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MK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MK

博文

何均地老师给我的一封信

已有 3077 次阅读 2020-7-30 00:02 |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何均地教授是我在郑州大学上本科时候19781982的老师。1985年,我从河南大学研究生毕业,回到母校教书,我们又在一个教研室工作。彼此间的感情超出一般师生和同事,原因有很多,性格相投是最主要的一个方面。相识的二十年间,有许多值得记述的事。

     何老师是著名词学家夏承焘先生的研究生(毕业于1955年),性格所驱,加之师门余绪,终其一生,不仅为学者,还是一位诗人。何老师去世后,他的儿子何白鸥和女儿何笑冰将父亲生前所撰编辑为《何均地诗词集》,于2003年出版。我得到赠书,原想写一篇评论,因为各种原因未能成稿。近来重读是集,发现其中夹有何老师生前给我的书信一通,遂决定先就此写一篇短文。信的内容如下:

  小鸥吾弟:

              九月十五日来信已收读,迟复为歉。

             今日又收读了傅庆升先生来书,言:姚小鸥已报到,就学,勿念。可嘱他有事找我。今后果有事,可往求之。

             时不再来,希努力钻研,好自为之。利剑不在手,与已无关及无关大局事,少管为佳。

             丁立群已就学,来书云:头一年须参加《李白全集编年校注》工作,工作量为十万字。 詹先生对英语抓得很紧,现在开了英美小说英国散文两门外语。其通讯处为天津市马场道74号河北大学驻天津办事处。顺答。

            公骥师处,烦代叩问安好。

            近作《西江月·过羑里文王庙》一阙,抄于后。供一哂:

              羑里殷城何处?汤阴北望台高。高台劲松任风摇,半掩残存古庙。

              庙为姬昌囚此,奋然演易操刀。而今哲匠仍玩爻,帝纣千年遗笑。

                                                                       何均地  827

         这封信所录《西江月》中,庙为姬昌囚此句,在《何均地诗词集》中写为庙祀姬昌囚此。想是写信时尚未定稿。落款日期827日,当为927日之误写。因为915日收到我的信,所以不会是8月回复的。细察信封上的邮戳,长春的落地戳为19871010日,可知信写好几天后才寄出。

       信中提到的傅庆升先生,是何老师的同学,似乎比他高两级,当时任我们所的副所长。协助所长杨公骥先生处理所里的日常工作。我不会来事,没有为什么专门找过他。

 信中利剑不在手一句,借用曹植诗《野田雀行》的典故。何老师当时已是六十岁的人了,亲历解放后的数十个运动,知道我不安分,所以让我不要太惹事。可我没把他的话记到心上,两年后栽了大跟头。信中说丁立群的事,想是我询问之故。丁是何老师1980年到1982年间带的研究生,和我相识。毕业分在大连工作。当年不似现在,通讯不畅,要借书信来通信息。写到这里,感到世事变化真快。丁的通讯处在天津,是因为他的导师詹瑛先生系名教授,学校迁就他,平时可以不到位于保定的河北大学本部上班,长住天津。这在今天是不可想像的。信中说公骥师处,烦代叩问安好,是因为何老师本科系东北师大毕业,我的导师杨公骥先生当年是他的老师。

      

           前面说到, 何老师不仅是一位学者,还是一位诗人。信中附以近作,即为诗人的作派之一瞥。不过文章不宜太长,关于他的诗歌创作,以后再说吧。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531888-1244182.html

上一篇:安大简《诗经》与《秦风•黄鸟》篇的章次问题
下一篇:给“《文艺研究》杂志建设征求意见函”的回复

13 尤明庆 王安良 刁承泰 冯大诚 吕泰省 周浙昆 郑永军 刘全慧 张晓良 武夷山 梁洪泽 段含明 朱晓刚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6 05:0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