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MK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MK

博文

我是谁?

已有 3488 次阅读 2016-10-30 23:38 |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1984年在中国韵文学会成立大会暨学术研讨会上何泽翰先生为我题的字


“我是谁?”这是一个大问题。自从有了自我意识以后,人首先需要解决的就是这个问题。解决得不好,可能苦脑终生,有时还会闹出乱子来。《武林外传》中的姬无命,就是因为在吕秀才的纠缠下闹不清这个问题而丢了性命。

我的博客名为“白马客的博客”,也就是说,“我”是“白马客”。一个月来,经逐一告诉或相互转告,朋友们慢慢都知道了。可“白马客”并非我的真名,只是我用的一个网名而已,或者按网站说的那样,是一个昵称。用网名,一般来说是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可我这个网名显然起不到这样的作用。我虽然不是一个公众人物,但从事的职业及博客的性质,决定我的这个博客和实名博客几乎没有区别。人们或者登录前就知道是在登录谁的博客,或者马上就可以查到,如果愿意的话。那么,我为什么要用这么一个名称来命名我的博客呢?这当然是有原因的。

我在告诉朋友博客名称时,往往这样啰里啰嗦地说:我的博客叫白马客的博客,骑白马的客人,但不是王子,当然也不是唐僧。那么我是谁?为什么不直说?原因是有一件东西我一直没有找到。这就是何泽翰先生多年前为我题的一幅字。几天前,我找出了这幅字,这篇博文才得以写来上传。

1984年初冬,我随先师华钟彦先生参加了在长沙召开的中国韵文学会成立大会暨学术研讨会。时间是一九八四年十一月十九日至二十六日。据有关资料说,“出席大会的专家、学者和有关领导同志共二百余人。”当时出席的领导,我一个也不记得了,学者中,北京的,我记得有周笃文先生和陈贻焮先生。周先生是会上的活跃人物,当时他似乎在北京中医学院教医古文。一起吃饭时,我曾不懂事地问陈先生是否增列为博士生导师,惹得他发了一通牢骚。如果没记错的话,那年陈先生已经六十岁了,怪不得他生气。现在国内古典文学专业的博士生导师,许多人的学问功力比陈先生差太多了。在导师遴选上忽左忽右,和大受诟病的扩招一样,都是中国教育明面上的问题,只不过后者影响更大些。

那次会议的一般情况,因为中国韵学会的关系,保存资料比较多,我就不细说了。下面说一下与本博文相关的那幅题字。

由于会议是湖南方面组织的,湖南的学者与会的比较多,也比较活跃。会上组织擅长书法的老先生们为大家题字。湖南人文荟萃,许多老先生的字都很漂亮,不知道为什么,我偏偏看上了何泽翰老先生的篆书。我向何先生说,想求一幅墨宝。先生略思索了一下,就题了上传的那幅字。说来可笑,我当时的水平太差了,连这几个字也看不懂。请先生解释一下,可他的湖南官话我听不明白。只好原样收下,珍藏起来。

我是个俗人,家里不挂字画,何老先生的字也就一直存放在箱子里。前几年翻东西,把压箱底的宝贝翻出来,看到何老先生的字,知道是“气挟幽并”,顿时百感交集。我与何先生一面之交,他老人家竟能给我这样一个评价!我难忘何老先生的知遇,在曹植的《白马篇》中选一个常见典故作为网名,算是对他老人家的一个纪念吧。

说明:这是一篇旧文,因为某种原因暂时放在这里。因为科学网偏袒谎狗,让我不爽,现在不太写博客了。也是向诸位朋友打个招呼。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531888-1011849.html

上一篇:光明日报2016年10月14日《文学遗产》版的编者按
下一篇:马省伟的留言和评论回复都被科学网删除了

14 陈楷翰 戴德昌 武夷山 尤明庆 蔡小宁 王诗翔 马志超 李学宽 魏焱明 王启云 强涛 李土荣 pppoe201 xlsd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6 04:5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