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YZZ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drYZZ 线粒体除提供ATP、参与细胞凋亡、参与许多物质合成与分解、维持Ca2+稳态、通过Ca2+及ROS参与信号转导之外,还在细胞命运决定以及个体衰老及寿命中 ...

博文

表观遗传学对我的一点儿启示

已有 5304 次阅读 2015-2-20 11:30 |个人分类:问题思考|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健康, 疾病, 寿命, 衰老, 表观遗传学

 看到孙学军老师发表的关于表观遗传学的博文,我写了几段感想。现总结于下,算是作为一名学习生命科学的人,对自身生命的一点儿认识吧。

 

一种生物的全部基因就好像一架钢琴上的全部(88个)键 [当然,基因的数目远远超过钢琴键的数目]。对绝大多数生物来说,一个个体(身体)中所有的细胞中都有一架来自同一产家、同一型号、同一年批次钢琴。大家都用同样的钢琴弹奏乐曲。也就不在不同的细胞里、在同一细胞的不同生存时期和不同生理状态下,基因就如钢琴上的键一样,有些基因被经常表达,有些基因表达的很少,有的用这样一批基因协同表达,有的用那样一批基因协同表达。因而,弹奏的乐曲各自有所差别。凡在周围更替比较快的细胞中,弹奏的曲子就比较短,而在寿命比较长的细胞中,弹奏的曲子就比较长。人及高等动物都会自觉/不自觉地来维护绝大多数细胞中的弹奏。当然,有的维护的更细致,有的则不大用心去维护。有的被外来因素过多地干扰。这就相应于细胞(及个体)的健康、疾病、衰老、及寿命。我们的责任就是精心、细致地维护好我们身体中的每一类细胞中的钢琴协奏曲,别让它们跑调,更让它们陷入死循环(癌变),也别让它们半途而废。另外,我们体内各类细胞中弹奏曲子快慢、以及把曲子适度延长等也都在一定程度上是可以调节的。特别是调节像神经和肌肉细胞(这类细胞很难再生,从个体出生到死亡,这两类细胞中的绝大多数都只被逐渐淘汰而不再增多,到它们中的最后幸存者的功能衰退到一定程度,我们即使无病,也要死去)中所弹奏的曲子慢一些、长一些。所有这些,都是由我们的行为、习惯、心理通过表观遗传调节控制着的过程。

 过去所认为的基因突变会使我们生病,只是一个很片面的理解。实际上,只要我们的生命力还比较强,外来干扰因素不是太严重,我们体内的基因突变绝大多数都会被修复。而只有当某些或多数细胞中的钢琴乐曲演奏出了问题之后,才会导致大量基因突变的产生以及突变后的修复不再很有效。所以很多疾病细胞中检出的基因突变到底是先突变后疾病,还是先疾病后突变,恐怕有点儿像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一样不容易理清。

  再一方面就是,到目前为止,还有很多人在那里努力地寻找哪个基因到底起什么作用,哪个基因出了问题才造成疾病、衰老和死亡。哪个(些)基因是长寿基因,哪个(些)基因是帕金森氏综合症的基因,等等。他们的做法很像钢琴工程师在那里研究哪个键上什么声音,那几个键组合发什么声音,曲子弹奏不好是哪个(些)键有问题。对于我们绝大多数人来说,我们只是钢琴演奏者,很普通的音乐爱好者,而不是钢琴工程师。甚至很多做生命科学研究的人,一般最多也只是一位音乐家,而不是钢琴工程师,更不是钢琴的原始开发者。所以我们最需要的是弹奏好我们现有的这架钢琴,而不是一个键一个键地去研究它们的材质、结构、连接安装方式等。

  另外,也好像我们现在大多数人都用电脑,我们只要好好地把电脑应用好就是了。让那些IT方面的硬件工作都去管那些结构上的创新去就是了,我们若再不放心,还有一批人专搞软件研究呢。我们就是把现有的身体(这部电脑)充分利用好就是了。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522895-869124.html

上一篇:数学界有没有这样的公式?
下一篇:食品营养科学的“大革命”,今天的科学否定昨天的科学
收藏 IP: 60.213.232.*| 热度|

3 刘洪波 icgwang biofans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3-1-30 13:5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