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科学 论文
搜索
科技评价体系:评价什么、如何评价?
热度 1 曾纪晴 2020-12-21 19:18
近年来,科技评价问题广受关注,原因就是大家认为现在太重视SCI文章数量和点数了。显然,大家普遍认为现在的科技评价体系出了问题。 但是,应该如何科学合理地进行科技评价呢?如要建立什么样的科技评价体系?现在大家只知道要“破五唯”,但破了还需要立才行。但似乎很少见到建立科学合理 ...
3456 次阅读|1 个评论 热度 1
基因调控工程的优越性:基因调控工程 VS 基因工程
热度 2 曾纪晴 2020-12-15 09:53
基因调控工程的优越性 生命是宇宙中最奇妙的现象,蕴含着宇宙中最深刻的奥秘。 “生命是什么?”自古以来都是令哲学家们最为困惑迷离的问题。从二十世纪初人类进入DNA 分子层次探索生命奥秘以来,分子生物学经历了一百多年的发展,已经取得了巨大进步。然而,人类对生命的奥秘的认识还非常有限,从哲学上来说人类永 ...
1259 次阅读|8 个评论 热度 2
基因调控工程——新的概念,新的理念
热度 1 曾纪晴 2020-12-14 16:48
最近写了一篇文章:“ 基因调控工程的概念、原理、方法与应用 ”,提出了“基因调控工程”的新概念。大家都知道“基因工程”,咋看之下,“基因调控工程”似乎与“基因工程”没什么差别啊,甚至你会说“基因调控工程应该属于基因工程范畴吧”。但我要告诉你,它们还真不一样,不仅概念内涵不同,理念更加不 ...
1242 次阅读|1 个评论 热度 1
量子力学傻话(6)
热度 2 曾纪晴 2019-12-27 11:17
量子力学傻话 6. 电子自旋不自转,可同时向相反方向旋转 地球绕太阳运转(公转)同时自身也自转,在太阳系中乃至于宇宙中的所有星系中是普遍的现象。卢瑟福在汤姆孙发现电子后,又用阿尔法粒子轰击金箔实验发现了原子核,提出了著名的原子结构行星模型。这个模型显然大体上是正确的,只不过还不够具体细致。 ...
2216 次阅读|5 个评论 热度 2
量子力学傻话(5)
热度 2 曾纪晴 2019-12-26 09:30
量子力学傻话 5. 既死又活的猫 奥地利物理学家薛定谔认为,既然物质波也是波,那就应该有波动方程,他借用描述平面波的一般波动方程,利用哈密顿原理,建立了物质波的波动方程。这就是著名的薛定谔方程。令薛定谔始料不及的是,他所建立的物质波的波动方程,后来居然被解释为几率波的波动方程,波的叠加性质被解 ...
1899 次阅读|4 个评论 热度 2
量子力学傻话(4)
热度 3 曾纪晴 2019-12-25 11:06
量子力学傻话 4. 延迟选择,现在改变过去 量子力学坚持认为,当进行电子双缝实验时,电子在没有测量之前它就是一束概率波(波函数),一旦你进行了测量,知道电子经过了哪个狭缝,干涉条纹就会消失,电子就呈现出粒子的性质,电子的波函数就塌缩了。美国物理学家惠勒在1979年提出了一个所谓“延迟选择”思想实验。惠勒 ...
2427 次阅读|9 个评论 热度 3
量子力学傻话(3)
热度 2 曾纪晴 2019-12-24 10:52
量子力学傻话 3. 单个电子同时通过两个狭缝,自己跟自己干涉 杨氏双缝干涉是非常著名的经典实验,它以光的干涉现象证明了光的波动性,颠覆了牛顿光粒子学说长达一百多年的统治。爱因斯坦的光量子理论出来之后,光被认为同时具有波动性与粒子性,即光具有波粒二象性的特点。既然光具有波粒二象性,假如光以粒子的形式出 ...
2825 次阅读|8 个评论 热度 2
量子力学傻话(2)
热度 3 曾纪晴 2019-12-23 10:15
量子力学傻话 2. 不确定性原理 海森堡认为,微观粒子的运动不论是其位置还是动量,都是难以准确测量的,原因在于我们测量的手段必须要用到光(电磁波),而光本身就有波长,我们不可能准确测量出小于半个光的波长的粒子的位置。如果使用尽量短的波长来测量,而短波(高频率)的光作用于粒子,又将改变粒子的运动状态, ...
2461 次阅读|7 个评论 热度 3
量子力学傻话(1)
曾纪晴 2019-12-22 21:55
量子力学傻话 1. 波动的光子与物质波 最早提出量子概念的是普朗克,他的量子概念主要是认为黑体辐射能量或吸收能量是不连续的,是一份一份的,而能量多大一份取决于辐射或吸收光的频率,即E=hν,一份能量就是一个能量子。后来,爱因斯坦紧接着普朗克的思路,提出光的能量也是一份一份传递的,一份能量就是一份光量子 ...
2415 次阅读|没有评论

本页有 1 篇博文因作者的隐私设置或未通过审核而隐藏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8 17:4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