014-6-1 18:28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前天,即2014年5月29日下午,我到位于北京西三环中路的元典方策围棋会馆参加了一个中韩业余选手围棋友谊赛。韩方是白成豪、权孝珍围棋道场组织的代表队。由于这个名称太长,所以会标上写的是“西来研究会”,“西来”是首尔的一个地名,系白成豪、权孝珍围棋道场所在地。韩国队的成员都是韩国企业家中的围棋发烧友,教练是白成豪九段和权孝珍六段。国学队的教练是岳亮六段和赵守洵五段。我每天睡觉晚,中午必须休息。比赛时眼睛都睁不开,收官时乱下,输了棋,但比赛过程令人愉快。

      赛后,韩国队的教练权孝珍职业六段为我们复了盘。晚饭时,她的丈夫、国学队教练岳亮职业六段坐在我旁边,我对岳亮说,你太太真会讲棋,要言不烦,态度又好。晚上回来,我对我们家里的说:今天下棋很高兴。复盘时,岳亮的太太讲得特别好。要点都讲清了。说到我的错着,清楚指出,但语气平和。说到我的精彩着数,言语间流露出由衷的赞赏。值得我们当老师的学习。我又对小女儿说,我们都要学学人家的这种处事方式。

      我的棋是在有转播设施的VIP对局室进行的。墙上挂着名人字画,其中有一幅写着宋代著名诗人陆游的诗《观棋》。内容如下:

      一枰翻覆战枯棋,庆吊相寻喜复悲。失马翁言良可信,牧猪奴戏未妨为。白蛇断处真成快,黑帜空时又一奇。敛付两奁来对酒,泠泠听我诵新诗。

     这首诗在《剑南诗稿》中不算最上乘,但引起我的兴趣。因为其中牧猪奴的典故,使我想起多年前的往事。三十多年前,我在郑州大学中文系上学。同窗室友中有一名小我十三岁的小弟陶红印。我们性格迥异,但他爱和我交往。我晚上替同学们补习英语,他必参加。还常和我一起谈论专业学习。毕业时,我们中文系78级5个班共考上四个研究生,就包括我们两个。考试回来,交流心得。他对我说,试题中有一道名词解释“牧猪闲话”,估计一般人答不上来。你曾经对我说过,“牧猪奴”可不是放猪的人,而是指赌徒,就猜这是一本讲赌博游戏的书,估计差不太多(本文按:小陶聪明,猜得差不多)。

      2008年,我到美国看望在波士顿大学读书的大女儿。在加州洛杉矶(UCLA)当教授的陶红印兄请我去顺道讲一次学。其间闲谈,小陶说,UCLA有两名姓陶的华人正教授,另一位是著名数学家陶哲轩。我一向仰慕数学家,问陶哲轩的华语如何,想去和他聊聊。小陶说,陶哲轩是在澳大利亚出生的,华语不行。我的英语只能凑合着对付日常生活和工作,聊天不行,由此失去了和这位名人亲密接触的机会。人生总会有些遗憾,没办法。

    附:权孝珍六段的父亲权甲龙职业八段是韩国最大(岳亮说也是世界最大)围棋道场的主人。韩国著名围棋选手李世石、崔哲翰等都出于他的门下。权甲龙对学生非常严厉。据说打学生曾经把棒子都打断了。可许多人就是冲着这个自愿到他门下学棋的。要是放在在科学网上讨论。一定有许多网友留言声讨。写下诸如:人家交钱学棋,你只有教学的权力,知不知道打人犯法?(三分之一的唐伯虎点秋香)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531888-799552.html

上一篇:理论工作者的法定工作时间——法定工作时间讨论之二
下一篇:被女儿打屁股——好幸福的父母啊

6 武夷山 尤明庆 周健 田青 刘全慧 李伟钢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6 04:1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